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我和大嫂在甘蔗地里,不要在车上c我

2021-02-12 21:51:23平面部落美文网
姜字微微一怔。秦不由得笑了,拿起罐子,喝了一大口。我看了看侧墙,仔细看了看。「画的还行,我是这个专业的?」姜话没吭声。秦振指了指柜台前的高凳。「坐下,我跟你聊天——坐下,我不吃你。」他满意地看着蒋慈,扬了扬眉,拿出一罐酒,给

  姜字微微一怔。

  秦不由得笑了,拿起罐子,喝了一大口。我看了看侧墙,仔细看了看。「画的还行,我是这个专业的?」

  姜话没吭声。

我和大嫂在甘蔗地里,不要在车上c我

  秦振指了指柜台前的高凳。「坐下,我跟你聊天——坐下,我不吃你。」他满意地看着蒋慈,扬了扬眉,拿出一罐酒,给蒋慈打开。

  姜慈的脸已经有点热了,不敢再喝了。「你知道有一种烟,棕色的,开在一边,盒子上写着一个书法字‘刀’」

  秦振转身指着墙上的某个地方。「这个?」

  姜点点头。

  「红河。」

  「你有吗?」

  「这烟贵,我穷得抽不动。」他在抽屉里翻找了一遍,掏出了有硬壳的万宝路,挥了挥手。「还有几根。这味道淡,女人爱抽这个。」

  姜慈眼睛盯着烟盒,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拿了一支,摸了摸口袋,掏出打火机。

  秦昊看了一眼她的手。"这个打火机看起来是你身上最贵的东西了。"

  姜慈没说话,犹豫着要不要含住过滤嘴,动作特别生疏别扭。

  秦昊笑道:「原来你没抽烟。你的动作就像抽烟。明明是吃辣条。」

  "……"

我和大嫂在甘蔗地里我和大嫂在甘蔗地里,不要在车上c我

  秦振也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在姜慈手里点燃,深吸了一口气。他玩打火机。「这么老了,不是你的吗?」

  姜慈没有说话。他拿回来,点燃嘴里的香烟,莫名其妙地吸了一口。他感到喉咙发痒,咳嗽得很厉害。

  秦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别咳了,咳得越来越难受了。吸烟应该像呼吸一样吸进,而不是吞咽。没抽过就别试了,也没多大好处。」

  正说着,突然觉得外面天黑了。秦昊看了一眼,立刻站了起来。「要下雨了,去送你回去。」

  姜慈看着他。「工资呢?」

  "."秦昊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没细数。他把它们塞到她手里。「就这些,我给你。」他大步走出客栈,锁上了门。

  秦振的车是一辆破破烂烂的桑塔纳,勉强能开,但舒适度并不比拖拉机好多少。毕竟我不是以追乌云的速度跑的。快到高速半路的时候,豆大的雨滴掉了下来,桑塔纳呜咽了两声熄火了。

  秦昊打了几下没打中。他转身对姜慈说:「你下去帮忙推。」

  "."姜慈放下包,跳下车。雨水浇在身上,特别凉。她突然想到去年高考结束的那一天,比这更暴力,让人无处可逃。

  车动了,秦昊探出头喊:「快点!」

我和大嫂在甘蔗地里,不要在车上c我

  姜慈一上车,一件带兜帽的夹克走了过来。「穿上吧,别感冒——哎,看着这么瘦,挺结实的。」

  姜慈没有说话,身体直发抖。

  本来一个小时的车程,用了一个半小时。到了姜慈家,天已经黑了。

  秦振没有下车,「快点回去洗澡!算算工资,不够的话,回头我让李凯给你供应剩下的。」说着,迅速打回方向盘,沿着路线,进入烟雨雾中。

  姜慈脱了湿衣服,进了卫生间,开了淋浴。起初,水是冷的,但过了一会儿才变热。姜慈浑身战栗,思绪在上升的热度中慢慢飘回。

  洗完澡,她换上干净的衣服,拿出兜里的湿钱,数了数,很多都是200多。

  雨还没停,就打在窗户上,外面漆黑如墨。

  在某个时刻,或者说事实上,在回去的路上,一种说不出的悲伤渐渐攫住了她。她认为这可能是因为下雨。

  葬礼那天,下雨了;梁静星来看她,下雨了;他第一次回家时,天正在下雨。她的初吻也在下雨.

  她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

  名字就在「L」这一栏里,无声无息。

  她猛地锁上屏幕,把手机扔到床上,起身出门。

  在附近的小超市,没有秦说的「红河路」,对其他品牌一无所知,最后买了万宝路。

  按照秦的方法,试了好几次,肺开始疼了,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味道不好,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

  她坐在床上,听着雨声,静静地抽完一支。

  第二天,姜慈得知秦振出事了。即将报废的车在海东镇附近打滑,一头扎进地里。秦振没有太大的伤害。他的前臂骨折了。他必须投一个月的票。

  在情与理上,姜慈不得不去看看。毕竟人家做事送她。

  秦本人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惨。她挽着胳膊,和护士小姐有说有笑。三言两语,她哄得人心花怒放。秦振看见蒋慈僵硬地站在门口,招招手。

  姜慈把水果篮放在一边,问他这件事。

  「没什么,就是客栈筹备进度慢了,怕赶不上旺季。」

  姜慈想了一下,「我来帮你。」

  秦振看着她。「没事。我不会让你白干活的。我会付给你工资。一百一天怎么样?」

  都是些琐事,从桌椅样式到茶杯枕头。在秦一世的调度下,姜慈和李凯一起跑,周末还要给兴趣班上课。经过两周的忙碌工作,我终于为客栈准备好了一切。

  秦振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满意。「没想到你受了这么多苦。你不跟着我,我就缺人手。」

  「做什么?」

  秦不由得看了她一眼。在烈日下跑了两个星期,她比刚开始的时候黑了一点。长发扎成马尾,戴一顶海军帽。t恤,热裤,运动鞋,两条修长的腿显得矫健有力。

  「嗯.坐在前台,登记入住,卖东西,收钱,和文清没有任何关系。」

  姜慈犹豫了一下。

  秦不由得笑了笑,「我也不勉强,你这张臭脸,恐怕客人们都要生你的气了。你不是画家吗?平时可以画点小东西,放我店里,别抽你。」

  姜慈还是犹豫了。

  秦振不得不用了杀手锏锏了,「包吃包住。」

  「好。」

  秦朕哑然失笑,「……我问你一句,满十八了吧?别被人抓到我招收童工。」

  姜词白他一眼,「虚岁二十。」

  姜词在下关镇租的房子正好到期,便不再续租,住到了客栈秦朕提供的房间里。一楼,面朝着洱海。秦朕为此多次邀功:「看我多体恤下属,豪华海景房,要挂出去一天能挣两百,就这么给你住了,啧啧。」

  六月一到,大理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客栈也时常客满。姜词并不是一个十分尽职的员工,因为她还要画画,时常一画起来就忘了时间,但秦朕好像毫不在意,当初一条条列下来的考勤制度全然形同虚设。

  客栈还设了酒吧,夜生活十分丰富。秦朕很会炒气氛,而且本人那股子玩世不恭的态度特别吸引人,尤其抱着艳遇目的来的文艺女青年。

  姜词不止一次撞到长发银镯的姑娘借着酒劲冲上吧台向秦朕献吻,秦朕来者不拒,说着半真半假的情话,哄得别人也不要在车上c我假装当了真。

  姜词想到李凯说的,秦朕如今打算安定下来,开家铺面,娶个媳妇儿,不由付之一笑。

  崇城却是苦夏,气温一天高过一天。

  这天,梁景行刚到办公室,正打开电脑查收邮件,许尽欢后脚进来,「梁景行,有个好消息。」

  梁景行一震。

我和大嫂在甘蔗地里,不要在车上c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