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从小就调教肉的高H,小东西这么多水还不要

2021-01-09 23:59:37平面部落美文网
白还没有失去自主意识。她头脑中一丝清醒仍然保持着警惕。「哥哥,你的问题太可怕了。我不觉得谁最好谁最差。」她说着,看着何长林。嗯,好像不够暖和。沈爷又递了一杯酒给白,「你是不是看到了?其实我哥就是想听你说,最糟糕的就是这

  白还没有失去自主意识。她头脑中一丝清醒仍然保持着警惕。「哥哥,你的问题太可怕了。我不觉得谁最好谁最差。」她说着,看着何长林。

  嗯,好像不够暖和。沈爷又递了一杯酒给白,「你是不是看到了?其实我哥就是想听你说,最糟糕的就是这个。」他做作地拍了拍何长林的肩膀。

  何长林心里一窒,悄悄向沈烨飞了一个眼刀。

从小就调教肉的高H,小东西这么多水还不要

  白压根没想到沈烨会把酒递给她。即使有点晕,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喝醉了,主要是何长林在。她从来没有想到,禁止她喝酒的何长林会主动带酒给她喝,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喝醉!

  她愉快地喝下这杯「果汁」,然后成功地喝醉了。

  「她是不是已经醉了?」沈烨看见白被晃了一下,使劲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她的眼神散乱而呆滞,手和手指抓着桌子,仿佛在努力保持身体的平衡,不让自己摔倒。

  看这个样子,酒还不错,什么时候疯了?

  「醉了。」何长林看到白这个表情,似乎比上一次醉得更深。他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点担心,明天早上,她可能会宿醉。

  沈爷的眼睛亮了。「快点,快点,快点,她现在还清醒,快点问问题。」

  何长林站起来,打算把白抱到沙发上。

  白晕了,接触到何长林这种熟悉的味道,她就有些困了。

  「别让她睡着了。」沈烨看见白的上下眼皮粘在一起,又分开了。有些人很着急。「你不是说她喝醉了吗?这看起来像酒鬼吗?」

  何长林说:「她上次喝白酒,估计是你的果酒后劲太大了。」

  沈烨无言以对。「如果所有的女宾都像子涵一样,我不需要管酒叫酒,就叫失酒。」

  何长林把白放在沙发上,摇了摇她,不让她睡觉。然后他问:「你今天跟奶奶说了什么?」

从小就调教肉的高H,小东西这么多水还不要

  白很想睡,但何长林不让她睡。她感到很不舒服。她听了何长林的话。这时,她不再警惕了。她只想赶紧送他睡觉,说:「说说搬家吧。」

  「除了搬家,还有什么?」何长林又问道。

  白打嗝,想了一会儿才说:「我也看到老照片了。奶奶是个美女,爷爷很帅。」她突然笑了,指着何长林的脸说:「我也看到你小时候的照片了,傻傻的,怪不得你不让我看你以前的照片。」

  她的手指无法摆正自己的位置,戳着何长林的脸。他不在乎。换句话说,他根本不在乎她戳她。相比之下,他更担心她说他傻。

  「我小时候傻在哪里?」他咬紧牙关说道。

  沈烨笑着拍了拍他,催促道:「问她为什么生气。」

  何长林忍着,问白:「你今天为什么生我的气?」

  「我为什么生你的气?」白先是一脸不解,后来才恍然大悟,道:「是啊,我生你的气,你真坏。」

  何长林和沈烨交换了一个茫然的眼神。

  申晔用近乎诱惑的语气问白子涵:「他怎么了?」

  「他怎么了?」白想了想,看那表情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

  何长林和沈烨同时感到惊讶。如果白是真的喝醉了,他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考虑这个问题。

  「我怎么了?」何长林又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何长林的声音,白把注意力转回到何长林身上。此时的何长林在白眼里似乎是虚幻的,她以为自己在做梦。既然是做梦,那她应该能问出自己想问的问题。

  她皱起眉头,努力睁开眼睛,悠悠问道:「何长林,你为什么喜欢赏月?」

  这个问题就像被何长林打击了一样。

  沈烨也惊呆了,用嘴问:「她怎么会知道花月?」

从小就调教肉的高H,小东西这么多水还不要

  何长林抿了抿嘴,没说话。

  这时,白子涵接着说:「大家都知道你喜欢她,奶奶也知道是她告诉我的。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她。你还专门为她举办了那个古韵大赛。既然你喜欢她,为什么不把她娶回来?但她现在已经结婚了,你想嫁就不能嫁。」

  她恍惚地笑了笑,然后开始发呆。

  就在何长林和沈烨以为她再也不会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突然聚焦了。看着何长林,她一本正经地说:「我恨你。」

  何长林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白淡淡的四个字给了他意想不到的冲击。他的心似乎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了,这让他甚至感到呼吸困难。

  沈烨目光闪烁,皱了皱眉头。

  白似乎觉得刚才那句话还不够,他自言自语道:「是的,我恨你。怎么才能喜欢上你?一定是我的错觉。」

  说完,她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摔,然后均匀的呼吸起来。

  何长林坐在沙发上,久久不动,就像雕塑一样。

  「不要表现得像被打了一样。」沈烨实在受不了了,拍了拍他。「她喜欢你。」

  「她说她讨厌我。」何长林说:「她说的那四个字你没听清楚?」

  「她说她恨你,因为她觉得你喜欢赏月。」沈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么明显的东西,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她又嫉妒又生从小就调教肉的高H气。」

  「我告诉她,我只是欣赏花。」何长林接着说道。

  「你的欣赏足以让大家误会。」沈野翻脸的时候没发现。「但我很好奇。子涵是怎么知道你的?你还跟她说你赏花赏月。」

  何长林咬着下牙说:「有一次,华岳答应我在外面吃饭。吃完饭,她走出包厢的时候,脚滑了一下,我伸手去扶。」了她一把,就是这一幕刚好被从隔壁包厢走出来的这个女人看到了。」

  沈烨瞠目结舌,「所以,你是被抓了个现场?」

  贺长麟皱了下眉头,对他这个说法表示不满,「我什么都没做,什么叫被抓了个现场?」

  沈烨道:「谁能相信你们什么都没做呢?」

  贺长麟咬牙道:「当时她也是跟她的朋友一起两个人在隔壁包厢吃饭,她的朋友也是个异性,那个人,是花月如未婚夫的妹妹的男朋友。」

  沈烨被这一串关系绕晕了,「什么什么?那个人跟花月如什么关系?」

  贺长麟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那个人是李彧岚妹妹的男朋友。」

  「这么巧?」沈烨晕了,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子涵跟李彧岚妹妹的男朋友在一起做什么?」

  「那个男人是他们大学的老师,她当过他的助手,算好朋友。我也没想到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可是它就是发生了。」贺长麟说道:「那家餐厅叫海晏,新开业不久,口碑很好,花月如说请我尝尝新菜,估计他们也是同样的想法。」

小东西这么多水还不要  沈烨嘴角一抽,「你这种事情,很不好解释啊。」

  贺长麟说道:「我已经解释过了,而且,我后来为了避嫌,在伯特教授提出去拜访绣云坊的时候,我也只是让许岷陪着去,我没有去。

  「哦,那这件事子涵知道吗?」沈烨问道。

  「她不知道。」贺长麟道。

  「你就算再避嫌,也没有用。」沈烨一针见血地说道:「就像子涵刚才说的,你为了她甚至还举办了一个比赛,就是为了增加她的名气。」

  贺长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比赛之后,我跟花月如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正文 第206章 我来替你背锅

  第206章 我来替你背锅

  沈烨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这个比赛之后,所有人都会记得你贺长麟曾经为了花月如一掷千金,在知情人眼里,花月如的身上,会永远刻上你红颜知己的标签,如果这个时候冒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贺家大少奶奶来,这位贺家的大少奶奶就会成为一个笑话,永远活在花月如的阴影之下。」

  贺长麟心里一窒,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你之前可没有这么说。」

  沈烨顿了一下,之前不是没有想这么多么。

  他悻悻地说道:「我之前忙长洲会的事去了,而且,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想要共渡一生的人了啊,我还以为你至少还要等个十年八年的才结婚吧,到时候花月如都成为过去的传说了,早翻篇儿了。谁知道你的爱情来得这么快这么巧还这么惊人?有个问题我要先问一下。」

  「什么问题?」贺长麟今天已经回答了很多问题了,不在乎多一个,更何况说话的对象是沈烨。

  沈烨问道:「你觉得子涵有没有可能接受你有一个红颜知己的事实,然后和你的红颜知己和平共处?」

  「你觉得呢?」贺长麟觉得沈烨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从小就调教肉的高H,小东西这么多水还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