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冷酷王爷的小男宠妃,男友压在自己身上感觉好重

2020-11-22 12:43:09平面部落美文网
“我刚把李坦送走了。”木代意外:“他走了吗?”“去吧。”还有,我不是真的来旅游的。既然没有进步,就不只是走开。虽然我不愿意罗仁的心,谁有精神忍受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对一个连细节都不知道的人?木代伤心地坐了起来:“我明天就回去。”***第二天一早,木代收拾好行李,叫了辆出租车去机场。开车不久,她就被堵在人民路。木代摇下车窗,看着风景。突然有人向她招手:“喂,木代的妹妹!”是那

  “我刚把李坦送走了。”

  木代意外:“他走了吗?”

  “去吧。”

  还有,我不是真的来旅游的。既然没有进步,就不只是走开。虽然我不愿意罗仁的心,谁有精神忍受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对一个连细节都不知道的人?

冷酷王爷的小男宠妃,男友压在自己身上感觉好重

  木代伤心地坐了起来:“我明天就回去。”

  ***

  第二天一早,木代收拾好行李,叫了辆出租车去机场。开车不久,她就被堵在人民路。木代摇下车窗,看着风景。突然有人向她招手:“喂,木代的妹妹!”

  是那个曹燕华。这是他的财产。估计是木代看到天空向他招手。本意是让他留在原地。谁知道他小跑着过马路避开车骂了他一顿。来到前面,他用胳膊肘顶着窗户,眉花眼笑着:“喂,木代姐姐,去哪里玩,三峡还是磁器口?”

  “回去。”

  曹燕华过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什么叫“回去”,他震惊了:“你为什么要走?妹子,你才来几天,在重庆看不起我。你走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伤感情。反正我得请你吃饭……”

  前面的灯换了,司机不耐烦的开着曹艳华:“让开,车走了。”

  木代陪笑着看着曹燕华。谁知道还是低估了曹燕华的热情?跟着他的车小跑了两步后,他突然打开车门,嗖的一声跳了进去。

  这么危险违章,司机脸色这么难看,曹艳华应该看不出来:“正好,我不忙,送你吧。”

  穆岱斜了他一眼:“什么?”

冷酷王爷的小男宠妃,男友压在自己身上感觉好重

  “我也想学,你这项技术对我们的生意太重要了,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现在有什么课教一种中国传统太极拳,老太太健身,不实用。木黛姐姐,你有特别的师父吗?”

  “嗯。”

  曹燕华心里高兴:“木代姐姐,不,姐姐,你看,要不要收个弟弟什么的?”

  这个要求真的很委婉,穆代的那句话绝对是脑子进水了:“没门,别想了。"

  曹燕华没有放弃:“你师父只收你当徒弟吗?”

  “不,前面还有一个。”

  木代笑着对他说:“我面前的徒弟心眼不好。学了功夫之后,他没有走正道,偷了别人的东西。我主人知道后,打断了他的腿……”

  她说话的时候,手慢慢搁在曹燕华的膝盖上。曹燕华听了紧张,也没在意。但是当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把他的膝盖挤到了一边。曹燕华怕自己的腿被掐断,尖叫得像死人一样。司机让他打个激灵,车身硬生生的浮在路上。

  穆岱闲时缩回手,心情沉重地说:“胖哥,不是我看不起你的事业,而是我师父最讨厌的是贼。如果他知道你已经趟过这一滩水,哼……”

  曹燕华的两次冷哼让她毛骨悚然,最后完全拒绝了学习技术的想法,但他还是很坦诚,没有因为这件事而翻脸。到了机场后,他把木代一路送到安检口。

冷酷王爷的小男宠妃,男友压在自己身上感觉好重

  ***

  起飞前一段时间,木代在机场店逛来逛去,想是不是给弘一带点重庆特产。有人在她背后叫她。

  回头一看,是李坦。

  这也是我这次旅行认识的一个熟人。木代很开心:“昨晚不是走了吗?”

  李谭笑笑:“昨天不知道是航空演习还是交通管制。今天换了。”

  李谭的飞机还早,他们找了个地方坐着聊天,话题在骆马湖一带无法回避。李谭兴趣不高,估计这次重庆之行让他失望了不少。

  牧代并不认为春娇的信息是假的,但李谭也说他有鼻子有眼。双方各执一词,别人很难判断。她建议李谭:“如果你真的遇到了凶手,你应该告诉万叔,那里人很多,你可以一起帮你找到。”

  “我这次私下和他谈过,但是……”

  李谭皱了皱眉头:“怎么说呢,情况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姓万的建议我去找催眠师。”

  为什么还和催眠师联系在一起?牧代有点傻。

  李谭向她解释,但话不明:“当时.说实话,我碰巧撞见了,那个人想逃跑,我被他打了,他戴着面具,然后突然有人从我的头后面过来……”

  木代大吃一惊:“他们是两个人吗?”

  李坦叹了口气:“原来以为是个人。”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烟盒,在手里抽了一支。他估计他的顾虑在机场。他犹豫了一下,没有点:“因为是两年前,他五年前跟岑春娇说的话完全不一致,所以可以肯定,女方的话不可信。但是那两个人的面孔,我真的没有特别准确的印象。虽然倒地的时候看到了,但是当时被打了,更何况还有一个人戴着面具。”

  木代明白催眠师的作用:“应该有用。听说催眠师还挺神的,能把你的潜意识带回当时的场景,相当于重现了当时的场景,甚至能引导你把脸画在眼前。你擅长画画吗?”

  李谭哈哈大笑,说:“化妆。我小的时候喜欢写字画画。我用笔画得好,给亚青画的……”

  说到这里,他突然不吭声了,低头良久,用大拇指和食指捻着手中的香烟,把烟头压扁。

  牧代的心有点堵。李谭不年轻了。他头发里有很多银。他不能说他前途无量,至少他职业稳定,家庭美满可期。谁知道李雅晴出事了.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木代脱口而出:“李教授和他们,只有李亚青是女儿?”

  李谭说:“不能算。听说你生雅晴的时候,其实是双胞胎。”

  他很轻松的回答,对面的木代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双胞胎这件事,只是她的想法,自己的意思,跟别人对红嘴白牙的肯定,是有区别的。

  “那.那另一个……”

  “那时候你也知道李教授是个回城的知青。他生了两个女儿,送了一个出去。后来,他回来了,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他总是试图找到它,但他找不到.嘿,姑娘,你要登机吗?”

  木岱回来了,李坦指着前方不远处的航班信息牌,木岱指着登机牌:“对,是我。”

  她有点疑惑,起身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好吧,好吧,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李坦点点头:“我明白,如果有什么新进展,我会告诉你的。找两个人总比找一个人好。”

  ***

  这两天有13000人特别勤奋努力。张叔看不到,挤兑他:“小老板娘回来,你就变了个人。”

  一万三千说:“能保持不变吗?谁不怕打。”

  更有甚者,霍子红前两天跟他说,木代回来后,她会一个一个的开始酒吧的日常运营。

  木代如果接手的话,第一件事绝对不是清查就是审计,到时候,还能有他的办法吗?

  今天晚上,木代坐在窗边看书,13000礼貌地送了一杯咖啡。表面上,他用牛奶泡和巧克力酱点着一个女孩的头,三笔两画,寓意深远,香气醇厚。13000发过去,他语气不无炫耀。他只希望木代这几天能察觉到他的“辛苦”。

  “小老板娘,你看我这几天学会拉花了……”

  木代头也不抬,端起就是一口,女孩的头已经少了一半,而且太热,咖啡勺在杯子里搅了又搅。

  一声嘎,13000颗心碎了。什么叫牛嚼牡丹挥霍东西,这个毒妇?

  今晚他将在天涯贴吧更新一万字!

  木代低声对他说:“一万三千。”

  “嗯?”

  “有人在盯着我。”

  废话,当然是有人盯着你看,我盯着你看,一万三迫不及待的盯着她头上的两个洞,她却要喘口气恭维她:“小老板娘,你长得真好看,有人盯着你看也正常。”

  虽然虚伪,但不是骗人的。况且这里游客多,对面不是酒吧就是店面。有很多摄影师没事就点。有句诗说得好,你站在桥上看风景。你也是别人的风景。不记得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不,一万三,不露脚,随便看看,是谁?”

  让牧代说两句,一万三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心脏不停地跳动。

  他假装收拾桌子,眼睛左右摆动。他不应该是店里的客人。店里除了木代,还有一对情侣。它们粘粘的,眼睛无法在对方身上扎根。

  那是反面?

  对面也是咖啡馆。透过窗户我看不见它。似乎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坐在角落里,但后来他又消失了。

冷酷王爷的小男宠妃,男友压在自己身上感觉好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