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小公主被架上龙椅后,我想和弟弟做那种事

2021-02-18 21:31:49平面部落美文网
「不是救。举手,我有多余的水,你需要水。」女孩说。「这是幻觉,你只是幻觉。」老黄总算挤出了一丝笑容。「旅行者,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觉。我从来不去想这些事情,只想把现在的一切都做好。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让你喝

  「不是救。举手,我有多余的水,你需要水。」女孩说。

  「这是幻觉,你只是幻觉。」老黄总算挤出了一丝笑容。

  「旅行者,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觉。我从来不去想这些事情,只想把现在的一切都做好。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让你喝足够的水。」女孩递给他水。

  老黄点点头,有气无力地说:「嗯,谢谢。」

小公主被架上龙椅后,我想和弟弟做那种事

  他拿起陶碗,倒进嘴里。我也感受到了水的甘甜,像蜂蜜一样滑过喉咙。老黄放下土碗递了回去:「多谢一水的好意。」

  女孩笑着点点头,拿起水碗转身就走。突然,她是阿尔法男性,盯着附近的地方。老黄转身看过去,一看到就愣住了。

  离斜坡不远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烈日下非常显眼。那个模糊的身影似乎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苍白的身影像水一样在空中晃动。

  老黄很震惊,我也很惊讶。这不是画的鬼吗?老黄是个画鬼。为什么这里还有一个?是我潜意识制造的幻觉吗?

  我和老黄看着,影子像雾一样在空中飘来飘去,从斜坡上向姑娘走来。女孩被吓傻了,黑影伸出黑烟一般的手臂,摸着女孩的脸颊。

  女孩呆呆地看着它,几乎走不动了。她手里的水碗掉进了沙漠,被黄沙淹没了。

  阴影笼罩着女孩,女孩倒在地上,渐渐失去了知觉。在黑色图像中根本看不到老黄灿。女孩的脸颊被黑烟般的手轻轻一摸,一条细细的血线顺着脸颊喷涌而出。血线越来越长,逐渐环绕脸部一周。影子轻轻露出,女孩血淋淋的脸被摘下。

  老黄坐在那里看着,淡淡地笑了笑:「作品还算工整。」

  「影子是你?」我问。

  「不是我。如果是我,我不会杀这个女孩。」老黄说:「不是她给我水,是没必要。我比这个黑影更不会滥杀无辜。」

  我意识到心底有一丝涟漪,像一朵转瞬即逝的浪花。

小公主被架上龙椅后,我想和弟弟做那种事

  那个影子像熟练的工人一样剥掉了女孩全身的皮肤。

  影子把女孩的皮肤摊开,披在身上。我不忍心看到整个过程,所以我不能再看了。

  猜的差不多了,再看,女孩的身体已经消失了,一个新的人出现在我面前,那是一个涂着人皮的鬼。完全没有女生的土气感。很妖娆,眼神带着撒娇。捡起地上的土碗,扭着腰走开,消失在沙漠斜坡后面。

  老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好吧。走吧。」

  他摇摇晃晃走向失踪的女孩,我惊呆了:「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去那里?」

  老黄道:「有人的地方,必有有人的城镇。跟着她,我们就能走出沙漠。」

  我们远远落在女孩身后,我们可以看到她美丽的身影在远处的空气中颤抖模糊。走了很久,沙漠尽头出现了一座海市蜃楼般的城市。

  老黄筋疲力尽,但还是鼓足最后的力气走了进去。这里充满了异国风情,人们熙熙攘攘,非常热闹。老黄现在身无分文,衣衫褴褛。他摸了摸裤兜。里面只有一把刀。

  没人知道这把刀什么时候在他的口袋里。

  老黄来到无人的肮脏小巷。他拿出刀子看了看。「老鞠,这是一把削魂刀。我可以在这里剥一个有钱人的皮然后变成他,让你跟着我吃辣喝辣。」

小公主被架上龙椅后,我想和弟弟做那种事

  我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他。

  老黄看着胡同上面狭窄的天空,闭上了眼睛。「老鞠,这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很久以前,我也来过这样的沙漠,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很熟悉。」

  「你什么时候来过?」我问。

  他摇摇头。「我不知道。经历了太多的人生,这几百年经历了太多的地方。很多经历都过去了。」

  他睁开眼睛喃喃道:「这里的魔法是来自你的记忆还是我的记忆?」

  第三百九十八章害怕画鬼

  我说:「不用那么担心,遇事就做事。」

  就在这时候,我和他从巷子里走出来,一个挺着大肚子,胖脑袋的中年人。乍一看他很富有。

  老黄舔了舔嘴唇。「你说的不错,但是当你来的时候,你就安全了。不管是谁的记忆,我都要先杀了他。」他以极大的精力跟在后面,我无法小公主被架上龙椅后在这里阻止他。

  这个地方虽然奇怪,但本质上还是一个修炼的境界。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一定有缘分。默默看就好。

  那人走到胡同深处,那里又脏又臭,尽头有个小门,很不显眼。上面挂着两个红灯笼。老黄拿了一把刀,快走了几步,把他逼到那人面前。

  黑暗的巷子里,老黄的脚步声很大,那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蹒跚着来到门口,使劲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两个花枝招展的女孩走了出来。

  老黄没有过去就停下来,冷冷地看着被两个女孩拉进来的男人。然后后门关上了。

  「原来是暗门。」老黄低声道。

  我没和他说话。我知道关于他的审判已经开始了。最好保持沉默。

  老黄很有耐心。他在巷子拐角的一个阴暗处坐了下来,紧紧盯着门,手里的刀一直在玩。

  我们等了很久,没有计时工具,无法准确测量时间。看到了,天渐渐黑了,我们开始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地上,然后影子就融化在黑暗里了。

  我和他没有任何对话。老黄似乎满腹心事。

  这时,「吱呀」一声门开了,那中年人从里到外摇摇晃晃。他换上了一套华丽的衣服,又醉又丑。嗝嗝渐渐向我们走来。

  老黄是黑暗中的癞蛤蟆。他似乎不着急。好像几百年来他经常做这样的事情,在黑暗中打猎,看到目标,然后剥他的皮。

  那人走了过来,还吧唧着嘴,摇头晃脑地不断回味刚才的话。当他走过老黄时,他没有意识到地上坐着一个人。老黄站起来轻声说:「老师。」

  那人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只是侧脸:「谁?」

  「老师,有一件事我想麻烦你。」

  「说说吧。」

  「请问我一个问题,问我是谁。」老黄说。

  我心里一惊,画皮鬼终于让人问出这个问题了。这个问题和它有什么关系呢?

  那人沉默一下,还是问道:「你是什么我想和弟弟做那种事人?」

  「我是即将要顶替你身份的人。」老黄淡淡笑。

  那人猛地回头,老黄快走几步,飞出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那人晃了两晃,身体已被酒色掏空。不堪一击,摔在臭水里。

  老黄坐在他的身上,用刀子开始剥那人的脸皮。血顺着刀刃流出来,那人在胡同里发出惨叫,他颤抖着摸衣兜,掏出一个黑色的布口袋,递给老黄:「请,请不要杀我,这里有金币,都给你。」

  老黄笑:「把你的皮剥了,我就是你,这点钱早晚也是我的。」

  他下手很利索,时间不长一张脸沿着轮廓已经划出深深的血印。男人嗓子喊哑了,叫不出声来。

  老黄手抓着面皮的边缘,小心翼翼往下生撕。我看得全身一阵恶寒,眼见的一张脸皮渐渐离开那男人的脸,男人疼得左右扭动,沙哑嗓子里是撕心裂肺的叫声。

  老黄不为所动,慢慢把整张皮从脸上撕下来,男人的一张脸顿时血肉模糊。眼睛似乎还在转动,瞅着老黄。

  老黄站起来,拿着血淋淋的面皮看看,然后在地上的脏水里涮了涮,冲了一下。他把面皮缓缓带在自己的脸上。

  面皮和他的脸很快融合,相合一体,他变成了这个男人的模样。

  他蹲下身把男人手里的钱袋拿起来晃了晃,转身就要走。走了没几步,地上那男人忽然说话了:「先……先别走。」

  老黄停下来。来到他的面前:「怎么?还有遗言?」

  这个没有脸的男人,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脸上的血滴滴答答往地上落,成了一片血水。

  他靠墙坐着,用浑浊的眼神看看老黄。然后颤着手解自己衣服。

  老黄没说话,默默盯着看。

  那男人已经到了将死的阶段,每动一下都在消耗最后的生命力,他还是用最后的意志把外面的华衣脱下来,放在地上比较干净的地方。

  「你这是做什么?」老黄皱眉问。

  男人用血肉模糊的脸看他,虚弱地说:「我相信你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做出这样的事,你虽然冒充我的样子,但穿得破破烂烂,手里拿着钱,别人很容易误会你是小偷或是抢劫犯。我最后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衣服给你,穿好一点出去吧。」

  老黄眉头动了动,看着这个男人:「我剥了你的脸皮,杀了你,你还为我做这样的事?」

小公主被架上龙椅后,我想和弟弟做那种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