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开着水的水管插,爱爱口添细节小说爱爱

2021-02-13 21:52:19平面部落美文网
「有什么事吗?」看到岳开始做白日梦,终于忍不住问道。我坐起来,拨弄着他的袍子,慢慢地轻声说:「哥哥.最近几天,凌哥看到你和爸爸都忙得没时间去摸房子,心里心疼,自责。你和爸爸每天都在为生意而努力,他们回来后

  「有什么事吗?」看到岳开始做白日梦,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坐起来,拨弄着他的袍子,慢慢地轻声说:「哥哥.最近几天,凌哥看到你和爸爸都忙得没时间去摸房子,心里心疼,自责。你和爸爸每天都在为生意而努力,他们回来后要处理家里的许多家务。作为家里的一员,凌哥无法为你和爸爸分担烦恼,解决问题。真的很丢人。这几天,凌哥仔细想了想。凌哥虽然笨手笨脚不懂事,但至少也有十八岁了。他应该尽最大努力为他的哥哥和爸爸分担一些辛苦的工作。因此.灵哥想帮忙照顾家里的琐事,或者解决弟弟和父亲的后顾之忧,满怀信心地为朝廷效力。不知道哥哥能不能认同凌哥的想法?」

  岳放下手中的卷轴,看着我。他淡淡地说:「你有这个心自然好。但是,经营家庭和经营国家是一样的,不能想当然。是吗.确定吗?」

  我把胳膊伸进他的长袍袖子里。听到他这么说,我瞪得大大的,抖了抖长了一半的袖子。我低声说:「哥哥说的太可怕了!一个国家这么大,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有,很难治理,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我们家只有150人。有那么难管理吗?」

  岳起身,慢吞吞地绕着几个箱子走了一圈,说:「这世界上最不可捉摸的是人心,很难看透,何况是一百多人的人心。所以,真正的智慧和智慧不是想办法去了解每个人在想什么,而是让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想法去重塑自己的内心。孔胜如此,释迦牟尼亦如此。而我这一代是凡人。如果我们不能重塑众生,那么把自己的心保持在最低限度就好了。」说着此时已经来到我的面前,微微低下头看着我。

开着水的水管插,爱爱口添细节小说爱爱

  不得不说,岳的这番话极大地鼓舞了我。他真的有资格当哥哥。真心的给建议和教导,是只有亲人才愿意为你做的事。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笑了笑,「这就是我哥选择做验尸的原因,不是吗?」.因为人是不可预测的,活人有时候看起来比死尸更真实,死尸从不说谎。杀人案的真相都体现在尸体上,但活人掩盖了。只有官员和验尸员才能再现真相,使尸体无辜。哥哥喜欢和尸体在一起,所以不是怪癖!因为我不喜欢和难以捉摸的活人一起尝试和探索,而只喜欢静静地贴在心里.灵歌对吗?」我歪着头,傻笑着看着他。

  在我演讲的过程中,岳深邃如湖的眼底抹上了几道不易察觉的涟漪,她望着我,久久不语。直到我小声说「哥哥?」刚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在我旁边坐下,转过脸看着我说:「你什么时候胡乱猜到我的想法的?什么‘怪癖’不是‘怪癖’就是胡说八道!」

  哎,我又没说你整天和尸体鬼混,人越来越黑!

  我抓起他胸前那绺乌黑柔软的头发,用指尖把玩。我低声问:「哥哥的意思是不想让凌哥帮忙打理家务?」.果然,凌哥还是不能让哥哥放心——即便如此,哥哥也要尽快给凌哥娶个嫂子回来住!夫妻和老婆一起唱歌不正好吗?"

  「你不用管我的事,」岳拍了拍我的手,把她被我不自觉扎成蝴蝶结的可怜的头发解救出来,然后带着一丝无奈挣扎着解开了心结。「如果你想试试,就试试吧,」他说。「你若什么都不懂,就去问岳管家。不要出丑。」

  心里高兴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问:「那么.灵歌能改变政府现有的规则吗?」

  「除了祖先制定的家法,你不能动。别人你问过岳管家然后你自己就可以了。」岳印青歪着脸看着我,眼里带着一丝期待。他在期待什么?它不会是指望我来搅乱乐府吧。

  当今晚来这里的目的达到后,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我轻轻地靠在岳的肩膀上。余光看了一眼自己的长手,依然解开了头发上的结。他忍不住问:「哥哥.你有心上人吗?」

  岳印青停止了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你猜怎么着。」

  我笑了笑,决定直奔主题。我抬头看着他,眨着眼睛说:「如果没有心上人,你为什么要在桌子上画一个女人的身影?」

  岳惊呆了,用他的大手拍了拍我的脸让我坐下。然后他就起来拿着几箱前那个女人背上的纸。他又走回沙发,在我身边坐下,展开画给我看。他说:「你说的是她吗?」

  我用力点头,用温暖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笑着说:「要不是我的心上人,我能画得这么生动吗?」哥哥不必不好意思对凌哥说。凌哥早就盼着有嫂子来疼我了!我答应你,我暂时不会告诉爸爸,但悄悄告诉我她是哪个女生。叫什么名字?你好吗?"

  岳印青挑了挑眉,忽然躺在榻上,用画纸掩着脸,在画纸下轻轻叹了口气,长长地道:「这姑娘是太平市宣明区红鸾坊紫丁香巷岳府一家的女儿。她叫岳灵歌。她看似温柔乖巧,其实很调皮很笨,经常让我讨厌不打她的屁股。你觉得她对我好吗?」

  呃?嗯哼?嘿,嘿,嘿?这幅画.是我吗?

开着水的水管插,爱爱口添细节小说爱爱

  我张大嘴巴,把画撕了一遍,仔细看了看。我看到画已经完成了。在浓密的桂花树下,女人静静地站着,一只胳膊放在背后,手里拿着一把圆扇子.这,这不是我吗!

  我只是看着躺在我身边的岳。他正用一双极其不易察觉的宠溺和无助的眼睛看着我。

  「为什么哥哥偷偷画我?」我指着画抱怨。

  「画出你乖巧的样子,下次惹我生气就拿出来,免得我忍不住真的打你屁股。」岳庆音冷森森地道。

  这.我应该保持警惕,准备第二次跳回家吗?

  改革和变革

  岳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虽然我性格比较懒,偶尔也能忍气吞声,吃点小亏,但是如果身边的人因为我而被欺负,我是咽不下这口气的。虽然我不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人,但我也有一个最低限度的原则:害我之人我可以做到远远躲开不冤冤相报,但若是害我所爱或对我好的人,我是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所以说到岳清音的聪明之处正在于此――他一眼便看穿了我主动请求掌管府中事务的用意,因我对绿水她们几个受府中其他下人的排挤以及欢喜儿被人私下里暴打欺负之事一直耿耿于怀,便想借此机会将那妒贤嫉能、无法容人以及专爱造谣生事影响人民内部团结的家伙们揪出来好好「调教调教」。

  虽然看透了我的心思,岳清音却没有点破,而是用「有大智慧的人不会费尽心思地去改变人的行为,而是想办法去改变能左右人的行为的规矩和准则」这一道理来暗示和指点我。

  想通了他所说的这个道理之后,我忽然对这个家伙由心底产生了那么一点点……妹妹对哥哥的……崇拜?崇敬?感激?……唔……应该是这样的吧……好似,越来越像亲兄妹了,嚎?

  于是乎,经过一番理智的思考,我最终决定以岳先生的伟大思想为指导,高瞻远瞩,改走用规则改变人的路线。虽说就此放过了那等欺负我手下并散布我绯闻的宵小之辈多少有些郁结,不过若能从此杜绝或减少相关之事的发生,吃点亏就吃点亏好了。

  次日一早,我精神抖擞地起床梳洗吃饭,令白桥将管家岳峰请来,想是岳清音已经同岳峰打过了招呼,因此岳峰进了门便做出敬听吩咐的样子,垂首躬身而立。

  我坐在桌旁微笑着慢慢地道:「峰伯,灵歌一向把您当做至亲的长辈看待,因此便不同您客套见外、有话便直说了。」

  岳峰谦恭地道:「但听小姐吩咐。」

  我慢慢道:「昨儿灵歌已经向您了解了一些府内仆役的等级和分工情况,灵歌窃以为目前这样的安排看似稳妥合理,然而若站在仆役的角度来看却似乎并不公平。因此灵歌想对府中诸仆役的职责分工和薪饷重新做一下划分和安排。这是我昨天根据花名册上所有仆人目前的职责分工重新整理出来的,麻烦峰伯今日便依此安排下去罢。」说着便将昨天写画好的纸递给他,岳峰接过纸看了一看,先是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什么,我瞅了眼绿水不在屋内,便低声笑道:「峰伯勿怪……昨儿我腕子疼,写不了字,硬逼着绿水那丫头代的笔,因此这字迹幼稚可笑了些,您便凑和着看罢……」――要说我可是从来不会写毛笔字的,这上面的字是我硬照着别的书上的繁体字一字一字对照着写来的,人家岳灵歌是大家闺秀,字写得一定不错,我这虫子打架似的字体难怪岳峰乍看之下要皱眉头,所以我只好把这丢人现眼的事儿嫁祸给无辜的绿水小同学了……嘿嘿嘿嘿。

  大致看了一遍,岳峰将纸收入怀中,道:「老仆这便去按小姐纸上所写的前去安排,不知小姐可还有吩咐?」

  我想了想,道:「多年的习惯不好改,乍一换了规矩,只怕有些人会心中不服,多有怨言。灵歌初经接手,怕不能服众,因此峰伯您只说这次的变化是我哥哥授意的便是――相信哥哥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岳峰应了是,便退出门去按我的计划安排去了。

  说到我这改革的计划,其实并不复杂。岳府以前的职责分工存在着很大的弊端,就是等级倾向过于分明。等级越高的仆人活计越轻闲,挣得月钱反而还多,无怪会引起那些等级低、干活重、挣钱少的下级仆人们的牢骚和嫉妒了。再有一点就是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同是二十来岁的正当壮年的小厮,文化水平与工作能力相当,只不过因为一个早入府三年成了三等家丁,另一个还在做四等家丁,三等家丁每月挣二百文钱,四等家丁每月挣一百文钱,三等家丁付出的劳动力比四等家丁少一半,可挣的钱却比四等家丁多一半,这么一来不仅打击了四等家丁为府出力的积极性,也纵容了三等家丁的懒惰心理,少为府效近一半的力。

开着水的水管插,爱爱口添细节小说爱爱

  因此针对以上两点弊端,我重新将全府仆人的分工做了一个划分。除去伺候岳明皎的两名贴身老奴、伺候岳清音的小厮长乐以及伺候我的四个丫头加一个小厮欢喜儿,府中其余仆人合计一百三十六名,其中嬷嬷三十二名,丫环四十八名,家丁五十六名。而府中日常的事务无非就是洗衣、做饭、打扫、买办、出行、待客、随唤、看门以及各项临时工作称为杂役的这几样。

  我将这一百三十六名仆人按男女老幼分成两组,每组里年老和年幼的负责做饭、待客、随唤、看门这几样轻体力活,正值壮年的负责洗衣、打扫、出行、买办这些既需要花体力又需要花脑力的活儿。而这两组人之间的工作也得岔开,比如甲组负责做饭、随唤、洗衣、出行,乙组负责待客、看门、打扫、买办,待做够一周之后两组人的工作再调换一下,如此每周一换,既不会让人总干一件工作而感到乏味也能彰显公平。

  而在薪酬方面我也做了一定的改革:所有的仆人不分等级,月薪一律为二百文,然而干重体力活儿的人每个月可以有四天休假,生病或因工受伤的医药费也由府中全部负责,每干够一年薪水上调十文,也就是说干够十年月薪就可以涨到三百文了;干轻体力活的人因为付出的劳动力相对较少,所以每个月只有两天的休假,医药费亦由府中负责,且年龄大于五十岁的老仆,每年年终可以得到额外一百文的养老资助费,在府中干满三十年后「离职」的话还能得到三百文的「人情」费,如果在供职期间去世的话,由府中全权负责丧葬事宜。所有仆人的年终红包都会根据这一年中他们每个人的表现给予不同金额的奖励,当然,如果工作期间犯了错的话也会扣去相应的薪水。

  鉴于每月二百文月薪的规定是从今天起开始执行的,府中目前已经干够十年的仆人可以自动涨至三百文,干够二十年的涨到四百文。原来挣四等工资的仆人们从今天起每月就可以多挣一百文了,而原来挣二等和一等工资的一部分仆人则会被减薪,势必会引起某些人的不满来。

  这种情况我倒并不担心,因为如此一来,能力相近、入府时间相同的人的薪水便保持在了同一水平线上,对于原来干得多挣的少的人来说这么做是十分公平的,而对于原来干得少挣得多的人呢,又不好多说什么,况他们心里也清楚,只要好好干,年终是可以得到红包的,且府里又包他们的医药费、一个月还可以歇四天,福利相当的好,算下来他们比以前也吃不了多少亏。

  如此,条件相同的人基本上挣的都一样多,干的活也一样轻重,就不存在谁眼红谁的问题了。就拿绿水她们来说,以前她们四个都是一等仆,干的活儿相对较轻,却每个月挣着五百文的「高薪」,无怪别人嫉妒,如今她们一下子变成每月只挣二百文钱了,即便干的活儿轻,又能得到主子的宠爱,但是估计没人再羡慕她们嫉妒她们了,毕竟比起讨好主子来说,能多挣钱还是劳动人民更务实的追求。

  当然咯,我是不会让我的丫头们受委屈的,虽然明面儿上我降了她们的工资,但是年终给红包的时候我是可以多给她们几百文钱的,这一点我已经提前悄悄地告诉绿水几人了,免得小丫头们突然间被降了工资,心里头难受。

  仆人们红包的金额自然都是秘密,只有收到红包的人自己清楚。据说往年红包的发放是由岳清音和岳峰负责的,根据这一年中每个人的工作表现进行评估而掌握金额。这又涉及到了一个对仆人工作的奖惩问题,由于岳清音说过不许我改动府规,再加上「奖惩」这玩意儿本就是易得罪人的事儿,虽然我是主子小姐,就算徇私独断也没人敢说什么,但奸猾如我……呸,和谐如我者,亦是不想被人在心里暗骂暗恨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岳哥哥和岳管家也做惯了这档子勾当,不如仍交由他们管去,奖惩这方面的事情我还是不动为好,远远避开,撇清关系(果然是奸诈圆滑的现代人……)。

  这一次的改革过程中我只负责写明新规则,具体的人员分配全权交给熟悉府中众仆的管家岳峰处理,我另还嘱咐他,将那些平素关系不错的仆人分开编组,免得凑在一处只会嚼舌根儿传闲话无事生非。

  好容易把这事情交待下去,只等岳峰安排好后给我回话。抬眼看看架子上的钟漏,见时已近午,便准备回里间卧室洗把脸,然后到前厅吃午饭。才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便听得门外的传话丫头禀道:「小姐,田少爷来了……」

  我慌忙道:「说我不在……」

  「不在?那又是谁在屋里说话?!」随着一声冷哼,田幽宇已经大步跨进门来。

  从我离家那日起至今还未见过他,听说是朝廷派他一直在太平城内外搜捕鬼脸大盗,是以他始终都没时间前来找我算那未遂出走之账,也不知道这会儿是怎么突然有了空,竟然径直杀进了我的院子。

  「呀――」我尖叫一声转身就跑,卧室门距我仅有几步之遥,只要我能逃进卧室将门从里面坎住,就可将这可怕的家伙拒之门外,然后熬到岳清音下班前来解救我于危难之中。

  我的两条小腿儿才捣哧了两步,便觉腰间一紧,整个人腾空而起飘飘欲仙,田幽宇像扛小猪崽儿似的将我扛上肩头,几步跨进了我的卧室,且将门重重在身后关上。

  我一时间吓得开着水的水管插魂飞魄散,看他这架势……老、老天!这可怕的兽形男子不会是、是想来个霸王硬上弓吧……啊啊啊!我还没吃中午饭呢(貌似没什么相干吧-_-!)!

  一阵天旋地转,我这可怜的小身体就被这半兽人田大疯子给丢到了床上,还没来得及挣扎着坐起身,他已坐到床边,伸出一根手指杵在我的肩窝上,令我费尽力气也无法动弹分毫。

  「宇哥哥……别这样……被下人们看见要传闲话的……」我又急又窘地去推他的手,然而就好比蚂蚁跟大象掰手腕,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

  田幽宇瞪着他那双薄眼皮的眼睛,恶狠狠地冲我道:「小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我都敢骗!看来今儿个不教训教训你是不成了!」说着便欲动作,吓得我魂儿都软了,双手一把握住他杵在我肩窝儿上的手,可怜万状地颤声道:「宇哥哥……灵歌知错了……请你莫再生气了……可好?这大白天的,你我两个独处一室,叫下人们看见难免惹些闲言碎语,灵歌尚且待字闺中,若传将出去恐……恐对名声不好,家父家兄只怕也会怪灵歌行为不端有失体统的!还望宇哥哥你能……」

  我话尚未说完,突见田幽宇俯下身来,一张冷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吓得我大气儿也不敢出,直管瞪大了眼睛像只受了惊吓的猫一般望着他。

  「无妨,」他眯起眼睛,薄唇忽然挑起个古怪的笑,「我明日便来下聘,做了我未过门儿的娘子,看谁还传什么闲言碎语?!」

  啊?啊啊?表吓唬我了大哥!我死命去推他肩膀想把他从我的上方清理开,无奈就如蚂蚁跟大象掰手腕第二局,依然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宇哥哥!莫要开玩笑了!灵歌同你说正经的……你,你快走开!我、我要恼了!」我脸红脖子粗地叫道。

  「你认为我在开玩笑?」田幽宇一挑眉,「那我今天便令人将聘礼送过来!」

  「你……」我又急又气,顾不得再装相了,一边用力捶打着他的肩背一边道:「我不是说了么,一向只把你当哥哥的!你若再这么欺负我,只怕我们连兄妹都没得做!你……你快放开我!」

  「你在拿‘兄妹’威胁我?」田幽宇一把捏住我的下巴,令我动弹不得,锐利的目光上上下下地审视着,忽而哼地一笑,道:「丫头,几时你的胆子变得这么大了?面对死尸和陷害可以镇定自若毫不慌乱、亲眼见到杀人狂的残暴行径竟短短数日便能恢复如常、一向视父兄如天的你居然敢擅自离家出走――三年时间并不算长,我不信它足以由根本上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我登爱爱口添细节小说爱爱时僵住了,这个田幽宇……莫看他平时总是恶趣味地以欺负我为乐,其实、其实竟也是个心细之人!他……他到底看出了什么?看出了多少?这个危险人物绝对不同于岳清音,他一旦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岳灵歌,说不定会一怒之下把我当猪给宰了……

  一念至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强作镇定地迎上他锐利的目光,低声道:「宇哥哥认为我能是谁呢?人总是要成长要变化的,区别只是变化的是否明显而已。这三年来灵歌也懂得了不少的事情,心智自然较三年前成熟了许多。宇哥哥你所提到的那些事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亦如你所说,灵歌一向以父兄为天,家兄的性情对灵歌影响至深,且看他是如何处事的,便可理解灵歌今日的转变了。灵歌已不是三年前的灵歌,宇哥哥从今后也莫要再将灵歌当小孩子一般地对待了,男女有别,还是保持分寸的好――宇哥哥也不希望灵歌被人说成是不守妇道有失检点罢?!」

  田幽宇牢牢盯了我片刻,转而笑起来,道:「我早便将你当成‘女人’来看了,什么哥哥妹妹的!从今后不许你再叫我‘宇哥哥’,叫一次我便揍你一次,可记下了?」

  「那……那要叫你什么?」我心道总不能直呼你田大疯子吧,没准儿你一听就真疯了。

开着水的水管插,爱爱口添细节小说爱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