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干了表妹,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2021-02-17 14:45:13平面部落美文网
「然后都杀了,还有几条罪状,反正都不是好东西。」感动她的人都该死,她死了多少他也不心疼。「兄弟,你以为我是地鼠?」呀呀呀。他们都被杀了?警察都被打了你怎么跟他们说?罗佳琪也知道他说的是气话。毕竟砸人容易

  「然后都杀了,还有几条罪状,反正都不是好东西。」感动她的人都该死,她死了多少他也不心疼。

  「兄弟,你以为我是地鼠?」呀呀呀。他们都被杀了?警察都被打了你怎么跟他们说?

  罗佳琪也知道他说的是气话。毕竟砸人容易,善后不容易。想了想,他还是转过头问:「你不能把死人放在那个空间里吗?」如果可以,连善后都要处理。

  亚雅真是无语了。她哥哥现在将患有谋杀妄想症。有多少人想伤害她?我知道是我的胸:「我被今天发生的事吓到了。她把柔软的身体放在另一边的怀里,平静地拍拍我哥哥。我真的很好。虽然我很害怕,但那家伙也付出了生命。我比别人多了一个空间,说明我是上帝的宠儿,没有人能伤害我。'

  ,第76章

干了表妹

干了表妹,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想想这一生,她真的是养尊处优,一路带大。虽然她刚来的时候经历了一些磨难,但她妈妈和奶奶都把她当疼宝宝。她从未想过重男轻女。当她和哥哥一起长大时,她像公主一样被宠爱。现在她有了更多的父亲和堂兄妹。她真的以为自己是被上帝抢走的小仙女。不然她怎么会有那么多好运气呢?

  像今天的事情,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可能早就被杀了。毕竟男女先天差异太大,这也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可她不但没事,还把那个混蛋砸死,说她不幸运,谁信?她不期待太多的运气,只要和家人平安健康,这一生就满足了。

  「当然,我妹妹从小就不一样了。谁敢欺负你,都不会有好下场。」罗准备有时间和岗子叔叔聊聊。朱泰安死了也没关系。还有朱太平。对方可以生气。为什么不能?

  我相信罗佳琪和甘孜叔叔会就这个问题进行非常愉快的讨论。可怜的朱太平,祝你好运。

  两个人靠在一起看了一会儿时间。夜深了。真的该睡觉了。罗佳琪把她妹妹送回卧室,盖上被子。她一点都不放心:「喂,你要是晚上想吐,要不要我知道?」脑袋那么脆弱的地方突然挨了一下,谁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嗯,放心吧,兄弟。」她乖巧地点点头,用被套应了一声。

  罗佳琪一步一步走回门口,然后转身喊道:「丫丫,如果你晚上做噩梦,不要害怕。我哥在隔壁。」一个女生家,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死了一个人。姐姐害怕怎么办?

  看着哥哥担心的脸,她无奈的笑了。这是谁在担心?干脆掀开被子挪到一边:「哥哥,我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做噩梦,不然你就陪我一晚上。我们好久没睡在一起了。」

  她知道今晚真的吓到哥哥了,他回屋可能还得胡思乱想,我们一起睡吧。

  「好吧,我陪你睡一夜,免得你害怕。等我一会儿,我去换睡衣。」罗如蒙大赦般,以光速钻入他的房间,换上睡衣,迅速转身回去。

  躺在她的床上,盖着她的被子,把她喜欢的女孩紧紧的抱在怀里,他终于放松了她紧绷的神经,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今天,他真的累了.

  第二天,罗佳琪给了亚雅三天假期在家休息。白天,小陈中陪她到派出所做笔录,详细叙述了昨天的绑架事件。

  在她面前,她不用化妆。后来改成了朱泰安,想对她不好。她跑的时候不小心把衣柜撞倒了,然后就变成那样了。

  大家又为朱的不幸哀悼了一秒钟,然后让他们回去等消息。

  接下来的几天,有人陪她在家疗养。即使她出去了,无事可做的小陈中也一直陪着她。他只是个女儿。他越来越多地想起那天。如果他女儿出了什么事,他为什么还活着?

干了表妹,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丫丫是个懂事的女孩子,她理解对方的心事。反正有人关心就好,就陪着她吧。

  刹那间,当她终于上学的时候,高三的一年过去了,他们开始放暑假了。

  大四暑假意味着可以找个地方实习。毕竟大四是实习阶段,提前没人说你。

  罗终于迎来了明的黎明,每天和雅雅一起上班,真的很开心。

  亚雅平时经常来公司,所以对公司的工作完全熟悉。唯一让她吃惊的是,她的好朋友郑佳佳似乎得到了别人的特别照顾?

  「哥哥,你找到大力哥了吗?最近,有一个春风和桃花盛开?」望着远方,眼角有一股浓浓的春意,她好奇地跟哥哥低语。

  「强?」罗佳琪惊讶地看着它。「你没说我真的没找到。为什么他最近这么开心?」大力一向挺含蓄的,能偷成这样,真的不容易。

  「齐家兄弟,今天的生意结束了。我先来。明天见。」于大力同志不知道自己引起了多大的注意,高兴地朝两个人挥了挥手,然后吹口哨快步走了。

  「真的有好事吗?」这一异常现象引起了罗佳琪的注意。他转向妹妹说:「你知道他怎么了吗?」

  "大李哥和贾加似乎相爱了."应该是肯定的,但这话不是从当事人嘴里说出来的,她含糊地接过来。

  「大力和佳佳?」罗对很感兴趣,后来又想到了他们的长相和气质,但觉得很和谐。「呵呵,这小子躲得够紧的吧?不错,贾加很好,他们真的很合适。」

  于大力的小伙子也长得不错,虽然他比不上罗,但现在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并不是没有对他感兴趣。

  但是怎么说呢?他总觉得自己和城里的这些女孩子没什么共同之处。虽然现在已经是副总裁了,但是骨子里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农村娃。他爱吃大葱,占大酱。当他回家时,他喜欢赤脚四处游荡。这种自我和城市里的女孩子完全格格不入,但真的是农村女孩。他也不喜欢。毕竟他在城市里看到很多女孩子,习惯了城市的生活方式,看到他的新手机眼睛都在发光。

  郑佳佳是一个真正的农村女孩,但她是一名大学生,已经在城市生活了三年。这两个半农村半城市的人在见面的时候,都觉得找到了共同语言,不久就发展很深了厚的阶级友谊,目前虽然没有挑明,但这友谊正在不断变质中,就看什么时候能彻底发酵,才能变成大酱,呃不对,是才能开除爱情的花朵了。

  罗家齐经过丫丫提醒,终于发现这俩人的秘密,心里忍不住的为好友高兴。这小子不小了,自己不着急是为了等丫丫,可他连个要等的人都没有,也不知道在犹豫什么,每次于母见到自己,都要催促一顿帮他儿子找对象,可不是他不帮忙,是于大力都看不上,现在,总算是找到了,佳佳不错,是个好女孩。

  观察了几天的罗家齐,难得大度的,在周六周日给于大力同志放了假,就为了让他早日把感情问题定下来,都说成家立业,成家立业,不成家,立了业也心里没底不是?

  ——我是分界线——

  又是一年新年到,今年过年,家里不只是多了老丈人,更让罗家齐兴奋的是,这老丈人过年的时候准备让两人订婚。

  虽然只是订婚,但也带个婚,没有订婚哪有结婚?现在订了婚,也是看到了无限的希望。

  其实,在行动方面过于老实的他,完全不了解潇中晨的心里,对方是这么想的:两个孩子都大了,每天还住在一起,估计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这要是一不小心弄出个人命什么的,好说不好听,所以还是赶紧订婚吧,万一有什么事,就先把结婚证补办一下,然后告诉众人,两人早就结婚了,就是碍于女儿上学,所以才没有大办。

干了表妹,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丫丫两人不知道老爹的心里,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告诉他老人家想多了,但有什么办法?总是一颗慈父心吧。

  订婚的前一天,潇思文来了。

  看着堂哥从箱子里拿出一堆珠宝首饰不说,还有两份房产转让书?她好奇的看看地址,还是极好的位置,这是做什么?

  「思文哥,就是结婚你也不用送我这么大的礼吧?」丫丫真的是一头雾水,这也太多了。

  潇思文不自在的看看一边的潇中晨,而后清清嗓子,干笑道:「这是奶奶让我给你的。」

  一句话,屋内一片寂静,只有电视里的主持人,还在那喋喋不休的说着。

  奶奶,毋庸置疑的就是潇中晨的生身母亲,那个亲手把儿子送进牢房,害了他们一家的女人。

  「我没有奶奶。」丫丫淡淡的开口,把所有的东西又推了回去。

  那个女人,她不认,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对方,可她觉得和这个奶奶比起来,罗家齐的母亲简直是好千倍强万倍。让自己的儿子冒名顶罪,这是什么女人?

  「思晨,奶奶知道你们不会认她,这点,她早就知道,这只是她的一点祝福,你就收下吧。」潇思文劝着丫丫,希望堂妹能收下这份祝福。

  奶奶或许对不起所有人,对他们父子俩却是没话说,他真的不想让她老人家失望,每次自己有思晨的消息都会告诉她,虽然她嘴上不说,但他知道,奶奶是惦记这个孙女的,知道思晨被绑架后,第二天她就亲自去庙里上香,想保佑孙女平安。

  虽然明知道有些错误已经不可挽回了,但他却真的心生不忍。

  「我们没什么关系,这东西……」丫丫还想推拒,却被父亲打断,「丫丫,收下吧。」

  「爸?」丫丫不敢相信的看着父亲,他要原谅她?

  「钱多又不咬手,不要白不要,反正是她自己让人送来的,又不是咱们求着她要的,干嘛不要?收下,给我孙子留着娶媳妇。」潇中晨想的很好,潇家家大业大的,给女儿多要一点是一点,反正收下礼物他也不认这个妈。

  听出了父亲话里的意思,丫丫彻底被老爹打败了,他怎么有种吃冤大头的感觉?

  潇思文嘴角抽搐,发现自己的二叔,和当初的二叔,真的是相差太大,大的有点让他接受不了。算了,总之丫丫收下就好,奶奶那,他终于可以交差了。

  ——我是分界线——

  「奶奶,丫丫把那些东西都收下了,女孩家的,看到那些首饰特别喜欢……」看着满头白发却梳的一丝不苟的奶奶,潇思文笑着编瞎话。

  「收下了?」年过七十的潇老太太靠在椅上微微一笑,这一笑间,眼角堆积出数不清的皱纹,可她的眼里却透着明亮。,「收下就好。」她欣慰的点点头,而后不再多话,布满了老年斑的手,轻轻捧着佣人刚刚倒来的茶水,看那样子不像是想喝,倒像是想从滚热的茶杯上获取一点温暖,是啊,冬天了,天凉了。

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见自己说了一堆,奶奶就只说了一句话,潇思文知道,奶奶已经拆穿了自己善意的谎言,却没有点破。

  「奶奶,不然,丫丫订婚我带您去看看吧,反正宾客那么多,他们也不能说什么。」潇思文于心不忍,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看着叔叔可怜,看着丫丫可怜,看着奶奶还是觉得可怜,虽然这话不是他这当儿子该说的,但他还是觉得,最该死的就是自己那早逝的爹,二叔替他去坐牢,他不但没有消停,见杀了人都有人偿命,更是无法无天,没过上五年就死了,他走了,爷爷也去了,要是没有奶奶一路扶持自己长大,这家早就散了。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当初就应该把他关到牢里,免得像现在一样,为了他,却害苦了所有人。

  「不去了,大喜的日子,要开开心心的,触霉头不好。」潇老太太紧握住手里的茶杯,忍不住看向桌上的照片。这是她的孙女,是她唯一的延续,女儿为了潇家,被自己嫁给了她不爱的男人,不知道是谁的原因,这一生都没有儿女,自然,这一生也都没再喊她一生妈。

  儿子当初被她亲手送进了牢房,她也没敢再奢望能听到一声妈,两个孩子,都被她给毁了,可如果重活一回,她还是会这么做,说到后悔,只能说后悔为什么要生下他们,让他们跟着自己遭罪。

  当初儿子入狱,她一开始是无力惦记这个孩子,后来大儿子死了,丈夫没了,所有的事都尘埃落定,家里是事业也起来了,她终于派人去找这个孩子,那时她才知道,自己的一个决定,到底付出了什么?可当时,丫丫小哥俩的日子已经不错了,她还记得,自己整整犹豫了一天,最后看了看一脸稚嫩的思文,她终于没有去接人。

  她怕,怕把这个孙女接回来后,再有需要牺牲的时候,她又该怎么做?她家世代为潇家忠仆,为了潇家,她已经毁了一对儿女,她的孙女,就让她在外面快乐的成长吧。

  潇老太太端起杯子,轻轻地啜饮了一口,淡淡的苦涩在口中散开,而后又生出点点的甘甜:她的孙女,要嫁人了……

  ☆、第77章 大结局

  看到丫丫和罗家齐订婚了,于大力瞅瞅身边的女友郑佳佳,心里说不出的痒痒,他也想订婚,光棍了这么多年,他有点想结束单身。

干了表妹,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