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将军要纳妾,办公室被轮流干

2021-02-17 14:21:34平面部落美文网
本来就很木讷的人变得更蠢了。关键是从现在开始在他们的病床上磨蹭。病好了又反复,断断续续,甚至错过了接纳宠物的最佳时机。于是两个月过去了,那些新提拔的少爷们纷纷升职。听说马小姐的二老婆也成了贵人,六品。

  本来就很木讷的人变得更蠢了。关键是从现在开始在他们的病床上磨蹭。病好了又反复,断断续续,甚至错过了接纳宠物的最佳时机。于是两个月过去了,那些新提拔的少爷们纷纷升职。听说马小姐的二老婆也成了贵人,六品。现在她很受皇帝宠爱。听说连皇后贵妃都送礼了。

  起初,梓在床上,尧尧会来看它。渐渐地,他只是简单地指示宫人把东西送进去。

  梓青一直没闲着,现在只是清静,可以好好练习,提升实力。让那些女人去争取吧,先搞清楚宫里的各种势力,各宫的布局。

  又是两个月,大家都没想到梓青活不长了。被任命的四位宫人更是难过,眼中满是愤恨和厌恶。主人死了,他们又要被打回下层宫女.

  第四百五十五章看谁熬过来了【卡尔。33]

将军要纳妾,办公室被轮流干

  责怪自己运气不好,他被指派给这样一个多病的小主人。

  抛弃了主人的自暴自弃和「不求上进」,别人的小主人都在想尽办法得到皇帝的宠爱,她却连这方面都不感兴趣.这不是弄巧成拙的未来吗?

  不过,如果小主人真的有事.他们会转世投胎做最低级的宫人,做最重最低级的工作,甚至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贴身服侍小主人。可以说,小主人的命运和他们是共享的。

  宫中等级复杂,连宫女都要分三六九.

  如果奴隶主动辞职,他会被冠上一个不安的头衔,如果其他宫殿重新开放,他会担心你是否会轻易离开。所以,大师必须引咎辞职。

  梓清为什么不知道这个办法?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想借这个机会去隐藏和积累。一方面,她想抓住彼此竞争的风口浪尖。另一方面,既然她想留在宫里,身边没有两个人,她怎么做?剩下的歪瓜裂枣,这些喽啰都是挑选出来的,不是木质的,就是外观有缺陷。但是,只要他们对自己没有异心,梓青还是愿意和他们在一起的,将来会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

  梓青虽然没有经历过龚都,但智商是有的。他作为何的女儿进宫,许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不放间谍在身边,鬼都不信。所以她在等待,等待这些人来承担,来展示他们的踪迹。

  看到这些宫人会很有意思,他们是被大家用心「调教」的。

  我红了很久了,现在才睡了几个月。尧尧受不了宫里的花草,在一些人的故意挑衅下,她开始接近皇帝。哦,为什么皇帝要把这些女人带到他的后宫?是通过婚姻来平衡自己的政治权力。一个丫鬟,在皇上眼里一文不值,哪怕给她起了养女或者义妹的名字。但是,梓青懒得跟她说实话。梓青不是原主,知道原主经历过的所有故事。傻瓜才会把她当妹妹。

  且说梓正摸着病榻。一个月后,病情恶化。

  对那些宠爱有加的妃子来说,治愈得太多了,她们随时待命,甚至被集体召唤。但是,对于这些相当于被打入冷宫的小师傅来说,却是非常忙碌的。如果他们偶尔来这里,只要抓几个草药,毒药就不会死。但是治不好.

  紫青拥有先进的医术,即使这些草药被熬成汤。闻一闻药,尝一点,就能说出药和它的重量,知道它的功效。

  梓不会喝的。味道很差。对身体不好的汤怎么办?翻过来倒进农场空间.然后拿出一碗人参汤喝了,然后躺回床上开始运调息。

  似乎对她有些恐惧或担忧的人都失去了耐心。他们认为这半年来已经完全了解了何的女儿,所以。现在是她死去的时候了.喝汤后,两个月内,她的身体机能会慢慢衰退,她会死去。医术,杀人,救人,都是一个心思。他们「练习」过杀人技巧,以「习惯」。

  两天后,四个宫人来找梓琪。他们在门口互相迎合,带着犹豫和不宽容。

将军要纳妾,办公室被轮流干

  说话之前,先跪在床上。

  ".奴才深感小主大恩.但是……」

  梓清虚弱地咳嗽了一声。「但是什么.如果你有什么,直接说出来.我想我得了这种病不会好起来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又是一阵急。其中一个人向另一个人眨眼,另一个人有点犹豫.最后他急了,鼓起勇气说:「我愿意一直跟着小主人.请小主人早日康复……」

  紫青疲倦地咧嘴一笑:「哦,好吧,我会没事的……」

  那个叫小陈子的太监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就在地上磕头了。「奴隶也不愿意主人,但是.但是现在,奴隶.奴隶……」

  「小晨子,有什么事吗?直接说就好。我现在就是这样。我没必要忌讳……」

  彭,又一个响头,「求主子让奴才有活命的机会……」

  哦,终于说出来了。憋了这么久肯定轻松很多。

  青子会意地问:「小陈子,你要离开我吗?」神色黯然的喃喃自语,「啊,是啊,我怕我这样做不了,留着你以后会疼的……」只是为了让大家都能听到音量。

  「还有谁想离开,我来回答.我去告诉内务处,说是我主动辞了你,让你再找个好师傅……」

  他们开始哭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在为她短暂的小主人哭泣还是恶业。应该是后者多一点。

  小陈子磕头更欢了.各种不情愿和忠诚.

  梓清扫了其他三人一眼,「连秋和连月海子,你们呢?现在我还能说话,我可以保证。如果以后做不到,就什么都不能说,然后就想走.太晚了。」

  几个人哭着扑倒在地上。小海子叫道:「小主人,奴才不走.让奴隶为小主人服务最多……」

  毕竟是内心对小主人的怜悯和忠诚让他们克服了背弃的念头。

  连秋喊道,「小陈子,你说什么鬼话,给我站一边.小主人可以放心,奴隶.奴隶会全心全意为小主人服务,小主人一定会好起来的……」

  小陈子想煽动其他三个人,最后说服了他们说,然后各种打包票,承诺会有小主要他们的……这才让他们一同来向小主请辞。没想到这三人竟然临时变卦,直接将自己给暴露出来了。

  主子说了,已经放弃监视了,所以他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再继续下去……自己爬了许久才好不容易攀上一个主子,恐怕就要泡汤了……他怎会甘心呢,他煽风点火,「上次葛太医来瞧了,说,说治不好了……」

  几人扑打上去,小晨子一边包头躲着,还一个劲的叫嚷,「小主,求小主放奴才一条生路啊……」

将军要纳妾,办公室被轮流干

  第四百五十六章 发飙(加更34)

  连月哭道:「小晨子,我早就知道其实你一直都想离开小主的,你要走就走吧。你自己好好想想,在其他宫里可有在小主这里的自由?」她偏过头对梓箐道:「小主,您一定要好起来啊,以前是奴婢不懂事,求小主原谅,只要小主能好起来,奴婢一定会痛改前非,好好服侍小主……」

  连秋和小海子也一个劲的磕头,表明心志。他们本来就是被别的宫苑挑选剩下的,现在离开又如何?反倒会落下一个背弃主子的恶名……至于小晨子么,恐怕是早就和别人的宫苑有联系的,否则也不会蹦跶的这么欢。

  一屋子吵吵嚷嚷的。梓箐没想到她们竟然会安插一个太监在身边监视。也是,任谁也只会怀疑贴身伺候的婢女,却不会想到太监去。看着另外三人,虽然她们一半是因为命运所迫,但安慰的是他们并没有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舍下自己。以后飞黄腾达也要为他们谋一个好前程才是。

  梓箐正要说话,瑶瑶兴高采烈的回来了。看到跪了一屋子的人,又看向病床上的梓箐。下意识的掩鼻,「小晨子,连秋……你们在这干嘛呢?小姐,你好点了没?」

  梓箐嗯了一声。

  见对方脸上难掩欣喜之色,看来已经傍上了呀。

  瑶瑶说道:「今天大人派人传话,他们很是担心和想念……听说现在大人和夫人家里也不怎么好,都是因为你入宫这么久没有得宠,大人在朝堂上也受到排挤,而且皇上好像……」

  梓箐道:「后宫不得干政,你一个小小婢女怎可妄议朝政?掌嘴!」

  瑶瑶顿时不服气。眼睛蒙上一层水雾,嘟嘴跺脚,「小姐……刘嬷嬷说了,现在能救贺家的还有一条法子……」

  「什么法子?」竟然比自己想象中还将军要纳妾要快的背叛?或许是这种大环境以及强大是荣宠诱惑,加速激发了她内心的欲|望吧。梓箐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将伤口藏着掖着的人,既然她主动提了出来,那么自己也愿意为她递上话柄。

  「我总归也是贺府出来。大人和夫人待我恩重如山。而姐姐现在这幅模样,受尽冷眼……我必须挑起这个担子了。小姐,您就收我做义妹吧。如此,我就可以为小姐分忧……」瑶瑶说的情真意切,一副舍己为人的样子。

  可是,这这是什么话啊。丫鬟想顶替主子的位子去爬龙床?这个想法会不会太疯狂了点?好吧。在后宫中,女人的恩宠地位全都在皇帝的喜好。一句话的事情。只要她有足够的能耐获得皇帝欢心,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瑶瑶,你你怎么能这样?小主都已经这样了,你你还……」连秋忍不住哭着吼道。

  屋子里又是一片争吵声。

  瑶瑶无比委屈。「小姐,我我这都不是为了贺府为了您好吗?走之前大人和夫人就说要相互照顾来着,现在你病倒了。不能受宠,你没见其他宫苑的人都骑到我们头上来了?……」

  梓箐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既然你心存此志,看在曾经主仆一场的份上,我给你最后的忠告,好自为之!你走吧,从今以后我们再不是主仆的身份了。」

  瑶瑶如愿以偿成为普通宫女,她想,凭自己的青春美貌,肯定能获得皇帝开心的。刘嬷嬷说了,会给她创造机会……只要第一次能爬上龙床,就可以封名份,成为小主……想自己在贺府做了那么久的丫鬟,凭什么自己就要处处去伺候别人?凭什么她就能当主子,自己就只能是奴婢?

  话说休繁,瑶瑶从青竹阁搬了出去,小晨子也寻良木去了。本就破落僻静的小院更加冷清了。而那些司职的宫人就要像已经把这个地方忘了一样,不仅每个月的奉例银子没有,甚至连额定的粮食都会忘,当连秋她们找去,便一副傲慢样子,随便舍了点霉变或者有石子沙子的给她们……

  半年时间,梓箐终于将皇宫内的各方势力全部抹清楚了,各宫苑的布局,甚至晚上巡逻,皇帝饮食起居习惯,皇后,太后的习惯等等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是时候来办公室被轮流干个鲤鱼大翻身了。

  梓箐的病渐渐好转,不几日就能下床走路了。她亲自到内务司去,要将这半年所有克扣的东西全部都拿回来。一方面是要给自己立威,另一方面么,她就是要昭告所有的人,贺家千金没死呢!

  内务司宫人平常的后宫的地位颇高,因为掌控所有物资分配,任谁都要给几分脸面。

  对于梓箐来说,面子什么的都是相互的,你给我面子我自然就给你面子,可是这半年了的拜高踩低的手腕,她已经没耐心再等他们有「自省」的觉悟了。直接上门要他们完完全全清查半年来的克扣。

  管事直接掩卷,「我们这里案底都是一个月一结,而且都是经由皇后娘娘检查后归档了,若是贺小主有任何异议,大可以找皇后娘娘……」

  啪——

  梓箐挥手一巴掌打去,半年的修炼没白费,只用了两三层力道,就将对方打个趔趄。「王公公是吧?少tm的给我来这套,最好现在就把克扣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否则你也别想当这个肥缺了!」

  「你,你竟然敢打我?」王公公嘶哑着公鸭嗓子,一手捂脸,一手指着梓箐,「来人呀……」

  呼啦啦,竟然真的跑来几个太监呢。他们一看,竟然是那个要死不活的病秧子。还只是刚入宫时,凭借家族隐蔽获得了才人的封号。到现在都没蒙受恩宠,在他们眼里,那就是一个根本翻不起大浪的「小主」,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一批一批的新人给淹没掉。

  这样的没有任何希望再得恩宠的女人,她们不是应该更加讨好他们,乞求他们多赏赐一点东西吗?

将军要纳妾,办公室被轮流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