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把开着水的水管放我下面,老师脱了衣服奖励我

2021-02-16 07:53:48平面部落美文网
「会不会是哑巴?」萧连山说。凌指着钱月的嘴,平静地问道。「你不会说话吗?」女人终于点点头,我发现她的手压在腰间的牛角上,好像对她很重要。凌重重地叹了口气,抬头看着我说道。「我该怎么办?她不会说话,又受伤了。」「这个森林晚上有很多野生动物。

  「会不会是哑巴?」萧连山说。

  凌指着钱月的嘴,平静地问道。

  「你不会说话吗?」

  女人终于点点头,我发现她的手压在腰间的牛角上,好像对她很重要。

把开着水的水管放我下面,老师脱了衣服奖励我

  凌重重地叹了口气,抬头看着我说道。

  「我该怎么办?她不会说话,又受伤了。」

  「这个森林晚上有很多野生动物。如果她留下这么多血,她会吸引野生动物。她必须先出去。如果她能进来,她就知道怎么出去。」我一直在考虑回去。

  女人听我这么说,抱着树,努力站起来。钱玲越连忙扶她站稳,然后我看到她指着自己,然后指着我和萧连山,最后指着前面。

  「她想带我们出去。」我开心地点点头。

  这个女人似乎对森林很熟悉。即使在晚上,她也没有停下来告诉方向。她在岳倩玲的帮助下坚持了一个多小时。突然,我看到她面前有一盏灯,知道我们已经到了森林的边缘。

  离开森林,走了半个小时,看到了一个木屋,是典型的苗宅,但是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周围没有一家人。苗乡的荒和山里差不多,最近的也得走半里路。但是,我站在门口总觉得这房子有问题。房子建在阴凉处,但后面是岩石,很难住进去。左边有几个坟墓,杂草丛生。乍一看,没有主人的孤独坟墓太愤怒了。

  住在这种地方的人,必然躁动不安,断绝来往。

  风水不好的阳宅我见过不少,但没见过这么差的。但转念一想,可能苗族人不在乎风水。这个女的受伤了,我帮她换这里的风水。不然事情就像今天这么小,她迟早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

  进了木屋,发现这个女人一个人住。一定是应验了这里的风水。住在这里的人活得不短,但是木屋除了有些潮湿,还是挺干净的。整个房间一尘不染,苗区蚊子、老鼠、蚂蚁很多,但是这个房间里我连一张蜘蛛网都看不见。

把开着水的水管放我下面,老师脱了衣服奖励我

  女人点燃了蜡烛,也许是因为她会回家,她心情好多了。她感激地对我们微笑。在我认识的女人中,她很漂亮,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招呼我们坐下后,她拿着木桶做饭。岳倩玲怕她受伤不方便,想帮忙。女子客气的让岳倩玲坐好。

  我们都累了一天,好几天都没睡好,也没吃好。现在,坐在木屋里是一种极大的解脱。女人再回来时,木桶里装着不知名的蘑菇,一个人坐在火炉前生火做饭。在我看来,她脸颊上反射的光是可爱的。没想到在这个贫穷的苗族家庭里能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很快,引起食欲的气味在屋里飘来飘去,我们三个都不止一次地咽了口水。女人端上三碗热腾腾的香膏,岳倩玲告诉我们,这是常见的油茶,女人站在我们身边,微笑着,因为不会说话,还打手势要吃。

  小连山一点也不。她拿起碗时,把大部分都吃了。岳倩玲一边吃一边对女人说谢谢。我尝了几口,不知道是不是饿了。真的很好吃。

  喝了两碗油茶,岳倩玲对里面的把开着水的水管放我下面蘑菇赞不绝口,说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蘑菇,还有一种米黄色的颗粒我很久都认不出来了,好吃又多汁。岳倩玲已经从我碗里抢了几个了。

  女人对我们吃的东西太满意了,总是站在一边笑。

  凌好奇地拿着碗问那女人。

  「这是什么米色粒子?为什么我从来没吃过?路上真想带点吃的。」

  岳倩玲意识到一个女人完不成。她抱歉地笑了笑。刚转过头的女人拿着木勺,放在灯下。我们三个人同时愣住了。木勺里爬着很多米黄色的虫子,让我看着毛骨悚然。我再看看我碗里的米色颗粒。那些昆虫在木勺里。岳倩玲已经把碗扔在地上了。

  一阵风吹来,蜡烛的火焰在风中摇曳,女人美丽的脸庞摇曳不定。我看到她的嘴唇慢慢蠕动,我清楚地听到了她的声音。

  「路上不要带,以后每天都要吃这个……」

把开着水的水管放我下面,老师脱了衣服奖励我老师脱了衣服奖励我

  它极其陈旧、干瘪、嘶哑,从这个美丽的女人嘴里出来,整个房间变得阴森恐怖。

  我只想站起来,但我只觉得头晕。对面的肖连山和岳倩玲已经趴在我的办公桌上,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我只记得那个女人一直在对我微笑.

  ,第九十九章蛊人

  醒来的时候头很痛。我想揉揉自己,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木柱上。旁边的岳倩玲和肖连山渐渐醒了。我最后的记忆是那只爬在女人木勺里的虫子,她的脸在烛光下摇曳,她的声音与她的年龄极不一致。

  就像是声带撕裂才能发出的声音,奇怪又刺耳。

  岳倩玲惊慌地看着我。我示意她先冷静一下。小连山挣扎了几下,发现徒劳无功。我环视了一下房间,房间潮湿,布满了木板。昨天我们应该在木屋下面。这个房间里有七个靠墙的大罐子,阳光无法投射到这里。

  有三袋东西扔在一边。

  我们面前是一排排挖好的坑。你有一个封闭的木箱。我数了一下应该有20多个。其中一个木箱的盖子被掀开了,但我看不见里面有什么。昨晚那个女的背对着我们蹲在前面,挡住了我的视线。

  她右手边是一个木桶,是我昨晚看到的。我看见她从一个木箱里摘蘑菇,放在附近的一个木桶里。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钱灵越发怯生生地问道。

  「放心,放心,我马上喂你。」女人的声音苍老而嘶哑,与脸格格不入。

  这个女人的样子很难站起来,不像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缓慢。她搬走的时候,我们三个几乎同时看着她蹲着的木箱。

  里面全是蘑菇,岳倩玲说好吃。

  但是蘑菇不是长在木箱里,而是长在箱子里躺着的尸体上!

  那些蘑菇是从尸体的皮肤下面长出来的,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裂开的皮肤里有骨头,躺在里面的尸体像土壤般栽培着这些蘑菇,两只眼眶里已经没有了眼睛,一簇簇蘑菇诡异的盛开在里面。

  我们昨晚吃的就是这些长在死人身上的蘑菇,想到这里我胃像被人踢了一脚,猛烈的收缩,越千玲脸上煞白,我看见她手抖的厉害,旁边的萧连山胆子那么大的人,如今呼吸变的急促和慌乱。

  忽然那浑身长满蘑菇的尸体动了一下,发出仿佛来自幽冥的哀嚎,越千玲吓的惊叫一声,我一愣,这些浑身长满蘑菇的不是尸体,而是活生生的人!

  越千玲终于没忍住,吐了出来,我不知道她是因为吃过这些蘑菇恶心,还是看到这满屋长满蘑菇的人恶心,我看见萧连山不停蠕动着喉结,嘴角在轻微的颤抖,事实上我第一次感觉到恐惧的滋味,或许任何人都不会想在这房间里呆上一分钟。

  女人低头看了看,声音虽然很刺耳可却充满了关爱和痛惜,好像这些蘑菇在她眼里远比箱子里的人重要的多。

  「那我先为喂饱你。」

  女人慢慢走到靠墙的那七个坛子面前,她不说话的时候我很难把她和那个刺耳诡异的声音联系在一起,感觉我认识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我眼睛看见的这个婉约美丽的女人,而另一个是丑陋苍老的老太婆。

  女人揭开其中一个坛子的盖子,我们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坛子设计很特别,坛口很小坛身却很大,一个只有头露在坛子外面,整个身体都被装在坛子里的人被放在里面,我很诧异这么小的坛口,人是怎么放进去的。

  那是一个只有皮包骨头瘦骨嶙峋的头,舌头从口中被拉了出来钉在坛子边缘,舌头上有密密麻麻的米黄色东西在蠕动,我突然想起就是昨天我们吃的那些虫,女人拿着一个竹片很仔细的把那人舌头上的虫挂落在木勺里,然后再把坛子盖上,一连开了三个坛子,每一个里面的人都是这样,舌头上爬满了蠕动的蛆虫。

  等到她手里木勺子装满这些蛆虫,女人又走回到木箱子旁边,慢慢蹲下,随手抓起一把蛆虫,用力一捏淡黄色的液体落在箱子里那个人的口中。

  我感觉浑身都在冒鸡皮疙瘩,她竟然在喂食箱子里的人。

  被捏碎的蛆虫她会小心翼翼涂抹在长出来的蘑菇周围,她蹲在地上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手里的木勺子里没有蛆虫。

  「放了我们!」越千玲再也看不下去已经吐了几口。「我们昨天救了你,早知道就让他们把你杀死。」

  女人拍了拍手上的蛆虫汁液吃力的站起来,看都没看越千玲一眼。

  「你们救我?你们坏了我的好事,那就只好用你们顶上了。」

  女人走到扔在地上的三个袋子旁,打开其中一个,我一眼就认出是昨天拿匕首的那个男人,只不过此刻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但我看他的目光充满了恐惧和慌乱就知道他神志是清醒的,但身体已经不由他自己控制。

  「来!」女人抬着头向他说。

  男人机械的从地上爬起来,女人引导着他一步一步走到最后一个坛子边上,掀开坛盖,里面是空的。

  「站进去。」女人用嘶哑的声音冷冷的说。

  男人连想都没想就往里面穿,动作很麻利可我看他眼神是一种无助的哀求和绝望,他的脚已经站了进去,可上肢太宽根本放不进去,女人从后面反背着他的手高高抬起,已经到达可以反曲的极限,可女人并没有停止的意思,一直往上抬,我听见骨头脱臼的声音,女人活生生掰断了男人的手臂。

  我很诧异居然没有听见男人的喊叫声,再看他的眼睛瞪的很大,像快要凸出来,才明白不是他不痛,而是根本发不出声音,只有在心里承受这撕心裂肺的疼痛。

  等这个男人彻底站进坛子里,又和之前我看到的一样,只有一个头露在外面,女人然后撬开男人的嘴,用两根铁钉左右顶在他的上下颚上,把他的舌头长长的扯到外面,小心翼翼的钉在坛子边缘。

  女人拿来一个竹笼,伸手进去抓了一把,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全是蜈蚣、蟑螂、蜘蛛等各种各样的毒物,她把这些毒物放在男人的舌头上,它们好像很听话似的,顺着男人的舌头往里爬,慢慢一竹笼的毒物都喂到男人的肚子里。

  女人就当着我们的面,把昨天在森林里我们遇到的那三个人,逐一放进坛子里。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坛身会这么大,吃下这么多毒物,肚子会腹大入牛,只有这样才装的下,我想到孔观,曾经听他说起过,但真正见到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我的后背全是冷汗。

  等女人把坛子的盖子盖好时候,我已经明白这间房子的用途,把毒物放在坛子里这些人的肚子里,它们不会吃掉这些人,而是在这些人体力产卵,等到幼虫出来会从这些人的口中爬出来,附着在舌头上。

  女人再用这些毒物的幼虫喂养木箱子里那些半死不活的人,算是一种养份,这样可以让这些人身体上长出更多的蘑菇。

  昨天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是这个女人在抓捕那三个男人,其中一个,也就是现在在坛子里的男人乘着女人不被偷袭得手,我估计最终他们还是跑不掉的,女人动手之前我们突然出现,误以为他们伤害女人,结果自投罗网送上门。

  女人转过头,我忽然发现她眼角赤红,手背上有青黄条纹,再想到昨天发现她家干净的居然找不到蛛网,这是练蛊术人才会有的特征。

  我想到昨晚在屋外看这里的风水堪舆,并不是她不懂这些,而是她刻意挑选的这个位置,养蛊必须要背阴之地,阴气越重越好,屋旁乱坟岗煞气重,而这房子里面煞气更重,以煞挡煞,水塘高过房子,此地必定阴暗潮湿刚好有利于养蛊,至于门口的石灰,这里有二十几口木箱,里面都是半死不活的人,石灰不但可以防腐还能挡怨。

  没看出来这女人不但精通蛊术,连道法也甚为了解,可奇怪的是,我昨天见她第一面的时候,习惯性看过她的面相,并非这种人,要么是我看不透,要么就是对方道法比我高,可以做到无相由心。

把开着水的水管放我下面,老师脱了衣服奖励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