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作文大全

回家拿文件被王总,孙河与建国村长第二部

2020-11-21 08:35:12平面部落美文网
“误会,我只怕你冲动。”珊珊放开她的手,我和黄雪保持了半米的距离,然后给她讲解前因后果,省略了很多隐藏和不必要的东西,突出了三点。“第一,这是你快速醒来的梦;第二,这里很危险,各种鬼鬼都有;第三,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经常挂一幅没有文字的古画吗?”黄雪在回答我的问题时给了我一个无奈的回答:“第一,

  “误会,我只怕你冲动。”珊珊放开她的手,我和黄雪保持了半米的距离,然后给她讲解前因后果,省略了很多隐藏和不必要的东西,突出了三点。

  “第一,这是你快速醒来的梦;第二,这里很危险,各种鬼鬼都有;第三,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经常挂一幅没有文字的古画吗?”

  黄雪在回答我的问题时给了我一个无奈的回答:“第一,你说是梦,我却觉得是现实。你想让我怎么醒来?逼着我跳楼?”

  “第二,你说这里有鬼有鬼,但自从我醒来,我只看见你偷偷溜进我的房间。那些鬼呢?”

  “第三,也是最可笑的一点。父亲把无字古画带回家的时候,我才几个月大,还是个婴儿。你以为我会记得当时的事情吗?”

回家拿文件被王总,孙河与建国村长第二部

  黄雪一口气说完,然后靠在窗台上,看着我的眼睛就像一个遇到了白痴的女孩。

  面对黄雪刀锐利的目光,我只是摸了摸下巴,然后上前一步,把她推到了墙上。

  “你想干什么?”

  看着黄雪的眼睛,我缓缓的说:“你在说谎。我刚才说的是,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家挂着一幅无字的古画吗?但你的回答是,我父亲把古画带回家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婴儿。”

  “黄雪,我从来没有说过是谁把画带到你家的,所以请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这很重要!”

  “莫名其妙!”黄雪试图用双手推开我,但她很虚弱,双手软软的放在我的胸前:“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婴儿,三岁之前的记忆早就模糊了。”

  黄雪发现他推不开我,咬着他的虎牙。“看你给我的第一印象,马上离开这里。今晚我就假装这一切从未发生过,否则我就把的一切都告诉黄!”

  “黄?你为什么不叫他父亲,而是直呼他的名字?你和你妹妹似乎对他不尊重。你年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这跟你没关系!”对过去的回忆,仿佛是我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轻轻一碰,就会刺痛我的全身。

  黄雪声音失控,语气有所好转。她说完这句话后,门外的走廊里突然响起脚步声。

回家拿文件被王总,孙河与建国村长第二部

  “不好!”我一把抓住黄雪的手,但这次她猛的反抗,大声喊叫,我只好强行把她拽到衣柜的一边。

  “老实点!”一手按着黄雪的胳膊,一手按着她的嘴,我顾不上怜香惜玉,把她往衣柜里挤。

  关上柜门,透过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

  “嘎吱……”门外传来了人的声音,疗养室的门开了。

  一个穿着护士制服的男人颤抖着走进来。她一瘸一拐地走来走去。

  可能是这个房间里有两个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久久不愿离开。

  当我注意到护士奇怪的走路姿势时,我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的白大褂上沾着湿漉漉的血迹:“好像这个厉鬼的一条腿被砍掉了?”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但突然手心传来一阵剧痛,我猝不及防地松开手去抓黄雪。

  “你咬我?”

  挣脱开,黄雪砰的一声打开衣柜的门,跑向护士。她边跑边喊:“有人闯进了房子!去叫保安!”

  慌慌张张的,她没注意护士拖在地上的制服下摆,一脚踩在上面,滑到了地上。

回家拿文件被王总,孙河与建国村长第二部

  “这是什么?”她伸出手摸了摸刚刚踩过的东西,用指尖摸了摸:“湿的,黏黏的?”

  黄雪第一眼脸色就变了:“血!”

  她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慢慢抬起头。

  这时,护士正背对着她,只看着背影很奇怪:“我熟悉这里的每一个护士,你不是这里的人,你是谁!”

  坐在地上,黄雪被无尽的恐惧包围着。她没等回答。她只看到护士背对着她。她一动不动地站着,没有任何变化,但她的头慢慢地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完全扭曲了!

  一个残酷的微笑,一张苍白的脸,一张黑洞洞的嘴缓缓张开:“是的,我不是人!”

  护士伸长脖子,居高临下,脸慢慢靠近。

  黄雪浑身冰冷僵硬。她吓得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她的嘴唇上下颤抖,脸色发白,连尖叫的勇气都没有。

  “五神会用这种方法压制一切,急如律令!”

  危急关头,一把金色的符箓从她身后的柜子里飞了出来!

  第142章难以言喻的秘密

  “压制!”

  我熟练的捏诀,扔符箓,在护士咬黄雪之前压制。

  金光以缕缕黑烟淹没了护士的脸,她扭曲的脸停留在黄雪眼前几厘米处。

  金色的光芒燃烧起来,她的脖子扭曲得像一条麻花,像一条被扔进火里的毒蛇,挣扎着,呼喊着,却无法靠近黄雪。

  眼睛睁得圆圆的,美眸里满是惊恐。这些超出常人认知的东西吓得黄雪呆了。

  直到护士的身体软软地倒在地上,她才发出一声尖叫,跺着腿,试图往后退。

  “你现在相信我了吗?”我双手按住黄雪瘦弱的肩膀不让她后退:“仔细看,记住我心中这个怪物的样子。如果你还不肯合作,那我们就永远呆在这个可怕的世界里,天天陪鬼。”

  黄雪拼命靠在椅背上,不自觉地挥舞着双手:“什么事?这是哪里?”

  “冷静点。”我抓住黄雪的胳膊。“这是你的梦想。你正在做一个难以醒来的噩梦。”

  “做梦?”过了很久,黄学才平静下来。她重新考虑了我之前说的话。

  “你从小心脏就有问题,受不了刺激。如果这是现实,恐怕你已经病死了。”我说的很难听,但却是真的。

  犹豫了很久,黄雪终于相信了我,承认了自己在做梦的事实:“你说我在做梦,怎么才能醒过来呢?”

  她问的时候也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回答。

  催眠师范特西告诉我,陷入中层梦境后,现实中只有身体受到外力时才会醒来,但现在和黄雪在梦里,没有人能从现实中唤醒黄雪的身体。

  “解决方案不是没有,而是需要一些机会。”

  我和黄雪现在在中间层做梦。要想快速醒来,第一条路就是找到浅梦的出口,先回到浅梦,然后让黄雪自杀,逃离噩梦。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等小樱出现,她可以自由穿梭梦境,让她从黄雪的梦境中离开,然后在现实中唤醒黄雪。

  为了保险起见,我拿出手机向水友请教:“范师傅在吗?我找到了梦的主人。怎么做才能让她回到浅浅的梦里?”

  等了十分钟后,我看到催眠师范特西的弹幕:“从中梦回到浅梦并不难,只要找到记忆中的节点就行了。”

  “什么是内存节点?”

  催眠师范特西说:“这是梦师记得最多的地方。这些东西会成为指引道路的标杆,即使在梦里也无法抹去。在梦主心中寻找最深最难忘的记忆,找到了自然就明白怎么离开中间的梦了。”

  范师傅的话心不在焉,之后再没有发出其他弹幕。

  “寻找记忆最深的地方?”我转头看着黄雪:“你一生中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黄雪支支吾吾,却不肯告诉我心底的秘密。

  “你还在犹豫什么?现在生死攸关,你能选择的只有相信我。”我很不耐烦,很认真地说:“我们不是在过家家,在玩游戏。这是一个生死直播一旦失败就会沉入深渊噩梦!你我的一举一动都牵连到几百个无辜的人的性命!”

  黄雪无奈的坐在地上。她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她张了几次嘴,但一切都很尴尬。

  “想清楚,还有……”我用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帮忙的队友,而不是一个会拖我后腿的负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黄雪不是我的唯一。它涉及数百人的生活。我很清楚在危机时刻应该抛弃谁。

  “放手,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黄雪睁开了如夏花般绚烂的双眼。她打断了我的手掌,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

  “我妈可能是被黄害死的!”

  “很久以前我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做同一个梦,一个非常真实的梦,就像现在发生在你我身上的事。”

  “在我的梦里,我会回到很小的时候,我们一家还住在破旧的出租屋里。”

回家拿文件被王总,孙河与建国村长第二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