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校草让我带着震动捧去上课的故事,校花被勒阴憋尿惩罚的小故事

2021-01-11 02:27:19平面部落美文网
果然,常万桐没在电视上看到她,就打电话问。「我怎么没在电视上看到你?」常韵彤问:「你不会错过现场吧?」她的话里有些不满。白放声大哭。要不是表现出不重视比赛,她肯定会去现场看看。那样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电话问了。但是,何长林会不会误会更深

  果然,常万桐没在电视上看到她,就打电话问。

  「我怎么没在电视上看到你?」常韵彤问:「你不会错过现场吧?」她的话里有些不满。

  白放声大哭。要不是表现出不重视比赛,她肯定会去现场看看。那样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电话问了。但是,何长林会不会误会更深,谁也说不清楚。

校草让我带着震动捧去上课的故事,校花被勒阴憋尿惩罚的小故事

  「我也想去。」白再次摆出了同样的借口。「但是我拉肚子。我担心看比赛的时候不影响厕所,所以不敢去。」

  「你真倒霉。」常万桐说。

  白脸上的笑容几乎是僵硬的。「没关系,那个玩家不能再跑了。奶奶刚才打过电话。她也在看直播。也是因为她没看到我在嘉宾席上,所以打电话问。比赛结束后,我会征求她的意见和看法。如果她喜欢,我会再联系玩家。」

  「随你便。」常万桐并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矛盾,以为得到她的认可后一定更加分不开。她懒得问太多问题,急了两句就挂了。

  白放下电话,吁了口气。

  电视主持人结束了开场白,开始介绍选手。

  她选择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是总决赛,作品都是高水准的。

  这一次没有哗众取宠的重量级模特,都是东方美女和标准身材的帅哥的职业模特,精心设计制作的服装被诠释为华丽精致的艺术品。

  白和大多数普通观众一样喜欢看。

  她还为李心柔准备了一束花,祝她成绩好。

  李心柔的作品没有让她失望。虽然现在绣云坊是一个多事之秋,但李心柔显然没有被外界打扰,而是做出了目前水平能做的最好的旗袍。

校草让我带着震动捧去上课的故事,校花被勒阴憋尿惩罚的小故事

  其他球员也表现的很好,无论是仰慕的白二人,还是枪手白二人,另外两人都表现的很好。

  比赛中最初设立了几个奖项。当初人气夺冠月差的时候,别人看到了夺冠的希望。现在,她已经退出了比赛,所以各种奖项的竞争突然变得非常激烈。

  白突然感到有些紧张。虽然获奖对她自己的声誉没有影响,但她仍然很紧张。毕竟它展现的是她花了无数心血和心思去做的工作。她不是圣人。当然,她希望自己的事情能有好的结果,即使结果不属于她。

  宣布获奖时,她的手在颤抖,她停止了吃她一直在吃的零食。相反,她屏住呼吸,盯着电视屏幕。

  她不知道。这时,又有一个人和她一样紧张。那个人正在推掉今天已经订好的所有安排,第一次,贺长林一个人在家看电视直播。

  看到白的作品出来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天早上,他离开白的别墅后,又出了第四轮比赛,看了一遍。他越看越没感觉。他想好好打那个可恶的女人。

  但首先,他得痛打自己一顿。

  让人没想到的是,他连一个排名公告的直播都看不到。伯特教授比他更兴奋。他打电话告诉他把第六位选手介绍给他。

  第六个玩家是第四轮的第一个。

  何长林一边盯着电视屏幕,一边漫不经心地和伯特教授打过交道。

  最后伯特教授愿意挂了,何长林也能安静的看电视了。

  白带着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去参赛,最终的结果没有让人失望。她的作品在比赛中直接获得了金奖银奖,银奖作品甚至获得了非现场观众投票的最受欢迎作品奖。

  就在大家喜气洋洋准备大团圆结局的时候,舞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就是兰。

  白和何长林都惊讶于电视上的米兰。

  「这是怎么回事?」何长林立即给徐岷打了电话。

  徐岷也和郑维方、红姨一起聚集在客厅看直播。当他看到李米兰出现的时候,他也很惊讶。然后,他的手机响了。

  「这是怎么回事?」何长林在电话里问道。

校草让我带着震动捧去上课的故事,校花被勒阴憋尿惩罚的小故事

  「我也不知道。」徐岷说:「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取消了他的演讲。如果按正常安排,他的发言会安排在比赛开始。我现在就联系现场的人问问。」

  就在打电话到现场了解情况的时候,电视上的李已经开始说话了。

  兰趁主持人不注意,接过话筒说:「大家好,我是兰,绣云坊的老板。今天,绣云坊的华小姐因手部受伤无法参赛。希望大家能允许我在这里说几句话,送给她。」

  如果说华这个名字,主持人是拦不住李的。而且,他认为李是想说几句鼓励华的话。如果他们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满足不了,那就太不合理了。而且现在是直播,全国观众都能看到。我们投降吧。

  「我说这话的时候,还在一个网站上做了音视频直播。」他当场提供了网站名称和住的房间号,然后接着说:「首先,我要向大家坦白两件事。首先是华并没有因为意外受伤而退出比赛。她担心自己的参与会暴露自己欺骗世界的事实,所以故意让我烧了她然后退出比赛。去年她参加尖端设计大赛时的获奖草稿不是她的作品,而是她对别人的偷窃。」

  无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被李米兰的这番话震惊了。

  主持人觉得这次事故很大。他正要上前控制局面,打算从李手中抢走的话筒。场景是观众却不干了。

  「让他说下去!」

  有一个人起哄,接着就有很多人起哄,然后,几乎整个大厅的人都起哄了。

  电视机前,白子涵和贺长麟也惊呆了,他们俩不约而同地让人进入那个直播间,看李彧岚究竟在进行什么直播。结果大大地出乎他们的意料,李彧岚竟然搜集了各种花月如真实面目的视频,其中不乏提到白子涵的这个名字。

  这些,比白子涵自己搜集的,可要完全多了。

  白子涵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她什么反应都做不了,唯一的疑问,就是李彧岚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突然想起了之前觉得李彧岚反常的种种,之前,她还以为他又和花月如图谋整她,所以处处警惕着,却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是李彧岚站出来把花月如给揭发了。

  她定定地看着电视画面中的李彧岚,突然发现,自己以前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好像也不太对,又或者,以前是对的,但是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呢,让他产生了变化。

  电视里,李彧岚还在继续说:「如果大家现在已经在看我的直播了,又或者有人已经看了一会儿了,那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花月如盗窃的稿子,来自我们的小师妹,白子涵。」

  李彧岚不知道怎么找到摄像机的,他对着摄像机说道:「子涵,我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我还从来没有向你道过歉,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已经不需要我的道歉了,我就算跟你说对不起,也只是自我满足而已,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听听,因为,我得了癌症,就快要死了。」

  正文 第373章 手忙脚乱

  第373章 手忙脚乱

  白子涵目瞪口呆。

  客厅里早就在李彧岚说出白子涵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聚集起来了几个人。

  朱嘉雯和宋芝兰都担忧地看了白子涵一眼。

  白子涵觉察到他们的眼神,就说道:「要是你们担心我的话,没有必要,我只是有些震惊而已。」她对李彧岚早就没有感觉了,而且,自从嫁进贺家、又经历了大婶上次那个生死游戏之后,她对生死这个问题的看法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变。

  「不过,我倒是有些担心馨柔。」她看着电视画面,果然,李馨柔简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跑上来拽着李彧岚的胳膊难以置信地问道:「哥,你说的不是真的吧?你是为了求得子涵姐的原谅,所以撒了谎,对不对?」

  李彧岚把李馨柔推开,校草让我带着震动捧去上课的故事淡淡地说道:「我这辈子说了很多的谎话,但是,今天,我不想说谎话了。我今天要说的第二件事,就是花月如和我,都是杀人凶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场内的保安,其中有好几个都是贺家派过来的,这个时候,就是这几个人冲上舞台把李彧岚团团地围住,以防他突然失控伤害其他人。

  如果不是李彧岚没有做出任何攻击性的举动,这个时候,他肯定被控制下来了。

  就在这时,贺长麟一边让郑卫方报警一边对场内的人发了指示,让李彧岚继续说下去,不要打扰他。

  李彧岚继续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什么都不会做,我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场合把事情说出来,而不是直接去警察局,就是为了在临死之前把曾经的错误纠正过来。」

  「我一开始就说了,我叫李彧岚,是绣云坊的现任老板,绣云坊前任老板云轩民名义上是我的舅舅,实际上是我的亲生父亲,我是他的私生子,一生下来就被过继给结婚多年都还没有生孩子的姑姑做儿子。白子涵是我父亲的徒弟,她进入绣云坊做学徒是在四年前。她天赋很高,一学就会,很快就超过了店里不少的人,还远远的超过了花月如。」

  或许是陷入了往事的沉思,李彧岚的眼神有些失神。

  他继续说道:「那个时候,花月如和我早就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但是她嫉妒白子涵的才华,就怂恿我去接近白子涵,假装追求她,搅乱她的心思,让她荒废学业。但是,我们的计划没有如愿,白子涵越来越优秀。后来,花月如要报名参加新锐设计大赛,白子涵没有出师,不能报名。花月如让我用试试自己的水平为借口诱导白子涵画几张旗袍设计稿,然后,想办法把这些稿子拍下来给她,这其中,就有后来花月如获奖的那张。」

  「后来事情败露,白子涵离开绣云坊,我的父亲云轩民被气得大病了一场,从那之后,他对我和花月如的态度就变了。有一次,花月如悄悄听到他说等他死了之后,绣云坊不留给我,他所有的遗产全都留给馨柔,还说等他空了就找律师订遗嘱。我很气,还和我父亲吵了两架,越是吵架,我父亲就越是生我的气。后来,花月如出了个主意……」

  说到这里,李彧岚闭着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把眼睛缓缓地睁开,继续说道:「我们合谋给我父亲下了可以致命的毒。不过,我父亲在还有意识的时候,一口咬定是他自己服用的毒药。我杀了他,他还到死都想保护我。」

  「子涵,上次的车祸,我骗了你。你在医院里的校花被勒阴憋尿惩罚的小故事时候说得没错,当时就是花月如让我务必把你撞死,幸好你命大,有人救了你。我现在也活不了多久了,医生说我最多还能活半年,花月如还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跑去堕胎,杀了我的孩子,这些都是我的报应。」

  白子涵目瞪口呆。

  她的手机一直在响,可是她没有去理会。

  朱嘉雯把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递给白子涵——上面的名字她不认识。

  白子涵瞄了一眼手机,没有接,而是说道:「快关机。这几天都不要开机。家里的人要找我知道打你们的手机,这不还有座机呢。」

校草让我带着震动捧去上课的故事,校花被勒阴憋尿惩罚的小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