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学长在浴室要了我,王爷抱住她腰身一沉

2021-01-10 10:43:37平面部落美文网
周毅也眨了眨眼睛:「我第一次见到马兄。可能马兄记错了。」认真的说。第72章蓝宝石元宵节赵钰文特别热情,周毅只好和他们一起去。几个熟悉周毅的人去了一家叫「醉香楼」的餐厅,径直走到二楼,坐在窗前,欣赏着繁

  周毅也眨了眨眼睛:「我第一次见到马兄。可能马兄记错了。」认真的说。

  第72章蓝宝石元宵节

  赵钰文特别热情,周毅只好和他们一起去。几个熟悉周毅的人去了一家叫「醉香楼」的餐厅,径直走到二楼,坐在窗前,欣赏着繁华街道的全景。

学长在浴室要了我,王爷抱住她腰身一沉

  赵宇文介绍:「这个醉香楼是北苑府城最有名的餐厅。要不是马兄的关系,我们也不会这么容易有地位。」

  一个黄衣书生一听,坐在周毅对面,向周毅鞠了一躬。他就是马阳,二十四五岁左右,方脸。他在「四大才子」中并没有那么帅,年纪也最大。

  「我听余熊文说周秀才的名字已经很久了,今天我终于要看到它了。幸会。」马阳语气沉稳,眼神真诚。他是一个能让别人感到舒服的人。

  周毅笑了:「都是赵雄的赞。」赵钰文虽然比周毅大很多,但两人都是学者,周毅自然叫赵雄。

  马杨雯也笑了:「周秀才太谦虚了。」

  「哼!」这时,坐在周毅右手边的白衣黄安突然哼了一声,不屑地说:「我也觉得是赵雄的夸奖。如果这个周秀才真的学长在浴室要了我有才华,为什么就不能有周秀才的精彩作品流传呢?」说完还轻轻觑了一眼周毅。

  本凯的音乐氛围被黄安的哼声彻底破坏了。黄安是一位去年通过考试的学者。他比赵宇文小。他在南苑涪城很出名,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他生来就有一把金勺子。他从小被赞美包围,内心自然骄傲。赵宇文真的很有才华,这让他很有福气。但是,周毅十岁就过了秀场,被压在上面。听了赵钰文的话,周毅的诗也是风尘仆仆。这是他最得意的地方,他想证明自己的心意。

  赵宇文不好看。毕竟他把周毅介绍给这些人了。他勉强笑了笑:「黄哥,我们都是南苑涪城人,也是老乡。出去不应该好好相处吗?」

  黄安拂过扇子摇了摇:「我不看黄安老家交朋友。除非这个周秀才拿出让我佩服的作品,否则我是不会同意的。」

  听了黄安的话,周毅摇摇头,轻声笑道:

  黄安的脸色变了:「你笑什么?」

  周毅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笑着说:「正好,我不和大家交朋友。黄秀才的话正是我想要的!」

王爷抱住她腰身一沉学长在浴室要了我,王爷抱住她腰身一沉

  「什么意思,看不起我?」黄安刷地一下站了起来,愤怒地指着周毅。

  周毅摇摇头,啧啧,还是太嫩了吧,他就这样惹这小子生气了?看着黄安像一只炸毛的猫的样子,周毅心里充满了恶趣味:「你是哪个葱,我凭什么证明给你看!」

  「哎哎,生我的气,生我的气,我要跟你比一比,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有才!」黄安琪直跳起来,咬着牙说道。

  周毅淡定的放下茶杯,吐出两个字:「不般配。」憋死你!周毅知道黄安大多数年轻人才都有通病,他为自己感到骄傲。他觉得世界上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都是傻子。不一定是他有多坏。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逗郑智这个隐士开心。看到这些自视甚高的少年,周毅总想去玩,看到他们生气蹦蹦跳跳的样子特别有意思。

  坐在一楼的大部分都是读书人,「四大才子」这几天在北苑府城名声大噪。马上就有人认出了他们,纷纷打招呼,弄得他们很热闹。

  黄安气呼呼地坐在长椅上,不时瞥一眼周毅。

  赵宇文看着黄安的孩子,而周毅,一个真正的孩子,是由成年人组成的。这种对比很搞笑。他知道周毅的肚子是黑的,所以在对方手里吃了几个亏。

  现在我看到黄安因为周毅的愤怒而奄奄一息。我不禁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心里也笑了。这个周毅真的很有意思。

  一群人吵着打招呼后,有人说他们在玩喝酒的顺序,黄安先跳了起来。「我先来,抛砖引玉。」说完还示范性的看着周毅。

  然而周毅好像没见过,自己喝茶。这让黄安非常生气,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猴子在这个小孩面前跳上跳下。'

  别说,黄安真的有两把刷子,当一首诗写完的时候,会引来很多掌声。有人称赞:「黄这次一定会在高中。」

  黄安得意地哼道。

  后来,几乎每个人,无论好坏,都写了一首诗,唯独周毅没有说话。有人说:「这兄弟你怎么不参与?」

  周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不会写诗。」

  黄安冷笑了几声:「别说了,人家是南苑涪城十五年医院审判第一案。能不能不写诗,就是不给我面子!」他就是想逼着周毅说话,看看这个十岁就赢了第一次庭审,还被赵宇文佩服的人有什么了不起!

  「原来是医院第一例,我失去了尊重!」这时候他们都恭敬道。在座的各位都是秀才,但是排名靠前的秀才和排名垫底的秀才含金量差别很大,周毅这么老,就更了不起了。

  「让我们在周案开始时作一首歌。真的像熊晃说的那样,我觉得我们都是平庸的人,不配欣赏你的杰作吗?」人群中有人冷笑道。

学长在浴室要了我,王爷抱住她腰身一沉

  十岁大专考题组长,十三岁乡试考生,这份不平凡的简历会让人惊艳,自然会引来一个人的嫉妒。更多年过半百的学者,从小就把周毅看做平等人,心里更觉得气愤。

  他们辛辛苦苦了大半辈子才考上秀才,这个小家伙却轻而易举地考上了高考第一。天堂多么不公平!

  既然周毅说他不会写诗,那就逼他开口。如果他害怕,他会让这个年轻的才子看起来很丑。

  赵怡文宇文急切地看着周毅。他不是想愚弄周毅,只是单纯的想欣赏周毅的优秀作品。

  周毅轻轻叹了口气。这是他第二次遇到这样的场景。第一次想出丑的是赵宇文,这次更多的人逼他。

  为什么默默做一个帅男人这么难?看来他得施加另一波压力了。

  「嗯,那你就提问吧。」周毅只好说。

  黄安尖叫着摇着扇子说:「今晚是元宵节,街上很热闹。如果周秀才不以这个元宵节的街景为题,他会为此而作一首歌,不管诗。」

  「对,做一首歌,做一首歌……」黄安说,然后有人纷纷附和。

  麻阳丁琪媛的看着周颐,从头到尾,他是除了赵宇文以外,唯一一个没有对周颐表现过激言语的人,他的眼里只有好奇。

  「好,我想想吧。」周颐点了点头。

  黄安笑一声:「不急,不急,你慢慢想,就算想一晚上也没关系,我们大家等得起!各位说是不是啊!」

  「是……」众人大声哄道。

  这就是挤兑周颐了,要是真的想一晚上,就算真做出了什么比较优秀的诗,这些人只怕也有话等着他。

  周颐不在意的笑道:「一晚上还是用不了的。」说完皱眉思索该用哪首来震慑这些土包子比较好。

  说实话,有名的诗虽多,但他又不是语文专业的,能记得住的无非也就是那些有名的罢了。

  将这些大作搬出来,会不会有些大炮打蚊子的嫌疑啊!

  算了,彻底震慑住这群人也好,免得他们老是像蚊子一样嗡嗡的在他耳边叫个不停。周颐心里暗暗对辛弃疾道了个歉:辛大才子,对不住啦,借你的大作一用。

  「这是首词,词牌名叫青玉案。」周颐说道。

  「青玉案,这词牌倒是有人作,不过都没甚出名的好诗。」黄安不屑的说道,这世界也有青玉案的词牌名,不过自然不是出自「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一首,他将头高高扬起,倒要看看周颐作出怎样的诗作。

  「这词牌有些偏啊,都是冷词小调才用的,我看这周颐没甚才华。」

  「别这么说,人家小小年纪就夺得了院试案首,而且还是南苑府城的,不比你我强多了!」有人说道

  「哼,考了院试案首又怎样,伤仲永的例子还少吗?再说我们现在看的可不是谁会做文章,而是诗词,这家伙这么小,能做得出什么好作品,看这词牌名就知道了,一股小家子气!」

  人群中听了周颐的词牌名后议论纷纷。

  周颐只当没听见。

  「周颐,你的词牌名是青玉案,那词名呢?」赵宇文虽然听到词牌名也皱了皱眉,但对周颐的词还是报了极大的期望,毕竟他可是将周颐的诗作引为知己了。

  「词名,就叫灯会吧。」

  「哈哈哈……」周颐刚一说完,黄安就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周案首这词名当真朴素的紧!」

  人群中也传出饥笑声。

  的确,周颐这个词名太过于朴实无华了,与当今追求华丽辞藻的诗风格格不入。

  「笑什么,我家少爷是文曲星下凡,岂是你们这等凡夫俗子可比的!」青竹在后面听着这群人嘲笑周颐,早就憋不住火气,见姓黄的这个家伙说话这么气人,忍不住反驳道。

  「哈哈哈哈……」青竹不说还好,他一说满堂的人都哄笑了起来,文曲星下凡啊,这是多么牛逼的人才敢这么说啊,当然书生嘛,每个人都自认不凡,在心底暗暗认为自己是文曲星下凡的人不少,但没有人说出来,没有举世震惊的大才谁敢说出口!

  「少爷……」青竹眼眶红了,他知道自己给周颐闯祸了。

  周颐按了按他的肩膀,摇摇头,面色平静的对屋子里众人道:「书童无状,让各位见笑了!」

  「没关系,没关系,周秀才还是赶紧作诗吧,让我们看看你这下凡的文曲星到底有何能耐!」黄安几乎笑出了眼泪,一边弹眼泪一边说道。

  「我自然是比不了各位的,至于文曲星也不过是书童的戏言,大家不要当真。」这个代号他是不敢背的,不然日后只怕安生不了了。

  好在这些人也只当了笑话听,没谁在意。

学长在浴室要了我,王爷抱住她腰身一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