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乖宝贝把葡萄一个个挤,上衣都没来得及脱

2020-11-22 15:37:39平面部落美文网
铁驴骂了句,想法真的不好。举起你的枪,静静地听。他想知道怪物躺在屋顶的什么地方,然后用子弹穿过屋顶打它。我的心跳很快,但为了让铁驴找目标,他故意捂住嘴不出声。姜和冰冷的手也默然不语。但是我们低估了这个怪物的能力。突然,被铁驴打中的弹孔发出

  铁驴骂了句,想法真的不好。举起你的枪,静静地听。他想知道怪物躺在屋顶的什么地方,然后用子弹穿过屋顶打它。

  我的心跳很快,但为了让铁驴找目标,他故意捂住嘴不出声。

  姜和冰冷的手也默然不语。但是我们低估了这个怪物的能力。突然,被铁驴打中的弹孔发出响声。

  一把将近一英尺长的小刀从那个小洞里钻了进来。

  很快,铁驴毫无准备,正好戳在铁驴背上。铁驴痛得尖叫起来。

乖宝贝把葡萄一个个挤,上衣都没来得及脱

  这把好刀很快就退了。铁驴想举枪的时候,已经缩回去了,小洞又漏了。

  铁驴因为受伤,枪手都在抖。在这种状态下他根本不会开枪。江连忙拔出另一把金枪来防备。

  我想看铁驴的伤,但是我坐在后面,隔着一排汽车座椅,想靠过去,很不方便。

  我忍不住问:“驴哥怎么样?”

  铁驴很乐观,说身体没事,但显然是骗人的。过了很久,他的背湿了,满是血。

  我和江建议一定要赶紧回去,好好对待铁驴。

  江也有些急了。这时,屋顶上又有动静了,怪物把一把细刀戳向屋顶。问题是它那把精致的刀不能戳穿屋顶,没有弹孔就进不去。

  我只看到车顶突然有个凹痕,大概是细刀留下的痕迹。

  江看着四周的。他一定又有些想法了。他把他拿的金枪和他从铁驴和冷手手里拿的枪分别递给我,让我们在楼顶有枪来干扰怪物。

  我和寒生都不擅长枪法。我们只是服从命令,向屋顶开枪。

乖宝贝把葡萄一个个挤,上衣都没来得及脱

  两支枪,当时砰砰作响,子弹孔一个接一个打在屋顶上。而怪物,因为子弹太频繁,只想躲避和防守,所以没有时间在里面戳一把细刀。

  姜并没有闲着,他的手也在动着。他试图给油,让恶霸发疯似的出去。

  霸道还针对一棵树。这棵树有点分散。说白了就是很多树枝下垂,离地很低。

  我也注意汽车的运动。不得不说,看着霸道车朝这些树枝开过来,我有一种闭上眼睛的冲动,感觉我们要撞车了。

  然而,抓住了姜的秤,只让车子从树枝上穿梭,却没有撞到树干。

  这样,这些低矮的树枝就像扫帚一样,从车前的挡风玻璃开始,一路扫过车顶。

  我在路上听到一声巨响。说明怪物真的被树枝挡住了。冲出这条支线后,开着车朝江前进了十几米。停下后,他抢了我和我手里的金枪。

  他自己下了车,拿着一把枪,对着那群树枝连续扫射。我赶紧爬到前面检查铁驴的伤势。

  记得北虎部队的特种兵都爱用三菱形军刺,因为这军刺造成的伤口是三角形的,极难愈合。

  而我现在看到的,铁驴背上的伤口是三颗钻石。想到三菱刺,心里又是一阵疑惑,说这个怪物是特种兵?

  铁驴没有机会看到伤口,所以没有我那么多杂念。他只关心伤口是否致命。看着我,他忍不住催促,“别傻了,徒弟,快告诉我?”

乖宝贝把葡萄一个个挤,上衣都没来得及脱

  我手头没有药,不能止血,只能用老办法扯下外套的一个袖子。

  我把袖子卷成一团,让铁驴担着布,压在座椅靠背上,用压力止血。

  这时候姜已经把两支枪里的子弹都打光了,他正在抓紧时间换子弹。我和寒生一起下了车,起身挨着江。

  寒手也从车上翻出手电筒,用来照亮树枝。我问江邵岩,“有什么新情况吗?”

  姜微微摇头,道:“妖怪都藏在树上,没出来。”

  我在想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但我也想到这个怪物之前在悬崖上杀了一群狱警,说明它很厉害。我们只有几个人。如果我们想冲过去,岂不是更容易死?

  江并不吝啬弹药,然后举起枪,向支部区开了一枪。

  这次成功了。打了十几发子弹,有东西从树枝上掉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寒生手里的手电筒立刻跟着照了过去。

  我觉得这个东西毛茸茸的,尾巴很大。好像是猴子。

  我觉得这不是我们要找的怪物。一定是巧合。猴子躲在树枝里,不是被江的金枪打死,就是先被逃跑的怪物抓住,打死后挂在树枝上。被金枪打了之后,硬生生的被摇了下来。

  其实我要在乌兹别克斯坦,哪怕踩几双踏板,搜遍乌兹别克斯坦整个郊区,也找不到野猴子。但是在曲靖这样的地方,郊区出现小动物是很正常的。

  当然,我们不是因为死了一只猴子才跑去看的。江想了一想,叹了口气,道:“算了,不求甚解。”既然没有危险,那就先撤吧。"

  我和寒生点头同意。而当我上车的时候,我开得再慢也不为过,甚至还巴不得蒋开火箭筒的速度。

  我们一路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当我们回到理发店时,理发师惊讶地冲出了理发店。

  现在是晚上,这里很偏僻。虽然理发师是组织里的人伪造的,但他并没有太在意。他环顾着这辆伤痕累累的霸道车。

  我们四个不想解释什么,尤其是重要的时候要治铁驴,就一起去后院。但是没走多远。我听见理发师傅自言自语地说:“他们有证书吗?你开吉普当碰碰车?”

  我们进后院后,我找到了一些药,都是止血消炎的。虽然不如我之前带的胸囊内的有效,但目前只能是这种情况。

  我觉得铁驴不发烧,是个好现象。敷完药让他快点睡。

  姜在电话里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他要和上面沟通一下,明天会派多少人和设备过来。

  我花时间思考今晚。我有一个问题。怪物和佟彬有什么关系吗?不然真巧。找到佟彬后,我们在回去的路上被怪物抓住了。

  但是,即使佟彬知道我们走了,我们怎么能如此准确地把握我们的路线呢?

  矛盾太多,一时无法理解。最后只能放在第一位。

  我一直等到第二天下午。我,铁驴,冷手在后院都准备好了。铁驴太彪悍了。休息了一夜,伤口结痂了,没事了。

  我们都在等着江的消息。他说他今天下午要去煤场,但是姜早上出去后就再也没有露面。

  我们熬到太阳落山,也没办法。我和铁驴都有手机。我们都给江打了电话,但两人都被提示关机。

  我和铁驴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察觉出一丝焦虑,我心说,不就是乌鸦出事了吗?

  第66章老虎团

  我们现在不在梧州。我们完全是陌生人。江就要有事做了。我们不知道去哪里找人。

  我们三个等了一会儿,因为没有江的消息,我们实在受不了。我们一起走到前院,来到理发店。

  这个理发店老板真的不错。他正在给一位客人理发。我看客人还是醉了,一看就是个喝醉的男生。

  想想也是。谁去这家理发店不喝醉?

  店主见我们三个没打招呼就出去了,着急了。他做不到,但突然哼了一声,客人的头就秃了。

  客人也什么都不知道,傻兮兮的Xi看着我们三个,吐了一口大舌头说,“你们几个也是来理发的?你得排队,这家店技术不错,看我头。”

  我没心情跟这酒较真,但是我们三个没出去,掌柜忘了剃光头,把客人丢在一边堵门。

  客人真的困了。没有店主逼他下来。他很软,在椅子上睡着了。

  店主看着客人,差点打呼噜。他漫不经心地问我们:“你们去哪儿?”

  铁驴代表我们回答:“找乌鸦。”店主不同意我们的意见。

  我们三个人和他争论。我发现这个男生口若悬河,各种建议,最后一张嘴在店里把我们拦了一刻钟。

  最后还是加起来了。既然谈不到他,如果谈不到,我就根本没有墨水。我们走吧。

  这时,远处出现了一辆破吉普车,正在快速往回开。从伤痕累累的样子可以看出他回来了。

  我们都站在门口等着。霸道车来到理发店后停了下来,姜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们三个相遇了。事实上,不仅是我,而且铁驴和冷手也有事要问江,但江却拿出了他不想多说话的意思,只解释了几句,然后挥手示意我们赶紧上车。

乖宝贝把葡萄一个个挤,上衣都没来得及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