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我把她日出白浆,那种车文写得很细的

2021-02-14 07:35:40平面部落美文网
53既然是展览馆主办的聚会,自然不能随便去。谢尔曼特许每个人放假半天,回家打扮一番。最后,秦留在教室里,没有离开的意思。薛曼道:「你也回去穿衣服。」「你打扮成什么样子?我不去选美。」秦的心思还在的事情上,心里又有一股委屈,他

  53

  既然是展览馆主办的聚会,自然不能随便去。谢尔曼特许每个人放假半天,回家打扮一番。最后,秦留在教室里,没有离开的意思。

  薛曼道:「你也回去穿衣服。」

  「你打扮成什么样子?我不去选美。」秦的心思还在的事情上,心里又有一股委屈,他怎么能这么打扮呢?

  「不行,这个聚会没有正式服装是不允许进入的。去散散步,你跟我回家,我帮你打扮打扮!」说着,薛曼不由分说地将她拉走。

我把她日出白浆我把她日出白浆,那种车文写得很细的

  秦只好跟着薛曼到了她家。

  展晓很少在家。看到薛曼把秦带回来,他第一次看了她一眼,跟他打了招呼。

  这个大明星让秦顿时受宠若惊。你私下认识这个家伙,但是除了他老婆,任何女人都不屑看人物!

  于是,她也赶紧招呼凌展小,叫他凌潇,总感觉像个迷妹,叫他冰山,又怕他生气.

  最后,秦尴尬地举起手:「你好,你好……」

  「你为什么关心他?进来吧。我买了很多新衣服。都试试。」薛曼带着她走在路上,把她带到自己的衣帽间。

  这是秦第一次看到薛曼的衣帽间,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完全是贝弗利山女士的配置。入口对面有鞋柜墙,至少有几百双。左边墙上全是衣柜,全是各种衣服和裙那种车文写得很细的子,右边柜子全是包包,香奈儿,纪梵希,爱马仕……然后房间中央有个珠宝柜,全是珠宝!

  「曼曼,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秦辛凯趁薛曼忙着给她穿衣服,忍不住问:「你这么有钱,为什么要跟我做蛋糕?」

  「这个问题不是很久以前问的吗?」谢尔曼拿着两件衣服做比较,对她的问题毫不在意。

  「当时你说很无聊,想找点事做,可我不懂。怎么能坚持到现在?你看,你不缺钱。」

  「你这样做是为了赚钱吗?」薛曼问。

  她摇摇头。「赚钱很重要,但我更喜欢做蛋糕。」如果今天她面前还有另一份轻松赚钱的工作,她还是会选择做蛋糕,因为那是她的爱好,也是她的梦想。

  薛曼甜甜一笑:「不是吗?我也喜欢做蛋糕。虽然我没有你那么喜欢他们,但是认识你,和你一起战斗,我觉得很开心。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顺便赚点钱。多美啊,你不觉得吗?」

  薛曼的话进入了秦的心里,让她想起了第一次在台湾见到薛曼的情景。

我把她日出白浆,那种车文写得很细的

  那时候她把所有积蓄都花光了,一个人去台湾读书,生活并不宽裕,但谢尔曼是个富家女,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待遇优厚,一看就超级有钱。

  班里都是女同学,也有嫉妒的,所以不喜欢薛曼的高调。私下里,她说她的脸有问题。她乍一看是只狐狸,也许是富商的小三。

  这样的话传的这么广,大家对薛曼都有偏见,团体学习的时候薛曼不愿意和她搭档。

  只有秦一个人不这么认为。作为一个被排斥的人,她知道眼见为实的真相。有时候她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相,但对与错都是背着她传下来的。她通常不是一个好人。

  于是,她主动和谢尔曼一起学习,关系也渐渐亲密起来。

  这些年来,两人合作无间。虽然薛曼一直很大方,不求回报,但秦从来没有想过要占她的便宜。

  谢尔曼投资多了,贡献也就多了。谢尔曼懒得纠结一些小细节,所以会多加注意。工作室赚的钱都是按照投资额公平分配的。

  因为她知道没有谢尔曼,她就不会有今天。

  「见到你我也很高兴。无论作为伴侣还是朋友,你都是一个很好的人。和你打架我也很开心!」秦紧紧地握着薛曼的手。

  「别这么情绪化,我想离婚和你一起生活。」薛曼不好意思的时候,就拉着她的手认真的说:「辛凯,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活的开心。以后陈佩再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就让我们的保镖杀了他!」

  虽然此时谈论有点尴尬,但秦被薛曼的话逗乐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说得好像我以后要结婚似的?」

  薛曼马上转移话题:「试试这件衣服。」

  薛曼比秦还瘦,衣服都穿在秦身上,特别是画出曲线的轮廓。

  秦试了好几块,头都快抖掉了:「不行,不行,这一块不行,太露骨了!」

  「这个呢?」薛曼拿出一件开叉很高的旗袍。

  「这个更惨!」她差点哭了。「你没有普通的衣服吗?」

  「让我想想……」薛曼想了很久。「是的,我昨晚刚买的这个。试试。」

  她说着,拿出一件浅绿色的连衣裙,不够长,遮住了膝盖。无袖领设计不会太暴露,但正好衬托出秦胸大的优点。最重要的是这种颜色很特别,高档的真丝面料搭配淡绿色,让人感觉夏天傍晚站在荷塘边。

  有太多「不合适」的衣服可供比较。秦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戴上之后也很合身,就选了这件。

  接下来,薛曼为她搭配鞋子和首饰,为她画了淡妆。毕竟她是被拉着在落地镜前拍照的。

我把她日出白浆,那种车文写得很细的

  啧啧,这效果!

  秦:「我怎么觉得太隆重了?」

  薛曼挥挥手:「党是这样的。你等着,我去换衣服,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好吧。」秦让步了,和薛曼穿着这身衣服出去了。

  展令扬竟然也换了衣服,跟他们一起去了。

  现在,秦是真的震惊了。在去晚会的路上,把肖带上了副驾驶。秦拉着坐在后排的薛曼,暗暗问道:「曼曼,这是什么水平的党?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很隆重?」

  「不隆重,很普通。」

  「但为什么是你的冰山.曼曼,我好紧张!」我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了车,她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总觉得今晚会发生什么。

  「紧张什么呀,别紧张,有我在呢!」薛曼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我跟你讲,今天派对请了日本大厨过来,有喝牛奶、听音乐、做按摩长大的和牛吃呢。」

  秦开欣咽了下口水,瞬间不紧张了。

  晚上八点,他们到达了展新国际大酒店楼下,38层楼的高大建筑顶部,灯光闪烁,金碧辉煌。

  秦开欣走出车门,抬头往上看了眼,竟然发现了一架直升机!

  「这是要干什么?」她赶紧问薛曼。

  「这是在航拍。」

  「拍什么?」

  「派对啊,今天晚上大家都会很开心嘛,所以要记录一下,对吧?」薛曼转头看向展令骁。

  展令骁:「嗯。」

  薛曼给他使眼色:你再多说几句!

  展令骁:「保证你终身难忘。」说完,他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薛曼用高跟鞋踩了他一脚。

  秦开欣奇怪地看了他俩一眼,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正想着呢,薛曼一把拉住她:「哎呀,赶紧上去吧,都要开始了呢!」

  思绪被打断,她也懒得去想了,管他呢,反正有薛曼在,总不可能有怪兽在上面吃人。

  秦开欣没想到,天台上还真有头「怪兽」。

  随着他们乘坐的电梯慢慢往上升,天台上的人都炸开了锅。

  洛桑:「来了来了来了!」

  老田:「航拍都准备好了吗?镜头对准了没?」

  巴布鲁:「吵什么,早对准了!」

  小冯:「宸哥,你领带好像歪了,我给你调整一下。」

  小刘:「Andy,这个花篮没摆好啊,再往左边放一点!」

  Andy:「你懂什么,这个是桃花阵,我算过了,这花篮必须放这里!」

我把她日出白浆,那种车文写得很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