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妈妈搞儿子,高衙内李氏贞芸

2021-02-14 17:36:39平面部落美文网
等周平静下来后,想想。虽然她说分手很快,但怎么会真的这么快老死?33第32章周也在考虑找工作。她已经答应大舅年底帮忙了,不到一个月就想好了。这几天拿简历什么的就行了,以后找工作会比较容易。这是周的计划,但

  等周平静下来后,想想。虽然她说分手很快,但怎么会真的这么快老死?

  33第32章

  周也在考虑找工作。

妈妈搞儿子,高衙内李氏贞芸

  她已经答应大舅年底帮忙了,不到一个月就想好了。这几天拿简历什么的就行了,以后找工作会比较容易。

  这是周的计划,但开始错过了。

  和程颐在一起的时候,她花了他的妈妈搞儿子钱,自己的工资也省了。暂时失业应该没有压力,但是她思维保守,没有收入来源就会紧张。

  我叔叔休息后玩得更开心了,每天和朋友打麻将。

  周反而与无关。为了不去想,她经常去澄澄河。随着天气的变冷,河岸上的风越来越大。她再也不能赤脚下水,只能坐在更高的台阶上。

  她本来打算把她和程颐的事告诉妈妈。春节快到了,到时候两家都要探亲。

  然而,程颐的消息传来后,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确实听说了二姨家的事。

  通知双方家长,周还想和程颐商量后再行动。

  姨妈回来,舅舅开心地问我媳妇的事,然后就盼着过年能见到孙子。

  他的店重新开张后,周本来想在厨房干活,但他不让她干,说她最近瘦了不少,养好身体/孩子最重要。

  于是她在大厅里上菜,收钱,比姨妈不在的时候轻松多了。

  过了几天,见周也闲着,于是他打算回老家收拾收拾他的东西,顺便跟他聊聊如何向父母解释自己的事情。

妈妈搞儿子,高衙内李氏贞芸

  她和大姑父和好,说同学要结婚了,过两天就回来。

  看,我叔叔知道她要回城里,但松了口气。送她上火车的路上,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和你的家人分开了这么久,这次我们聚一聚吧。反正你阿姨在的话,店里可以处理。别急着回去,有话要说。」

  周公公应了一声,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想,和程颐在家里说不好。如果你真的想和他说话,就要选择公共场所。

  周下午两点到达车站。虽然三个月前程颐就经常不在家,但是怕抓到他在家睡觉,所以回去之前在小区外的水果店坐了下来。

  楼下的保安已经很久没见她了,所以我现在见到她了。她很热情。「程太太,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周微微一笑。「我回老家了。」

  她习惯了保安这个词。可能是听到程菲叫她老婆,这个小区以为她和他是夫妻。

  程从未更正过这个地址,仿佛它们是合法的。

  到了门口,周有点紧张,但还是安慰了自己。程颐应该不在家。

  她先轻轻打开防盗锁,然后贴在木门上听里面有没有动静,确定没有声音后再打开第二把锁。

高衙内李氏贞芸妈妈搞儿子,高衙内李氏贞芸

  房间很暗,只有冷冷的月光从窗户透进来。

  她关上门,把门锁上。

  在这半明半暗的光线下,她悄悄地环顾了一下房子-

  程怡买了这套,因为离学校近。虽然核心区房价挺贵的,他还没还完父亲的补贴,但为了方便她就近上课,还是选择了这个区域。

  我选择了三居室。

  周正在考虑买一个小一点的,这样他的经济压力就不会那么大了。

  他说:「三室单价比两室便宜。买的时候不想再卖了,就当是投资吧。如果我们以后不住了,我们就租出三个小房间。大学附近小情侣多,不想租。」

  周不太会赚钱。她只是为他感到难过。

  程打算装修一下,打通了两个房间,又在卧室里做了一个带书房的套间。

  周对的举动感到很奇怪,问他:「你为什么要开我的房间?」

  程颐读书不多。她肯定用过书房。他喜欢睡得很香,所以卧室是他的地方。

  他带着坏笑看着她。「也许有一天你看着那些小/黄/文艺的人物,突然心里会一动。你在我身边做事不方便吗?」

  她痛苦地拧着他的胳膊。「不要靠我丢人。」

  他渐渐加深笑容,用另一只手抱住她,不停地亲吻她的脸颊——

  周打开了灯和暖气,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堆着的衣服。

  她叹了口气,以为是程颐把脏衣服留在身边,可是走过去发现已经洗好了,却一塌糊涂,滚成了一团。估计他晒完就扔这儿了。

  这个男人对家务毫无常识。她以为她不在这里,他会请小时工帮他生活。

  周几乎下意识地想叠那堆衣服,刚拿起外套,突然想起来他现在和他的关系,于是他赶紧放下衣服,径直去了书房。

  她不会再让自己想念这个家了。

  周在书房里找了半天,却找不到自己的证件。

  用膝盖想想,知道是谁在躲。

  「那个混蛋!」

  她愤怒地回到卧室。

  程的意思是做这种勾/卒,也就是说他要和她纠缠。但她不想再和他这样了。

  她急于知道自己的身份证在哪里。然而,拨完程毅的号码后,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立即挂断了电话。

  还好还没接上。

  她看了一会儿座机,然后直直地倒在床上。

  她想不通程颐又想怎么扯,很明显他不相信她。

  她一把抓住程颐的枕头,她的气味有问题。他通常闻起来像烟草,但这个枕头混合了其他味道。

  她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只是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扔掉他的枕头,换上自己的,然后躺下看了看旁边的床头柜。

  事实上,她处于愚蠢的状态。

  周红红奔波着过来,很是疲惫。这么愣着愣着,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落枕了。

  她扶着自己的脖子,不敢动。等到顺了某个角度,才能慢慢起来。

  坐起后,她尝试着转转头,结果一转就抽着似的。

  倏地,周红红看到旁边的床头柜,彻底怔住了。

  柜面上落下了一层厚厚的灰,看得出程意根本没有打理过。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上面有人用手指刮开了灰,写下了三个字。

  她的名字。

  周红红只觉得心里有个地方,变得酸酸软软的。她缓缓地伸出手,浮在柜面上方几厘米处,沿着那字迹描绘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程意只有写他自己或者她的名字时,才会显得端正些。其他字都潦得跟草书似的。

  她想起外面的那堆扭成一团的衣服,想着还是帮他收拾一下吧。

  周红红撑着脖子,才刚走出卧室,就听到一声砰的关门声。

  她立即慌了。

妈妈搞儿子,高衙内李氏贞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