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口述出轨,女职员换衣

2020-11-22 12:06:52平面部落美文网
刚进村的炎红砂听到了,不但做到了,还猝不及防,差点吓个踉跄。但她很快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夹住公文包,抬起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拽了拽自己宽松的黑色小套装,动了动脚踝,因为穿着坡跟鞋走路不舒服。以上都是昨晚临时开车进城买的道具。深呼吸,要求自己冷静。你知道,她现在.保险从业者。150|第章曹金华猛地扒饭。第

  刚进村的炎红砂听到了,不但做到了,还猝不及防,差点吓个踉跄。

  但她很快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夹住公文包,抬起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拽了拽自己宽松的黑色小套装,动了动脚踝,因为穿着坡跟鞋走路不舒服。

  以上都是昨晚临时开车进城买的道具。

  深呼吸,要求自己冷静。

口述出轨,女职员换衣

  你知道,她现在.保险从业者。

  150|第章

  曹金华猛地扒饭。

  第二天早上,七姑奶奶过来告诉她,要她负责新娘的亲友桌。言下之意是,到时候你要停下来吃饭,东张西望,照顾好四面八方的游客,表现出曹家村的待客之道是认真的。

  所以,提前填饱肚子是必要的。

  吃的干干净净,还要拎个馒头回房间,抓住最后的空档时间看一下这个月的展会客户计划表,要签约,要续签,要推广,要新开发,怎么破怎么拉怎么算,这个月的目标好像是不可能实现的——除非你能尽快拿下那一箭三雕。

  不,时间就是金钱,没有时间可以耽误。我得跟七姑奶奶说,三天之后我就走不完全程了,明天就走。

  正想着,我姐夫突然在院子里大喊:“姐姐,有人找你,你同事。”

  同事?

  曹金华惊讶地忘记嚼馒头。他迅速打开门,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院子的中央。有两个村民在门外看着。据估计,他们帮助把人带到了这里。

口述出轨,女职员换衣

  我自己的员工信息表填的是老家的地址,但是同事怎么会发现这条山路曲折,而且这种制服好像不是公司的统一形式。

  曹金华满腹狐疑,但这种怀疑,很快就消减了。

  两个原因。

  首先,这个叫闫红沙的女孩自我介绍是大西洋人寿保险公司客服部的当地分公司,一开口就叫她珍妮。

  第二,闫红沙说,客服部接到一个叫亨利的客户的电话,说要给自己和一对兄弟姐妹买保险,并任命曹金华为保险业务员。她打电话给曹金华打不通。经询问,她知道自己已回到家乡参加婚礼。为了不让客人等票,也为了节省时间,她跑了一趟,先把客人信息带来,让曹金华做保险匹配推荐。

  Ry你不就想着早上一箭三雕吗?

  曹金华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虽然对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跑这一趟”,但她知道,这一定是她顶头上司反复央求的――对于保险业务员来说,有时候一两单的成绩就意味着他们当月的水平、提成比例和主管的管理提成,所以有时候整个团队都在帮忙,整个团队都在一起工作签单。

  这就是团队的力量!

  曹金华接过客人信息,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我很快就会,我很快就会根据客户信息做出保险建议。”

  颜红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语气很严肃:“保证服务质量才是最重要的。”

口述出轨,女职员换衣

  曹金华赶紧点头,说公司的客服部门不一样,说话都那么专业。

  然而,这个人很快就变得不那么专业了。

  招募了前13000个宗教后,红砂开始东张西望。

  ——“你好像在这里办婚礼?”

  ——“我以前从没在山里见过婚礼。现在市里所有的婚礼都是婚庆公司承办的。同样的仪式没有农村的那么有特色。”

  ——“早上,我慢慢冲。没想到路这么难。我还没吃饭,又下雨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销售人员,如果不能理解其中的寓意,那就太糟糕了。

  ***

  十一点过了几分钟,颜洪沙平静地坐在了Xi局长的桌子上。

  要说山里的婚礼真的热闹,整个打谷场都是红彤彤的五颜六色,前面还有一个带天花板的平台,上面放着四把太师椅,边缘还设置了一个音箱,方便传声。

  曹金华向颜红沙解释说,新郎新娘都是孤儿,拜父母时,四把太师椅应该算是双方的父母。

  他说,当地的婚礼也有很多牌位崇拜的程序,到时候,不仅新人,所有的宾客都会起立。

  颜红沙挺好奇的:“祖宗碑?”

  曹金华说不清楚,拿给颜红沙看:“和我在电视上看到的平板一模一样,只是平板上没有先写先人的考。取而代之的是,它嵌有一个带有古代风格的青铜标志。一开始不知道,后来上网查了一下。这是一个神谕的‘地球’字。"

  甲骨文?红砂的心砰砰直跳。

  曹金华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同:“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问过我的家人,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我自己猜测,大概是拜土地所赐,种庄稼,让我们吃喝……”

  她还说自己缺乏自信。曹家村毕竟不种大庄稼,生计来源与土地无关。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微弱的锣声,打谷场更加嘈杂。七婶气喘吁吁地一溜小跑进来。

  说:“快,快,碑进来了,青山要在门口接。”

  青山?还有,他是官儿,新郎。他应该在仪式开始前一个接一个地迎接客人。有段时间没见他了是什么感觉?

  曹金华从座位上站起来,东张西望,试图从打谷场上忙碌而激动的人群中找出青山。

  七婶拍了拍她的后背:“赶紧去找。如果新郎不接,牌位就不能进入市场,但不能让牌位等太久。”

  不仅推了她,还推了附近几个人分头找对方。

  美好的时光不容易耽搁,曹金华很上心,在内场转了一圈,又绕到外围,仍然没有人,但雨下得很大。

  锣声已近打谷场口,曹金华用手捂着头,向不远处的棚子跑去。青山是一个懂得衡量自己的人,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做出消失是不合理的。

  这是离打谷场最远的棚子。头上堆着这次婚礼借来的额外材料,却毫无用处。因为下雨,除了天花板,还覆盖着不透光的帆布,粗绳压了一圈。曹金华擦去脸上的雨水,吸了口气。他正要去别处看看。他一抬脚,就犹豫要不要停下来。

  帆布罩里,似乎有微弱的声音,雨水在天花板上沙沙作响,听不清楚。

  哪些孩子进去玩了?曹金华惊奇地在材料堆里走来走去,当他走到另一边时,声音稍微清晰了一些。

  是青山的声音。

  ——“表哥,我的大日子,即使你不能来表,我还是希望你能看……”

  堂兄弟?青山有表兄妹?曹金华的心突然被唤醒,突然一个人出现在脑海中。

  也许是那个.曹土墩?

  至于我,离家出走这么多年,连表哥的婚礼都不敢公开露面,只好缩在这个塑料棚里。

  曹金华皱起眉头,有点茫然。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就放轻松了。有时候,曹土墩离家出走是件好事——要不是之后有太多闲言碎语,她也不会赌气出去打工,接触这么大的世界。

  现在我回来了,我来开桌子。虽然曹老爹曾经宣称“大墩儿再回来就摔断腿”,但在婚礼当天,他不会真的伤人。

  曹金华吞声问候青山。

  ——“今天把你弄出来的时候还瞒着雅丰。按照她的意思,让你在山洞里饿死。过两天,我会再和她说话……”

  为什么这听起来不对,雅风?就是那个看着先天不足,说话带着娇娇崇拜的小老婆?如果饥饿如此严重,你从哪里开始?

  帆布罩里有动静,青山好像要出来了。曹金华哆嗦了一下,像打领带一样匆匆出去了。当他走到一半的时候,他觉得不对劲,赶紧回头。

  青山刚出来,曹金华气喘吁吁地跑近,正好看到他的姿势。

  “大家都在找你,快点拿奖牌吧。”

  青山赶忙憨厚地笑着招呼他:“刚下大雨,帆布松了。又收紧了,来了。”

  ***

  快到时间了,锣声停了,雨开始下了,但是雨打在了棚顶上,伴随着这个声音,青山举着牌位,走到了之前围着村子打转的村民们围着的平台上——新娘已经就位了,穿着红色的旗袍,旁边还有她的两个伴娘,帮她撑着红色的伞。

  颜红沙把手机调到拍照模式,把焦距拉到最近。青山路过,及时拿了碑。

  没错,就像曹金华说的,一个普通的木头牌子,里面嵌着一张古老的青铜牌,字的笔画是凸起的,是甲骨文的“土”字。

  不过这个应该不是猛珍。一万三千说凶简应附青山。

口述出轨,女职员换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