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好大好粗啊~啊,不知火舞被人看上了。

2021-02-19 21:04:30平面部落美文网
这是骄傲和自负。「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我给你带来的伤害是无法抚平的,」宋正清低声说道。「不知道怎么补偿你。」「赔我,这种事你怎么赔我?」孙庆浩冷笑道:「你不去派出所自首坐牢吗?那我就当事情没有发生过,你太天真了。」

  这是骄傲和自负。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我给你带来的伤害是无法抚平的,」宋正清低声说道。「不知道怎么补偿你。」

  「赔我,这种事你怎么赔我?」孙庆浩冷笑道:「你不去派出所自首坐牢吗?那我就当事情没有发生过,你太天真了。」

好大好粗啊~啊,不知火舞被人看上了。

  宋正清沉默了一会,说:「对不起,我做不到。」

  孙庆浩冷笑道:「你不是说要赔偿我吗?我提过,但是你做不到。那你为什么要装好人?」这不是既是比丘又是贞节牌坊吗?"

  她的辛辣话语并没有引起他情绪的任何起伏。他只是抿了抿嘴唇:「我不能死,所以我伤害了你。同理,你说的我也做不到。」

  「你简直莫名其妙,无理取闹!」孙庆浩终于发脾气了。「你吃饱了吗?神经病,你!」

  她抓起面前的茶杯扔向他。

  他好像以前被打过一巴掌。他一点都没有隐瞒。孙庆浩想起来倒了出来。水刚刚换过,很热。他脸上的皮肤立刻变红了。她有点后悔,但想起他的所作所为,就硬着心肠不说话了。

  宋正清拿出纸巾擦掉脸上的红茶。他现在一定很可笑,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没有人会相信他说的话,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愤怒或愤怒。他只是说:「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他站起来说:「只是我放不下你。我晚上回来,你好好休息。」

  「什么?」孙青大吃一惊,抓住了他。「你不让我走是什么意思?」

  郑松明确表示:「请至少呆三天。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他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的靴子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老师……」他话没说完,却被宋正清脸上的印子吓了一跳。他的恐惧无以言表,他忘记了以下几点。

  「是什么?」

  「人已经带来了。」

好大好粗啊~啊,不知火舞被人看上了。

  宋正清微微点头:「我马上来。」他轻轻的挣脱了孙庆浩。当时他们两个很亲密。他看到她英俊的眉毛像远山,她的手被领带举了起来,手指微微摸着脸颊。然而,他一做动作,就知道不对劲了,硬生生止住了自己。

  孙青和他一样惊讶。她最初的反应是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但脚不知怎么就没动。她微微转过头,似乎很享受他的抚摸。

  两个人都惊呆了。她不耐烦了,用颤抖的声音问:「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能对眼前伤害她的男人有任何想法,但是她的身体就是忍不住。

  宋正清微微一愣,说:「不知道。」他的目光落在左手上。在此之前,他左手无名指被爱法咬了,导致他遭受了爱法之毒。

  但现在,一条细细的红线出现在他左手无名指上,缠绕在他的手指根部,像一个无形的枷锁。

  孙庆浩慢慢举起右手。在她右手的无名指上,也有一条鲜红色的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的手微微颤抖,宋正清竟然握住了她的手。他惊呆了。显然,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动作。这个惊喜不亚于孙青的。他低声说:「你放心,我会问清楚的,你先休息一下。」

  孙庆浩胡乱点头,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

  ,第三章,有事

好大好粗啊~啊,不知火舞被人看上了。

  孙庆浩在那里坐了很久,直到老管家走过来,低声说:「孙小姐,林医生来了。」

  「什么?」孙庆浩一时没明白。

  老管家和蔼地重复了一遍:「老师让林医生过来。你什么时候方便见面?」

  「医生……」几秒钟后,孙青明白了。她低下了头。「现在。」

  老管家弯腰请人进来。她可能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看上去和蔼可亲。第一,她跟她打了招呼,但是没怎么说话。她只是问:「孙小姐上次来例假是什么时候?」

  孙青玩得很开心。大概是半个月前。算算时间。现在只是她的排卵期,很容易受孕。如果不是,她不会特地来看病。

  纳林医生有点吃惊:「那种药.孙小姐需要带吗?」

  孙青冷冷地说:「是我吃还是不吃?」

  「是的,」没想到林博士回答得很快。「宋老师叫我把孙小姐的尸体放在第一位。如果她怀孕了,他会负全责,你不用担心。」

  「哦,我来吃。」

  紧急避孕药对身体伤害很大。如果是在安全期,孙庆浩可能会犹豫,但现在她根本不会犹豫。一旦她怀孕,事情就更麻烦了。

  林医生什么也没说:「嗯,我有一个中药药方,比西药温和,但是要连续吃三次。」

  「就这个。」孙青是可选的。

  林医生点点头,然后问她是否方便检查身体。孙庆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但是对方是医生,她问的问题很有道理。她花了很长时间说了一句话:「还是.算了。」

  林医生习惯了,轻轻一笑,问了几个问题。孙庆浩也回答了他们。她给她开了一些消炎药:「按时吃就好。」

  「谢谢。」孙庆浩把所有的药都收了起来。虽然她很生气,但现在她的理智正在逐渐回归,所以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出气。

  林博士走后,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她只能回到她一开始醒来的卧室。本来应该是客房,但是装修的很得体很优雅。当她推开门时,她可以看到一个风景优美的大湖,不知道它在哪里。

  她从公司带走的东西都在,包括她的手机,但是孙庆浩摸了摸手机,却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她身上发生的一切只能烂在肚子里。

  谁会对自己的遭遇无话可说。

  说起来,孙庆浩并不太在意那层薄膜,它代表不了什么。他一直在这里,只是因为他没有找到合适的人。而已,但是被人强行夺走却是另外一件事,关乎尊严。

  她不会寻死觅活,因为没有必要,生命远比这来得重要。但是她的愤怒却是无法轻易消磨的。

  尤其是这种玄之又玄的情蛊。

  孙晴好不禁仔细观察自己无名指上的红线,那仿佛是从皮肤下面生长出来的,没有任何感觉,可是鲜红欲滴,像是一道血线。

  她心里难免发怵,这玩意儿怪邪乎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孙晴好直到七点多的时候才看到宋峥清,她已经吃过晚饭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老管家迎上去问:「先生,吃点什么?」

  「有什么吃什么好了。」他竟然不挑嘴,还问了孙晴好一句,「孙小姐吃过没有?」

  她当然吃过了。

  虽然心情很糟糕,但是身体是不能虐待的,不吃不喝绝食有什么用?因此哪怕食难下咽,孙晴好依旧吃了一碗饭下去。

  宋峥清松了口气,自己草草吃了一点,然后坐到了她旁边的沙发上,孙晴好看了他一眼,他脸上的痕迹已经消退不少,看起来没有下午那么恐怖了,但是她依旧闭牢嘴巴,不吭声。

  「如果你的情绪稍稍平静了,那么或许我们可以说说下午没有说完的事情。」

  「补偿?」

  「是。」

  孙晴好放下了遥控器,对他讥讽地笑了笑:「对我负责,和我结婚。」她提出这个要求,并不是真的想要和一个陌生男人结婚,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补偿她的损失,因此她非常恶劣地决定不给他好脸色看。

  这句话自然也是戏言。

  谁料宋峥清沉默了整整三分钟,就在孙晴好想要嘲讽他的时候,他却好大好粗啊~啊突然道:「我需要考虑一段时间。」

  「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孙晴好马上道,「为了那么一件事我要赔上我一辈子,我有病啊。」

  选未来的伴侣自然要可靠忠诚,千挑万选才行,莫名其妙因为这件事情就要嫁给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她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处理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出一口恶气,然后忘掉,重新开始生活。

  然而孙晴好当时完全不明白宋峥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他并不是完全因为愧疚,更多的是考虑,如果那个人说得是对的,以后他要和孙晴好绑在一起,那么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把她控制在自己的身边。

  反正婚姻只是交易,现在用来保命,也无不可。

  但是这一切,要等到几天后才能见分晓,究竟是一次性就能解毒完成,还是以后都不能摆脱,这是一个需要时间来回答的问题。

  宋峥清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我看过你的证件,你姓孙,叫孙晴好,是不是?不知火舞被人看上了。」

  「看过你还问?」

  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会对宋峥清有这样恶劣的态度了,他稍稍顿了顿,又道:「我姓宋,宋峥清,峥嵘的峥,清白的清。」

好大好粗啊~啊,不知火舞被人看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