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玉米地里日刘寡妇,哥哥跟13岁妹妹睡觉

2021-02-17 22:56:13平面部落美文网
Jojo扭过头去看远处玉米地里日刘寡妇,拒绝再看刘泽的眼睛,拒绝回答刘泽的问题,因为回答问题等于承认前提。陆泽没有用眼神攻击她。他只是顺着Jojo的视线,穿过陌生的烟囱,降落在远处山上的教堂尖塔上。他对她说:「Jojo,我不

  Jojo扭过头去看远处玉米地里日刘寡妇,拒绝再看刘泽的眼睛,拒绝回答刘泽的问题,因为回答问题等于承认前提。

  陆泽没有用眼神攻击她。他只是顺着Jojo的视线,穿过陌生的烟囱,降落在远处山上的教堂尖塔上。他对她说:「Jojo,我不需要你接受我,我只需要你不要拒绝我。」

  第三十章我想见你

  第三十章我想见你

玉米地里日刘寡妇,哥哥跟13岁妹妹睡觉

  虽然陆泽说他不介意JoJo只吃水果只享受好的部分,但只要她不拒绝照顾和陪伴,如果JoJo能自信一点,她就不是JoJo了。

  在从巴塞罗那回B市的飞机上,陆泽整理了所有的照片。飞机降落把Jojo送到她家楼下的时候,陆泽给了她一个硬盘,里面有所有照片的复印件。

  在家里,Jojo收拾行李和旅游纪念品,厨房放马克杯,贴冰箱贴纸,客厅放彩色玻璃碗装糖果,完整展示。然后晚上睡觉前,她靠在床上,拿着电脑把刘泽拍的照片一张张翻过来。

  照片上全是JoJo,坐在海边的长椅上,低头写着明信片,JoJo微微弯着眼睛笑着喝着草莓汁,JoJo听着街边表演者拉小提琴的背影,JoJo不敢看斗牛的血腥场面,JoJo终于转头回头看机场巴塞罗那的天空。

  Jojo看着照片里的自己,上千张照片里全是自己,各种风景里的自己,各种角度的自己,各种表情的自己,仿佛能感受到拍照人的心情,拍照的人叫刘泽。她沉默不语,思绪万千。突然,她的手机里传来一条信息,打断了她的话:「记住你今天回来,把我的简历发到我的私人邮箱,调整一下时差,明天下午4点面试。」

  是李金洲的。

  更重要的是收起这些浪漫的幻想,或者工作赚钱。Jojo合上装满照片的文件夹,打开自己的简历。作为专业人士,她有随时更新简历的习惯,不需要大的改动。

  李金洲不可能熟悉JoJo的简历,但他还是让JoJo送一份简历过去,所以自然不是他要看,一定是他的搭档。

  所以Jojo还是浏览了一下,复习了一下,对当天得到的职位信息做了微调,然后才把简历发到李金洲的私人邮箱。

  早睡,调整时差,第二天下午穿职业装,上一份工作化淡妆,收拾文件夹,Jojo走回自己的社交角色。

玉米地里日刘寡妇,哥哥跟13岁妹妹睡觉

  除了李金洲,还有一个叫齐岳的人,和李金洲差不多大。更准确的说,采访她的不是李金洲,而是这位齐总经理。

  在两个小时的中英文面试过程中,从专业知识的掌握,到参与项目的详细经历,再到对行业新闻的了解,他几乎不给任何思考的时间和反应的空间,以最不满意的语气一个接一个地抛出问题、挑刺、反驳,态度冷酷、苛刻,迫使人们以最快的速度甚至直觉回答他的所有问题。典型的压迫感面试。

  但Jojo既没有因为自己受到严重压迫的咄咄逼人的气势而畏缩,也没有因为自己暴风雨般的提问方式而慌张。他沉着冷静,一个个回答问题都很自信,很有条理。她已经过了学生找工作时那种极度热切的态度,现在只露出了真实的自己。

  工作是否合适是双方的共同选择,而不是她自己的选择。你可以考虑我的专业储备,但我也需要考虑你的职位、薪水、诚意和发展。

  直到六点钟结束,整整两个小时面试都没说过话的李金洲还在懒洋洋的状态,坐在椅背上,笑着问:「我说是我推荐的人。你现在满意了吗?」

  看了李金洲一眼,越吉没有回答他。如果是李金洲推荐的专业人士,他当然不会问这么长时间这么苛刻的问题,但他真的觉得李金洲是在为了追求一个女人而鬼混。

  李金洲想追女人,想送钱,想送花送包,甚至想送车送房。但李金洲为了追人,想把她绑进合伙生意,这着实让齐岳大吃一惊,也让他怀疑自己的职业判断。

  但现在看来,不管李金洲的实际追求意图如何,至少这个女人的专业素质是可以承受这个职位和这个待遇的。

  齐悦起身从身后的保险柜里拿出两份合同,保密协议和禁止横向竞争协议,让Jojo签字。

  我把重要条款一页一页扫完,合上两份协议,笔就在桌子上。然而,乔乔没有动。她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很认真地回答,「我只是来面试的,但我没必要接受这份工作。除了工作待遇,我没谈过。我更注重实际的工作职责。保密协议的违约条款过于严格,后果过于严重。横向竞争的禁入期太长,范围太广,涉及上下游所有行业。我不能签。」

  看到何静不肯先签字,李金洲还是挺高兴的,看着越吉笑,这个人已经习惯了在一个家族式企业当老板,而且他的作风也太霸道了,甚至比李金洲本人还要恶劣。毕竟他是外资出身,有很多规矩。

玉米地里日刘寡妇,哥哥跟13岁妹妹睡觉

  李金洲起身,没有理会齐岳皱眉不以为然的表情,从保险柜里拿出其他更重要的合同,递给Jojo,说:「你先看,再决定签不签,不要泄露。」

  齐玥坚持要先签保密协议再给Jojo看别的东西,但李金洲只是口头告诉她不要泄露秘密,就像事先被告知升职裁员的消息时,她并不担心自己会说出来一样。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也是这五六年的工作作风给李金洲的信心。有时候,商业伙伴对性格的信心很重要。当然,你看了这些东西,随便说说,也没有证据。

  Jojo接过来,一个一个看。他忍不住抬头看看这个齐总。

  中国目前所谓的家族企业只有几十年的历史,能比共和国的历史更长久吗?齐总司就是其中之一。他父母创业,长大后二代接手,面对公司里盘根错节的亲情网络。这些拒绝向公司重要职位屈服的父系和母系亲属拥有股份和学位,阻碍了他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和正规化。

  然而,他已经够尴尬的了,通过李金洲伪装成一个风险投资人,用一个有前途的美国股票上市计划打动现有股东,他自己的风险资本投资了自己的公司稀释股权。再用诱惑满满看似很好实现的业绩对赌协议,利诱现有股东同意进行管理层与风投之间的股权对赌。

  那份业绩对赌协议看似很好实现,然而他自己就是管理层。那么这份对赌协议将来肯定必输无疑,股权终将易主。然而这个股权结构层层叠叠复杂设计到最后几乎无法从公开渠道追溯到自然人股东的风投,背后实际的最大自然人股东就是他自己,其次就是李晋州。至于他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协议,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美股上市齐岳不是不做,只是不急着做,目前这仍然只是一个让风投入局的幌子与借口而已,收归大权整顿公司之后才会真正提上议程。没有三五年以上的时间,完不成整个布局收网。

  乔乔心想,这么复杂的背景,难怪刚开始给她签那么严苛的保密协议和同业竞争禁止协议。

  最后的工作待遇给的比李晋州当时说的更好,所有条件再次上浮20%,期权也换成了风投给的五年股权激励计划,虽然比例小,但是更值钱。

  所以乔乔这些林林总总工作相关的各项合同一签,就是五年。

  用这份工作把乔乔绑定五年,这是李晋州在背后默默地让事情尽量靠拢他本来的人生规划。五年以后再谈是否安定下来,但是五年之内,也不想让她被人挖走。

  「什么时候开始上班?」乔乔问,不知道自己的假期还剩多久。

  李晋州笑笑,答道:「明天。」

  陆泽本来是想让乔乔睡个好觉倒个时差,休息好了再约她的,然后就再也约不出来了。

  他发现每次几乎都是这样,回到b市回到现实社会的人际关系里,乔乔就立刻反弹,更加用力的缩回壳里。

  其实这只是一部分原因,乔乔没同意陆泽的邀约的另一部分原因在于,她真的没时间。

  李晋州提供的这份新工作,确实没有从前忙,给了她足够的睡眠时间,但是也占据了她所有其他的时间。

  平时朝九晚九,十二小时工作制,周末朝十晚六,八小时工作制。新上任的乔副总监各种会议不停,除了睡眠时间、基本的健身时间、必要的交通时间,哪里还留的出其他时间谈你追我赶暧昧不清的恋爱。就连吃饭时间都是占满的。

  午餐和各种新同事吃培养工作上的人际关系,晚饭约好和李晋州齐岳共进汇报进展,吃完再回去加班。

  齐岳常常忙其他事,其实基本就是乔乔和李晋州单独共进晚餐,汇报进度给他。当然本来晚餐汇报进度这事儿就是个幌子,知道内情的齐岳自然不会来打扰李晋州。

  偶尔限行乔乔没开车的时候,李晋州加班完毕就顺路把乔乔捎回她家。

  不论是早上上班时公司楼下,还是偶尔捎她回家时乔乔家楼下,李晋州都没有见到追求者站岗,李晋州不知道是乔乔自己就搞定了,还是追求者不够坚定,又或者是碰巧没遇到对方。

  总之不管是不是,乔乔目前所有的时间,都被他和他提供的工作占据了,不会留给别人机会。

  其实乔乔自己没有搞定陆泽,陆泽自然也不是不够坚定,他没去站岗,只是因为当初第一次从海边回到b市时,缩回壳里的乔乔曾经警告过他,不准上门堵人,不然拉黑他一切联系方式。

  这是第二次回到b市,乔乔又缩回壳里了,唯一的进步在于,相比上次单机版本的聊天,乔乔会回复他了。虽然不及时,且慢,且少,因为乔乔真的忙。但是起码她回。

  乔乔自己都不知道陆泽怎么能够这么有耐心。扪心自问,如果换成是她自己,每天邀约被拒绝,然后聊天老是被人这么撂在那里,半天了才回复一个「嗯」「看到了」「好的」之类的,时不时还要漏掉不回,她早就要摔手机了,才不会继续这么小心翼翼地候着呢。

  可是一连一个多月,明明连面都没再见到,一次也没有约出来过,陆泽仍然这么有耐心。不是据说爱情的荷尔蒙消退的很快吗?

  又是轮到限行不能开车的日子,因为需要给打车预留时间,乔乔的闹钟都设的比平时更早一些。可是窗外瓢泼大雨,这种天气连打车都不好打。

  乔乔哥哥跟13岁妹妹睡觉撑伞出门的时候都有些小心翼翼,积水容易溅到裤腿。车没有打到,但是有一辆熟悉的车型缓缓缓缓地停在她旁边,如何形容这种缓缓的车速呢?大概也是只有小心翼翼这四个字。

  陆泽在两个城市开的车型都是一样的,所以乔乔一眼就认出来了他那辆体积庞大外观彪悍的越野车。按下车窗的陆泽小心翼翼地和她说:「乔乔,这不算上门堵你,这是小区门口。我记得你的车牌号今天限行,又下大雨,才过来的。」

  乔乔突然有点想微笑,不知道是因为见到一个多月没见到的人,还是因为陆泽足够细心到发现今天是她限行且大雨的日子,还是因为陆泽急着解释一副非常担心被她拉黑的样子。

  「下雨不好打车,我送你过去?」陆泽担心乔乔不肯上车,补充道:「总比迟到好。」

  也许是因为雨太大,也许是因为真的不好打车,也许是因为真的怕迟到,总之乔乔上车了。

  乔乔依然记得坐上副驾驶就拉安全带,陆泽递过来保温盒,里面还是他在海边那时候替乔乔煮过的四红补血养胃粥,「时间来得及,你先吃早饭吧,吃完了我再开车。」

  顿了一下,乔乔还是接过了保温盒,低头打开的时候,就听到从遇到她起连视线都没有挪开过的陆泽在旁边低声和她说:「乔乔,我已经44天没见到你了。」

  乔乔只知道自从回来之后已经一个多月没见了,但是她不知道具体是多少天,但是陆泽知道。

  第一次回来的时候,28天没有见到她,那时她还没上班在休假,可是任何联系方式都不肯回复他,说上门堵人就拉黑他。

  第二次回来的时候,44天没有见到她,不过至少是因为上班忙,偶尔还回复他。至少现在上了他的车,愿意他在大雨天送她去上班,低头在吃他做的早饭。

  听到陆泽说44天没有看见她了,乔乔又开始低头闷声不吭地喝粥了,依然还是和海边那次早餐一样,红豆与紫米都提前浸泡了一夜,口感软糯,味道香甜。

  这段时间乔乔其实也会想起陆泽,可是她觉得自己可以控制住自己,而且工作太忙占据一切思维之后,往往心动就退居了次席。她之前总觉得,这种男女之间的冲动与好感,拉开时间和距离之后,一定就会慢慢淡下去。如今算起来,距离陆泽在海边坦率表白的那天,已经三个多月了。

  表白之后躲躲藏藏的半个月海边相处,一周彼此陪伴的巴塞罗那之旅,中间就是两段超长的没见面时间,但是如今陆泽好像还是和当初在海边时一样耐心地给她煮粥,记得她不准他上门堵人,注意到她今天限行但瓢泼大雨。

  陆泽问她:「我每天开车送你上班?」

  乔乔不肯,摇头。

  「那我每天送早饭过来?」

  乔乔不肯,摇头。

玉米地里日刘寡妇,哥哥跟13岁妹妹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