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在车上扶着巨物坐下去,被老板操出了水

2021-01-12 12:55:07平面部落美文网
舒秦云听了老太医的话,脸上的平静瞬间消失了。他冷着脸看着老太医,哼了一声,问:「你有更好的办法吗?」老太医听了舒的话,脸色苍白。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但他只能愤怒地看着。「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我可以让步!」舒

  舒秦云听了老太医的话,脸上的平静瞬间消失了。他冷着脸看着老太医,哼了一声,问:「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老太医听了舒的话,脸色苍白。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但他只能愤怒地看着。「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我可以让步!」舒秦云看了看医生们一个个,知道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便冷冷的说道,「或者说,你们所谓的办法就是让这些人一个个感染上瘟疫,坐以待毙也无解?」「."太医一个个黑着脸,无言以对。

  秦是对的。他们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不但没有找到解决瘟疫的办法,反而都染上了瘟疫。现在,舒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车上扶着巨物坐下去,被老板操出了水

  第203章别让它跑了

  他们又来质问,被蜀质问是可耻的事。

  见众太医无话可说,舒云沁抽了抽唇角,转身不理他们。

  见舒云琴脸色不太好,众位太医也乖乖地站在一边,沉默不语。

  只有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服气,但他们却偷偷盯着舒秦云的背影和暗道。看看你研发的药丸能不能解决这个瘟疫,会很有意思。如果没有,看你最后如何。到时候,如果找他们帮忙!

  秦自然知道,这些太医没有一个人愿意真心的帮助他,但是以他的实力,并不是这些太医想要帮助就能帮助的。换句话说,他们就是想忙,想让他给这个机会。

  舒秦云微微转过头,对站在他身边的蜀汉耳语了几句。蜀汉拿着药箱,走到所有人面前。

  蜀将秦云又侧身看了左权一眼,很有礼貌地说:「左上尉,你确定这些人是感染瘟疫最严重的吗?」

  说着话,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所有人。染疫最严重的是男性,大多正值壮年,只有少数进入中年,当然也有一些14、15岁的少年。

  左权点点头。「舒小姐,这些人的确是最严重的病人。」

  「左中尉,请派十名官兵。」秦点了点头,看着那排笔直站在一边的官兵。

  「好。」左权挥挥手,一队官兵来到蜀秦云。

在车上扶着巨物坐下去,被老板操出了水

  众人听了蜀的号令,在蜀前列阵。蜀汉把药丸一颗颗送到他们手里,转过身来,对着感染了瘟疫的人喊道:「每个人都要以十人一组的队伍来到这些官兵手里吃药。」

  吩咐感染了瘟疫的人到这里来,而则带着秦的十名官兵进了广场角落里的一所房子里,等待着众人的到来。

  那些人虽然不解,但舒老师为什么要把那些官兵带进屋里偷偷吃药呢?而且刚才听舒老师跟治愈太多的对话,她好像对这个药不是很确定,那么他们到底要不要吃这个药呢?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们不尝试怎么知道?反正他们已经是将死之人了,试一试也没什么损失。只要能解除他们的瘟疫,什么都可以说。

  蜀汉的话音刚落,感染了瘟疫的人们就自觉地排起了队。第一队来到官兵面前。一个人面对一个官兵,拿着官兵手里的药丸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

  「过了一会儿,你们几个从嘴里吐出一些东西。你必须杀死里面的生物。别让他跑了。」舒云琴看到那些人把药丸放进嘴里,便大声命令道。

  蜀将秦云之言,令官兵大惑不解。他们都不明白舒老师为什么说他们嘴里有活物。让他们杀死生物?这是什么,你想让他们赤手空拳杀了它吗?

  正疑惑间,从蜀将手里接过银针来,分发给众将。他还命令道:「记住,不要让它跑掉。」

  蜀汉并不知道蜀秦云的意思,但他严格按照蜀秦云的命令,提醒所有的官兵。

  就在他们刚刚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人们突然变得狰狞、苍白、痛苦,再也不能倒在地上。他们用手紧紧捂着腹部,嘴里不停地吐着白沫,吐着「哦——」

  这些人的突然反应震惊了士兵,一个个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直到他们听到舒云啜饮,「做吧。」

  这些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一个个拿着手中的银针,蹲在对面的人旁边,看着他们痛苦地呕吐,试图帮助他们,但他们不知道如何下手,他们已经忘记了舒刚刚交待的事情。

  看着这些受不了的官兵,舒云起大声命令道:「你们要想让他们过得好,就必须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否则他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也会被你们害了的。」

  虽然舒的话听起来有点危言耸听,但却是事实。

  官兵们听了蜀的话,精神一振,聚精会神地看着人们吐出来的东西,仔细地看着恶心的呕吐物,分辨出什么是活的。

  他们从来没想过这些人的肚子里有生物。也许是工作中的生物。

  虽然很迷茫,但不敢掉以轻心。正如舒老师所说,他们想帮助这些受害者,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去做。既然有了好办法,他们就帮舒老师一把,帮助这些人早日解除痛苦。

在车上扶着巨物坐下去,被老板操出了水

  当他们思考的时候,其中一些人吐出生物——虫子。

  确切地说,它是一只毛茸茸的虫子,有很多手和脚。

  「啊……」当一些官兵看到这样的虫子从人们的肚子里吐出来时,他们惊讶地大叫,惊恐地朝后面退了几步,指着在那堆呕吐物中灵巧地翻滚的虫子,他们惊讶得语无伦次。「虫子,虫子,虫子……」

  「快点做,别让他们跑了。如果重新进入别人的身体,那就麻烦了。」舒秦云看到官兵的反应,焦急地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蜀汉手中的银针射向最近的臭虫。那个小虫子子被舒寒的银针射中腹部,在地上不断的扭曲,挣扎着,想要挣脱了银针的束缚逃走。可不管他如何挣扎,都被银针牢牢的固定在地面上,很快便没了气息。

  而舒云沁在高声呵斥之后,拿出一只他早就准备好的透明的小瓶子,将瓶口放在一只小虫子欲逃离的路线上那只小虫子并未留意到危险已经到来,闷着头只管往前跑,很快便钻进了舒云沁为他事先设置的陷阱中。

  舒云沁起身看着那些被吐出来的小虫子,又朝着那些百姓爬了过去,焦急的再次呵斥道,「快动手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第二零四章夫妻本一体

  舒寒解决了一只小虫子,同时手中的银针又一次飞出去朝着另外一只小虫子社区,那些官兵此刻也反应过来,迅速用自己手中的银针将面前,百姓呕吐物中的小虫子――射杀。

  那些百姓猛吐一阵,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后,一个个突然来了精神,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地上那被射杀的小虫子惊讶无比。

  「舒小姐这是怎么回事?」有些胆大的看着那些小虫子疑惑的问道。

  而有些胆小的看到那毛茸茸的虫子直接转过身去再次呕吐起来。

  「实在是太恶心。」那些官兵中也有人低声嘟囔着,他们实在是没想到在这些感染瘟疫的百姓的胃里居然有这样的东西存在,试想一下一只虫子一直都在人的胃里,该是多么令人恶心的一件事,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大家不必惊慌,你们现在已经痊愈了,只需要好好休息,补充营养,相信过不了多久大家就可以像以前一样精神奕奕了。」舒云沁将手中的透明小瓶子合上瓶盖拧紧塞进袖袋中,冲着那些百姓微微一笑,淡然的说。

  「舒小姐,你是说我们已经痊愈了吗?真的吗?」十个百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舒云沁身上,惊喜的问道。

  虽然大家都很厌恶这些小虫子,但是在听到舒云沁的话后,他们的心情是很雀跃的,这感染了将近一个月的瘟疫即是一阵呕吐就治好了,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要知道曾一度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将命不久矣,毕竟他们是这些感染瘟疫的百姓中最为严重的一批人,却没想到舒小姐仅仅是一颗小药丸,就将它们医治好了。

  「是的。」舒云沁点点头,微微一笑,又道,「你们已经好了,可以离开了。」

  听到舒云沁的话,这些百姓面上的惊喜更是无以言表,不约而同的朝着舒云沁跪倒在地,通通的扣着响头说着惊喜感激的话,「多谢舒小姐救命之恩,多谢舒小姐救命之恩!」

  送走了第一批的十个百姓,舒云沁等人又迎来了第二批的十个百姓。

  经过了第一批的十个百姓,这一队的官兵总算是明白了,舒云沁为什么会将他们带到这房间中,更明白了舒云沁到底要让他们做些什么。同时,他们也清楚了自己的任务有多么的艰巨和重要。

  当然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明白了他们该如何做也不会再像刚才那次出现手足无措的场面。

  第二批百姓进到房间中,没有多大会儿就出来了,紧跟着,第三批第四批……

  没有多久,舒云沁研制出的这一批药丸便所剩无几。

  当她带着舒寒在车上扶着巨物坐下去和那十个士兵从房间中走出来的时候,那些被他催吐吐出了虫子的百姓还都等候在广场上。当大家看到舒云沁出现后,不约而同的朝着舒云沁跪倒在地,高声呐喊着,「多谢舒小姐救命之恩……」

  看到百来十人跪倒在地,给自己磕头答谢救命之恩,舒云沁的心情无疑是激动的,可却又觉得自己承受不起。

  经历两次穿越,舒云沁一直相信他的穿越不是偶然,他相信上天派他来到这个世界定然有用意。或许就是为了这次的瘟疫提前做的准备。

  当然,当他想到那些从百姓的胃里吐出来的虫子时,舒云沁也觉得恶心无比,但他必须要留下一条虫子才能从最终上根除这些隐患。

  当然,这些人吐出了虫子,已经痊愈了,但却不代表这次痊愈了以后就不会再找了别人的道。

  最重要的是他要通过这条虫子了解这幕后之人真正的目的,是最关键的。

  「大家快快请起。」舒云沁疾步走到众人面前,将最前面的几人一一扶起,又说道,「能救大家于水火之中,我很开心,但这次的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大家的,尤其是战王殿下,若非他找到了草药,大家也不会这么快的脱离病痛,若是大家一定要感谢,那就感谢战王殿下吧。」

  她可受不了这么多人给他叩头,她还想多活几段时间呢,不想因为受了这些人的叩头而折了寿。

  舒云沁说着将目光转向了一直默默站在一边的宣景煜唇角勾了勾,一丝狡黠的笑意浮现,反正宣景煜,也经常受人朝拜,也不在乎多这么一被老板操出了水次。

  宣景煜看到舒云箐唇角那丝狡黠的笑容,便知道舒云沁是故意的。

  他一直都知道舒云沁最讨厌什么世俗礼仪,就连他身边的几个人也从来都不让他们对他行礼,更不让他们对他叩头,更何况是这么多的百姓对舒云进口头,他更加接受不了。

  罢了,反正他是男人,要保护自己的女人,替他接受一些也是应该的。再说了,他们本就一体,他受了和她的女人受了是一样的。宣景煜很自觉的将自己与舒云沁放在一条线上,享受着本该舒云沁享受的一切,还美其名曰夫妻本一体若是舒云沁知道宣景煜此刻心中的想法,不知会作何感想?

  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众人的叩头谢恩,直到众人的声音落下之后才又开口说道,「本王奉皇上之命,与舒小姐来到此就是为了了解大家于危难之间,但今日的解药只有这些,回去之后一定要守口如瓶,待明日找到更多的药材,研制出更多的药,便能帮所有人都解除病痛。」

  舒云沁听到宣景煜的话,嘴角抽了抽,忍不住瞪了宣景煜一眼,腹诽道,这次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什么叫明日找到更多的药材,他怎么就能肯定明日就一定能找到更多的药材?难道他不知道今日就是差了一味,要他们上山去寻找的吗?

在车上扶着巨物坐下去,被老板操出了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