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我把婶婶捅到深处,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2021-02-13 17:59:03平面部落美文网
我看着他,没有责备。「登高望远是一种精神。」「来,你,你在看什么?」当两人登上箱子,随着轴心的转动慢慢上升时,千里吐槽被壮丽的景象挡了回去。在遥远的另一边,是一个璀璨的金珠银线交织的盛世。他们站起来,默默地看着。黑暗中,两个少年站在阳台

  我看着他,没有责备。「登高望远是一种精神。」

  「来,你,你在看什么?」

  当两人登上箱子,随着轴心的转动慢慢上升时,千里吐槽被壮丽的景象挡了回去。

我把婶婶捅到深处,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在遥远的另一边,是一个璀璨的金珠银线交织的盛世。

  他们站起来,默默地看着。黑暗中,两个少年站在阳台透明的窗户前,被朦胧的光线勾勒出两个相互分离又相互连接的剪影。

  「城市也有城市的风景。」不怪。

  是的,城市也有城市景观,这是只有人类文明才能创造的独特景观。有人喜欢,有人讨厌,有人习惯。没有责备,这应该是一种习惯。毕竟他是在斯里兰卡出生长大的,虽然他也用自嘲的方式抱怨过作为一个S城人的种种压力,但骨子里,这里还是他的故乡。

  没有责备,我悄悄伸出左手,握住千里之外的右手。

  手明显停顿了一下,但没有缩回,十指慢慢交叉,慢慢交叉。

  真的很难,真的很难,去感同身受。他永远无法真正体会到千里一直生活在围墙下,为一个生存的地方而挣扎的绝望,就像千里体会不到他在死神幽幽的目光下陷入的悲哀。千里之外的人都愿意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家乡,也不怨天尤人的带领他同样爱的人在这片他爱的土地上默默前行。

  说懂的人,其实能懂几分?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我想陪你。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明知道自己生来孤独,却还在孜孜不倦的寻找伴侣,明知道自己的人性不同,却还在执着的渴望理解。许多人在路上受伤流血,他们无法阻止后来再也没有来的千千人。

  对某些人来说,这就是世界的残酷。

  对有些人来说,这就是世界的美好。

我把婶婶捅到深处,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结果千里之外什么都没给无辜的人,无辜的人也没必要明说。用他的话来说,他们都住在一起,但是他们抬头什么也没看见,这件事意义不大。他们两个都是诚实坦率的人。相处最大的好处就是说不就真的不想要了。

  秋会临近,有一天,虫子在饭桌上,它「咦」了一声。

  「嘿?」蚊子第一个关切地问,伸着脖子,下意识地用眼角瞥了一眼虫子的手机屏幕。bug也没太在意,直接点开了对方通过职业玩家发起的临时对话。

  「这是谁?谁在找你?」蚊子对敌人保持警惕。

  「孤独化为灰烬。」虫子想也不想道,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燃烧,她飞快地后退,对面也不慢,显是在看手机等着虫子的回复。

  「纳尼?」蚊子加大了音量。「那小子呢?那个男孩想要你做什么?等等,你以前联系过吗?他有多了解你?」

  「不熟悉。」bug简洁明了。

  「我不能。这个联盟狼比肉多。太苦了。」蚊子痛苦地摇头。「这些人一天天训练不好。他们在想什么?我的手已经伸向了我的名字,所以我不能活在这一天——蝼蚁,来,我来帮你解决他——」

  虫子伸出手,头也不抬地把他挡了回去。他仍然带着孤独专注地说话。这一幕让蚊子差点把手中的筷子折断。修罗带着看热闹的表情笑了。「蚊子,你说那是你?」

  「修罗,你是我们公会的?」蚊子看着他。「那与外界团结的精神呢?」

我把婶婶捅到深处,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都是我的错,我就是吃瓜,你继续出瓜,你乐观。」修罗也挑了挑眉毛。

  想起来,以前电竞圈女生少的时候可能还有一个优势——会有一个机会更小的爱恨恨等一年一度的大戏.

  「他问我关于女王的事。」虫子终于放下手机,亲自澄清。

  「啊?女王是什么?」蚊子也很好奇。

  「女王的签名是什么意思?」虫子说。

  「签名?QQ签名?」修罗问。

  「嗯。」臭虫点点头。

  女王的签名是一句英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孤独已经化为灰烬,到目前为止,她还不敢给凌云的朋友添加醉态,但会时不时偷偷看看她的微博和空间。她签名上的这句话一直没变,一直在孤独和挫败中挥之不去,但是……他是个英国人渣。

  不光是他,这个联盟十个人里有九个半是英国人渣。他不敢问队里的人。百度.害怕不准确和推理,或者问陌生人是最可靠的。他依稀记得在一次群聊中谁说昆虫是英语大神,那个沉默寡言的姐姐.看起来不像流言蜚语。你这个Xi,是她!

  虫子想了一会儿,她立刻明白了原来的句子,但是中文单词.总觉得翻译有点不尽人意。虫子想了几秒钟,告诉孤独变灰——「总的想法不是苦苦哀求,而是用力量去争取。」

  看到虫子的回复,我很孤独,久久地化为尘埃。真是醉了凌云的风格.

  靠实力争取.

  他陷入了沉思。

  他并不孤单。在另一个城市,也有人担心衣柜。

  「你在这里很久了,你在纠结什么?」三个擦边球边喝饮料边进屋,看到大圣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我在想见面的时候穿什么。」大圣目不转睛地盯着衣柜,一本正经。

  ".啊?」

  「冯,你说哪一个合适?」

  「哈?"三擦边拿着饮料张嘴,用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能不能给个建设性的回应?」大圣道。

  「不,你的发春是什么?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和你妹妹过情人节这么骚?」三擦边倚着门说道。

  「说得好。」盛达严肃地说,「这个会议.不得不面对许多粉丝,当然,我们必须注意外表。」

  「我们在会上也穿制服。你需要担心什么?」

  "……"

  你用这个杀了我,你知道吗?

  「哦——」三个擦边举起一根手指,恶毒地咧嘴一笑。「我明白了。」

  「你知道什么?」

  「有人的意图是不喝酒——」

  「别瞎说。」

  「如果你有勇气,向上帝发誓不是为了那个谁?」

  "……"

  「啧,早知今日,当初装个啥的正人君子呢,坦诚点不好吗?不过你厉害啊,咱这种小老百姓都只敢偷偷爱慕一下什么的,你这丫都打算出手了――」三拭锋芒越说越口无遮拦,大圣生怕他那肆无忌惮的嗓门被路过的其他队员听到,赶紧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你再这样下去会被日我把婶婶捅到深处的我跟你说。」

  第671章 征服

  三拭锋芒推开他的手,「也不问问谁才是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大佬――」

  「女装大佬吗?」

  「……」

  大圣得意地勾了勾嘴角,多久的兄弟了,对方的黑历史掌握得还少吗?

  这事还要追溯到他们大一那会儿,大圣和三拭锋芒是同学,但不同宿舍,而是住在隔壁,班上几十人,他们两算不上熟稔,最多不过点头之交,那会儿大圣连他长相跟名字都对不上号,更别提有什么交集了。

  变故发生在某一个周六的下午,大圣刚从外面回来,正从走廊上向寝室走去,突然前面不远处爆发出一阵猪叫般的哀嚎。

  「冷静!同学!冷静!!!」三拭锋芒一边狼狈地从寝室踉跄跑出一边极力劝阻他身后的另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扛着把椅子,以一副九头牛都拉不回的汹汹气势冲向三拭锋芒,双眼中冒出的怒火隔着大老远都感受得到,「你他妈有种别跑!今天不揍死你算我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输!」

  大圣站在原地怔了怔,好激烈的场景……他是要若无其事地穿过去,还是先退避三舍?

  殊不知,三拭锋芒压根没给他选择的机会,一见到他就眸中放光,那种望穿秋水的眼神瞅得大圣虎躯一震,冥冥中有道声音幽幽地在他心底响起:想逃,晚了。

  「猴子!」果不其然,三拭锋芒嚎叫着奔向大圣,呼啦一下就躲到了他身后,「猴子!你快劝劝那位大兄弟!」

  猴子是大圣关系较好的几个朋友给他起的绰号,这丫一来就这么叫他……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我把婶婶捅到深处,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