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口述好大好硬好舒服,操我,受不了了

2021-01-08 23:20:52平面部落美文网
「不要太多,不要太多。」洪阿姨笑着说:「一点也不算多。说什么摔,就算你想去石头,那也要她先跳进井里。那口井不是别人推下去的,是她自己跳进去的。即使你问老师,他也一定会回答这个。」白子涵笑了笑:「那就好。」虽然红姨斩钉截铁地说,何长林会觉得白

  「不要太多,不要太多。」洪阿姨笑着说:「一点也不算多。说什么摔,就算你想去石头,那也要她先跳进井里。那口井不是别人推下去的,是她自己跳进去的。即使你问老师,他也一定会回答这个。」

  白子涵笑了笑:「那就好。」

  虽然红姨斩钉截铁地说,何长林会觉得白不过分,但白还是想亲眼听听何长林的意见。

口述好大好硬好舒服,操我,受不了了

  所以,她非常坦白地告诉了何长林这个小把戏。

  何长林想了一下说:「这次和以往不一样,我想她会把声音咽下去的。」

  「忍忍。」白想了一下,说:「就算忍气吞声,也得忍到尘埃落定,她能忍一辈子?也许我不会让婷婷和姗姗穿我做的衣服。」

  「那么,你不想做了?」何长林问。

  白对说:「做吧。他们是你的姐妹。既然我说了会送她们连衣裙当礼物,那我一定会做的。而且,就算三姨现在忍气吞声,我也不知道她到了毕业典礼会不会让姐妹们穿我做的衣服。所以,我一定会去做。」

  何长林无奈地看着白,说:「到时候,万一他们真的不穿,也别失望。」

  白想了想,认真地说:「我不会失望,只会后悔。」

  可惜不是胡美玉的态度,而是何婷婷和何姗姗的态度。

  「对了,上次你说三姨离开皇室是板上钉钉的事。只是给她多点钱少点钱的问题。她有要求什么吗?」白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口述好大好硬好舒服纠缠,又问道:

  「还没有。」何长林说:「原来奶奶早就打算起草协议了。不过婷婷和姗姗回来了,暂时耽搁了这件事。」

  白听到协议这个词时感到有些复杂。她一开始签的是皇室的协议,现在轮到胡美玉签了。她突然觉得很好奇。不知道道长妈妈和长信妈妈有没有签订类似的协议。

  这个想法只能在脑子里转来转去,就算好奇死了也问不出来。

口述好大好硬好舒服,操我,受不了了

  为了不被自己的好奇心杀死,她努力压抑自己的好奇心,把话题转到了何婷婷和何姗姗身上。

  「婷婷和姗姗一定在想她们的父母。如果他们不为父母着想,你的家庭教育就会出现问题。所以,我完全理解他们的感受,但是当他们对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操我,我真的不能说没关系。」

  「我也跟他们谈过。」何长林说:「本来他们想让我帮忙请个律师,想办法减轻对三叔的处罚。我告诉他们我三叔打算杀了我。他们在我面前哭了,然后放弃了找我帮忙的念头,去想办法。有这样的父母不是他们的错。只要他们不出格,我就不限制他们。如果他们下次说了类似请你原谅阿姨的话,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们你的真实想法。你不直接说,他们会觉得还有机会。」

  白点点头。

  ……

  何长林没说错什么。得知白将为何婷婷和何珊珊设计毕业礼服后,胡美玉没有在外面做出任何回应。

  然而,关上门后,她改变了态度。

  「你有很多方法可以接近她。你为什么用这样的?你怎么能让她给你设计毕业礼服?」她不耐烦地责备这对双胞胎。

  「妈妈,你不觉得现在接近她已经太晚了吗?」何姗姗板着脸看着胡美玉,反驳道:「你一开始就不该得罪她,不该做那么多不该做的事。很难挽回这种局面。她是设计师,那我们就夸夸她,让她设计一件衣服。这个借口很自然,会有很好的效果。你能找到其他更好更快的方法吗?要不是她工作室,我真的等不及给她下大单了。」

  「我做了那么多事,难道不是他们逼的吗?」胡美玉怒声道,「这么多年来我都是来给家人庆生,守规矩的。最后,你这个比人渣还不如的父亲,这样对我。别跟我说话。你也一样。他现在有一个儿子。你觉得他还像以前一样在乎你吗?没有!」

  她越说越生气。「你奶奶呢?她知道她儿子是什么样的烂人,但她帮他藏起来了,她瞒着我们母女。她一直说帮我摆脱外面的女人和野孩子,但是她摆脱了吗?都不是!那个野孩子是她自己的孙子。她是真的愿意解决。出轨鬼怎么办?还有你阿姨和阿姨,他们都在看我的笑话。这个家留不住,但我所受的这些委屈也不是白受的。就算我做错了,他们也不好!」

  「就算奶奶那里,让你觉得不公平,大哥大嫂他们哪里对不起你了?大哥掌受不了了权了,你什么时候有过能扳倒他的错觉?」当何姗姗脸上没有表情的时候,她看起来就像何长林。

  「我……」胡美玉一脸难看的表情捂着胸口。她咬牙切齿地说:「我只是说,就算我做错了,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他们不想用我偶尔做的一件错事轻易把我送走。不可能!」

  "你可以穿白子涵设计的礼服参加毕业典礼."胡美玉咬紧牙关继续说,「我会忍的。当你奶奶出院的时候,我们会看看她是怎么安置我的。如果我对她的安排不满意,那时候肯定会和她吵架。反正我马上就不是皇族了,不怕丢了皇族的面子。你父亲的名字在外面,我想让别人看看皇室的人有多傲慢无理。」

  何婷婷正要说话,何姗姗瞪了她一眼,不让她说话。她对自己说:「你不是逼他们,是逼我和婷婷。」

  正文第522章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很可怕。

  第522章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很可怕。

口述好大好硬好舒服,操我,受不了了

  「这不是强迫你。你是我和何玉乐的女儿。当然,你必须站在我们这边。」胡美玉说:「虽然你爸爸很对不起我,但他毕竟是你爸爸。他被你哥哥骗了,如果不是你大哥,你爸不会这么快就有事,就算有事,也不会所有的罪证都能一次性的被找出来。还有我,贺家对不起我,现在还要把我赶出去,难道你们不该帮我?」

  「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帮你?」贺杉杉说道:「我已经问过律师了,我爸证据确凿,想要轻判很难,除非有重大立功表现。至于你这边,如果不是为了帮你,我们需要跑去巴结那位一点儿也不熟的嫂子?」

  她顿了顿,又说道:「说起来,她还真是一个厉害的女人,大嫂也是她,二嫂也是她,转来转去,她还变成我们唯一的嫂嫂了。大婶那么疼她,二婶也跟她和解了,还真是有福气。」

  胡美瑜冷哼了一声,说道:「再怎么有福气也是卖到贺家来的。」

  「这种话,你最近最好都别说了。」贺杉杉说道:「我们还是来讨论讨论怎么让我爸轻判的问题吧。」

  「我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你们要讨论自己讨论。」胡美瑜说道。

  贺杉杉立即皱起了眉头,「我们常年在外,对爸爸做过的事、对家里这些事,一点儿都不了解,你怎么可以不给我们提供意见?」

  「我怎么给你们提供意见?」胡美瑜眉头一挑,毫不忌讳地说道:「我巴不得你爸在牢里一辈子都不出来,到时候看他那些小老婆怎么办,我还给你提供意见?」

  「你要是不给我们提供意见,我们就不帮你了。反正以后我们每个月拿一定的赡养费给你就是了嘛,你去法院告也告不赢我们的。」贺杉杉没有理会贺汀汀在一旁挤眉弄眼的递眼色,非常大胆地跟她妈提条件。

  「你……」胡美瑜一听就火了,「你怎么这么不孝啊?我都这么倒霉了,你不但不帮我,还威胁我?你真是要气死我!」她说着就要伸手打贺杉杉。

  贺汀汀赶紧把她妈拉住,对贺杉杉抱怨道:「你就不能好好说?少说两句?」

  贺杉杉嗤笑道:「咱爸真被重判,你跟我脸上都很有光是不是,他们把事情搞成这样,给我们搞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出来,还不能让我抱怨几句?」

  「你……」胡美瑜瞪着眼睛指着贺杉杉,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贺汀汀赶紧把她妈扶到沙发上坐下,劝她消消气,然后说道:「妈,你是我们的妈妈,所以我们不会不管你,同样的,我们也不会不管爸爸啊。爸爸的事你了解得比我们多,你得给我们提供帮助,现在是非常时刻,我们三个要是都团结不到一起,还能解决什么问题?」

  胡美瑜顺了好一会儿气才冷静下来。她问道:「你们想知道什么?」

  贺汀汀看了贺杉杉一眼,说道:「刚才杉杉都说了,我爸如果有重大立功表现,或许就能轻判,你知不知道他的手中有没有哪些人的把柄?」

  胡美瑜想也不想就说道:「要是有你大哥的把柄就好了。」

  贺汀汀立即咳嗽了一声。

  胡美瑜立即闭嘴。

  贺杉杉提醒道:「你要是没有十足的能把大哥扳倒的把握,还是不要在大哥身上动脑筋比较好。否则,我们之前低声下气做的一切努力都会白费。另外,贺家如果有损失,就想当于我们有损失,你可要想清楚了。」

  胡美瑜啧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你爸不是被控官商勾结?那他肯定知道不少人的把柄,随便说几个重磅的人出来不就结了?」

  她对这个问题着实不感兴趣,只是因为杉杉那么说,她才做出一些让步。就看看这姐妹俩能帮她争取多少利益回来吧,她想,要是到时候自己不满意,再使出杀手锏。

  贺汀汀和贺杉杉交换了一个眼神,觉得她们妈提供的建议比从她们大哥身上找漏洞简单多了。

  胡美瑜这边的窃听器一直都没有拆除,所以,她们母女三人所说的话,都一字不漏地被负责监听的人听见,然后汇报给了贺长麟知道。

  贺长麟眼神闪了闪,心道:目前来看,汀汀和杉杉和反应都合情合理,只是希望她们不要被她们的爸妈带歪了。

  白子涵并不知道贺家三婶屋子里安装了窃听器,她得到的消息,就只是大宅那边风平浪静,贺家三婶这次似乎真的准备一忍到底,以至于当贺长麟跟她说起贺家三婶的真实想法的时候,她还大吃一惊。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就好像亲耳听见他们的谈话似的?」她吃惊地问道。

  贺长麟嘴角微微一勾,「之前,奶奶刚被解除催眠那会儿,她瞒着我们在三婶的屋子里装了窃听器,后来,她看清了三婶的真面目,不想听了,就把窃听器给了妈。」

  白子涵更是吃惊,窃听器居然是老太太设置的。就算是提前知道了真相,老太太还是被气进了医院,看来,那次,贺家三婶和老太太吵架吵得真是厉害啊。

  「你和妈该不会一开始就知道老太太在三婶屋子里安装窃听器的事吧?」白子涵觉得很有可能,老太太身边全是长麟妈妈的人,老太太有个什么动静,他们肯定会知道。

  「知道。」贺长麟这次没有隐瞒白子涵了,「不过我们假装不知道。」

  白子涵嘁了一声,说道:「看吧,我就知道。」

  贺长麟一手勾着她的下巴,问她:「你觉得我们这样做不好?」

  「没有。」白子涵摇头。

  「那你该不会觉得我和妈有些可怕吧?」贺长麟又问。

  白子涵眼睛微微一睁,「我刚才还没觉得,被你一提现在觉得了,怎么办?」

  贺长麟嘴角一抽,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都是我的错。」他说道:「我现在就让你打消这样的想法。」他把白子涵打横抱起来。

口述好大好硬好舒服,操我,受不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