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持久不射的小窍门,拨开了花瓣

2021-02-17 07:45:38平面部落美文网
舒勤看着她在屏幕上发的长长的微博,飞快地敲了键盘,在对内容进行小修改后,舒勤打算再次使用它#世界怎么了?#主题词已被删除,并被另一个更具暗示性的主题词替换。修改后,舒勤写了一段,写得很好,和之前拍的三张长图一起发了出去。戴兴兰DXL

  舒勤看着她在屏幕上发的长长的微博,飞快地敲了键盘,在对内容进行小修改后,舒勤打算再次使用它#世界怎么了?#主题词已被删除,并被另一个更具暗示性的主题词替换。

  修改后,舒勤写了一段,写得很好,和之前拍的三张长图一起发了出去。

  戴兴兰DXL _五中北

持久不射的小窍门,拨开了花瓣

  一分钟前在微博上。

  #为什么世界如此黑暗?#

  对善良的人、弱者和受害者,但对邪恶的人、强者和加害者,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宽恕和保护!

  受害者:我必须完美,否则我活该被伤害。

  作恶者:只要我有一点点可取之处,我就值得原谅。

  附【一条受害者在自救中找不到的路】。jpg X 3

  转发2000评论,1000赞,3000

  第125章自我救赎

  周涵一直关注着网络和身份为戴兴兰的舒勤。

  自从舒勤注册了微博号【北五中戴兴兰DXL】,周涵就密切关注这一微博动态。

  从舒勤发布的第一条微博开始,全网宣布将发布戴杏兰被侵权的视频,恳求网友和媒体放了她。周涵没有看愤怒的犯罪视频,他的手在颤抖,他也为舒勤感到难过。

  【我是受害者,不是罪犯,请给我一条活路。】

持久不射的小窍门

持久不射的小窍门,拨开了花瓣

  这是第一条微博,舒勤向外界呼喊的声音。

  这叫声拍下了她偷偷拍的视频。周涵认为,看完视频后,网民们会知道她的受害者正在遭受无良媒体的第二次伤害,并克制自己对舒勤的伤害。

  然而网友没有。许多人看到媒体像蝗虫一样骚扰舒勤,迫使她一个接一个地问令人兴奋的问题,然后舒勤谴责这些媒体肆无忌惮,谴责他们失去人性。然而,当他们转过头时,他们继续盯着舒勤,后者请求原谅,并期待着舒勤发布「撕开受害者伤口」的视频。

  周涵很想质问这些人。他们知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人血馒头,就像无良媒体盯着舒勤看新闻一样?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停下来,没有人觉得不对。对受害者来说是一个大伤口的视频应该深埋,上锁,并从拨开了花瓣受害者身上拿走。

  [自揭伤疤]

  只要周涵想到舒勤微博上的这四个字,他连点击视频的勇气都没有。

  他想把舒勤上传到网上的这段视频编码并永久删除。他还想阻止所有关于这段视频的讨论,并讨论舒勤周围的声音。他想把这个女孩放在他的心顶上,关心人们不能伤害他的地方,但他记得舒勤摇摇头说他不需要他的帮助。

  他不能插手.这是舒勤的战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舒勤现在是戴兴兰,以前是周玉荣和林雅茹,但是周涵从秦毅那里小心翼翼地照顾了舒勤,但他始终忍住了不去干涉舒勤的态度,得知外人不能插手为舒勤解决这些事情。

持久不射的小窍门,拨开了花瓣

  不能干预,不能干预,不能干预.

  周涵不知道他使用了多少克制,所以他在网上压制了杀害暴徒的想法。

  第一次没有打开犯罪视频,周涵就一直在网上看相关评论,视频上的每一条评论都在割破他的神经,让他痛不欲生。

  【不要再扭曲质疑我受害者的身份。】

  周涵一直不明白,互联网背后的某些族群是否看不懂、听不懂人类语言,为什么看了犯罪视频后还能继续加深这种邪恶的思想和扭曲。

  我无法想象他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看到这些扭曲的评论,让他愤怒又痛苦。作为一个政党,受害者舒勤面临着这些铺天盖地的言论。

  紧张中,克制着网络大屠杀的冲动,周涵终于点开了犯罪视频,他想知道暴行中遗漏了什么,让人们可以继续质疑舒勤作为受害者的身份,在这个视频下继续欢笑。

  「砰!」

  三分之一的视频发布后,马金龙等人露出了淫荡的嘴脸,周涵在对想要逃跑的戴兴兰采取暴力行动后忍不住在键盘上打拳。

  戴兴兰在视频中说,从反抗的言行上,做过研究的周涵可以很容易看出,这不是他喜欢的女孩,但当他看到一个女孩面临性侵犯时,周涵还是受不了,变得怒不可遏。

  他受不了那群小动物这么暴力的要挟一个女生,看不了他们满嘴猥亵的撕扯一个女生的衣服,看不了他们激烈反抗的时候给女生加拳头。

  女孩脸上的巴掌带着侮辱和胁迫,女孩的呼救声在嘴里破碎。

  重击女孩身体的拳头充满了恶意的愤怒和恐吓,女孩痛得尖叫起来。

  用恶毒而压抑的目光踢中女孩的腹部,女孩痛得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然而即便如此,马金龙等打手还是怕戴兴兰反抗,继续在她身边踢来踢去,直到戴兴兰心如刀割,窒息而死。

  「一群动物。」

  这赤裸裸的暴力犯罪,周涵捏得手指咯咯作响,在戴兴兰他们说脏话脱衣服的时候,杀马金龙的念头无法抑制。

  让周涵生气的是,舒勤在暴力视频中标记了红字。

  【我穿着臃肿的长裤,没有勾引】

  【我战斗激烈,不配合,却引来暴力】

  【这脚很重,感觉好疼好晕.]

  ……

  这些红字附在他看视频前看到的评论上,让周涵的眼睛红了。

  舒勤明确揭露了马金龙等人的暴行,希望网民们坚定地认为她是受害者,停止质疑她,停止在这次犯罪中歪曲她的身份,但仍然有一大群人对这一事实漠不关心,充满各种恶意。

  这些恶意,让周涵感到全身发冷,浑身颤抖。

  带着恶意看着舒勤的评论,她一遍又一遍地强调她是受害者,她不应该受到责备。在这场不应该属于受害者的舆论风暴中,周涵感受到了舒勤的愤怒和无能为力。

  她不说话是不对的,她说话也是不对的。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对一个受害者这么苛刻?

  周涵从舒勤愤怒的话语中隐约看出了她的意图。这种意图本应是一种自然的社会习俗,但没有多少人坚定地认识到这一点为和维护。

  即使一个已经千疮百孔的受害者,以这样的姿态,卑微的站在大众面前,乞求大家相信她,给她支持跟尊重,从这场可怕的遭遇中放过她,也没有多少人对她释放善意。

  所有人都还站在高地上,对着已经掉入洪流中的人,泼去一盆盆冷水,一点点将人溺毙在可怕的洪水之中。

  带入秦舒现如今的角色,周翰从没有这样揪心过,而更揪心的是,感受到秦舒微博上的意图,他不能为他做什么,只能旁观着她自己披荆斩棘走出来,一点点将有些道理跟事实掰碎了嚼细了喂给世人。

  #这世界为什么这黑暗#

  周翰也很想问这个问题,为什么大家要这样不堪跟恶劣,去伤害那些早已经千疮百孔,痛苦不堪的人?

  《一个受害者在自我救赎中找不到的路》

  周翰看到这篇长图微博,赤红的眼更加赤红,他不知道秦舒是抱着何种心情去整理和编写出里面的文字。

  【侥幸逃脱那场灾难,警察带走了他们。

  警察问我有没有受到他们看不到的其他伤害。那时候我感觉到羞耻的沉默,他们带我去了医院,做了验伤。

  报告很快出来,浑身除了被殴打的伤害,医生很为我高兴,说我没有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

  但我被像妈妈一样温暖的女警察带去酒店休息,还是控制不住的在浴室洗了两小时的热水澡。

  滚烫的热水冲击在其实并没有被他们碰到的身上,我还是觉得自己身上粘附着各种可怕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感觉窒息。

  一遍遍擦拭被他们打过的地方,一遍遍自问自己很多问题。

  「为什么要这样笨的开门,为什么要这样弱智的跟他们来往,为什么要这样大意遭遇这一切……」

  这些问题,自责沮丧的我想过溺毙在水中,是警察阿姨不放心,在浴室外唤我,让我从溺毙的自杀念头中走出来。

  之后我一夜未眠,想了很多很多痛苦的问题,这些问题快把我逼疯的时候,警察阿姨告诉我一切都过去,我要往前看。

  然而,我往前看不了。

持久不射的小窍门,拨开了花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