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学生按着老师做小黄文,惩罚上课也不许拿出来学长

2021-01-10 18:06:40平面部落美文网
抱着顾走向卧室,门虚掩着,推开,房间里点着烛光,到处都是红色,真像是婚房,顾刚止住眼泪,又忍不住凑了过来,问:「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我完全不知道。」祁萱放下她,伸手去擦她的眼泪。「你怎么这么容易哭?」。我们从漠北出来后,我给毛

  抱着顾走向卧室,门虚掩着,推开,房间里点着烛光,到处都是红色,真像是婚房,顾刚止住眼泪,又忍不住凑了过来,问: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我完全不知道。」

  祁萱放下她,伸手去擦她的眼泪。「你怎么这么容易哭?」。我们从漠北出来后,我给毛针写了一封信,让他着手布置庭院。这个院子挺好的,不比住宅差。「

学生按着老师做小黄文,惩罚上课也不许拿出来学长

  祁萱点燃了房间里准备好的所有红色蜡烛,温暖的蚯蚓在房间里燃烧。虽然11月的天气开始变冷,但还不是使用蚯蚓的时候。顾一进来就觉得一阵子有点热,不过我喜欢这样,就算他热死了,顾也不会嫌弃。

  所有的蜡烛都点好了,房间瞬间亮了起来,顾朱庆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房间里的陈设。一切似乎都是按照他们结婚时的样子来安排的,细节处处都做得相当好。甚至顾最喜欢的花瓶,这里的情况,也是这样摆放的。花瓶里插了一束紫粉色的长春花,很精致。

  顾朱庆坐在太师椅上,左顾右盼。忙完之后,他俯下身,把手放在太师椅的扶手上,弯着腰,面对面地问顾。

  「我欠你两个新婚之夜。虽然今晚没有嘉宾见证,也没有热闹喜庆的礼仪,但这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让顾的脸颊绯红,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了,只低下头干了:

  「可是,可是我什么都没准备。」

  伸手搭在她俏丽的鼻子上,拉着顾的手,向内室走去。内室后面有一个大浴池,里面已经装满了热水,美丽的花瓣漂浮在水面上,雾气氤氲。

  「要我帮你吗?」

  祁萱在她耳边低语。这句话仿佛是一个开关,让顾朱庆瞬间爆炸,果断摇头,把推出去:「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能行,你出去等着吧。」

  虽然这一步迟早会迈出,但这一步来得突然,顾还是会有点尴尬。也预料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当顾推出洗衣房时她并不生气,她还体贴的告诉她哪些衣服是放在柜子里的。

  出门后,顾现在浴池里溜达,坐在玉台上伸手试了试水温。心里一番挣扎后,他低下头,慢慢拉开内衫的结,出去穿衣服,沉浸在香喷喷的浴池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泡热水的缘故,我的心一直怦怦直跳,今晚的一切都很美好,很不真实。

  但祁萱的那些话又在耳边回旋,久久不散。顾想起了他说的话,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天知道她今晚在梦里出现了多少次,但每次都是在梦里快乐地跳舞。等她醒来,发现一切都一样,渐渐失望。这样的梦想很少实现。

学生按着老师做小黄文,惩罚上课也不许拿出来学长

  她想,她很执着。对于一个人的感情,可以维持这么长时间,曾经她以为自己可以拒绝祁萱,以冷酷和强硬的态度,和他划清界限,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她甚至想过通过和别人结婚来逃避他,但最终还是被他的坚持打败了。

  如果没有祁萱的坚持,她现在已经做了另一个儿媳妇,余生都不能再和他有任何瓜葛了。顾朱庆应该感谢祁萱。他把她从她知道会后悔的路上拉了回来,忍受着她各种各样的冷淡,从未想过放弃她。她对祁萱的感情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自由自在,一切都假装平静。她不敢面对祁萱,怕他对自己说甜言蜜语,怕他受不了,于是答应了他。

  她很害怕,她拒绝了,但事实上,谁知道,她心里的期待和痛苦。她从未反抗过祁萱。她很自卑。她认为祁萱无论花多长时间都不会爱上她。因为自卑,她不能。在她确定祁萱的真实内心之前,她无法投入任何感情。

  那一次,真是煎熬。

  顾朱庆钻出水面,擦去脸上的水渍,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气。这一刻,她头上的阴霾似乎都被一扫而光。我的心里充满了甜蜜,我用手拿了一杯水,洒向空中。水滴落在我的头上和脸上,仿佛是雨水滋润了她的心。

  顾裹着丝布,来到先前给她看过的柜子前,打开柜门,从几套有些暴露的衣服中,挑了一件穿在身上最紧的,那艳丽的色彩刺透了她的眼睛,这让她感到羞涩。

  打开洗漱间的门,顾的头湿湿的钻了出来,躲在床帐后面看了看,已经脱去了外套,只剩下衣衫端端正正的坐在床沿,顾探头看了看,可顾赶紧躲了过去,站在床帐后面,不敢出门。

  「你要在那里站一晚上吗?」

  调笑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房间里只有一些鼻烟劈啪的声音,虽然的声音很低,但是顾没有理由装作没听见。

  走出朝,火红色的绸缎包裹着她曼妙的身体,祁萱只觉喉咙一紧,眼睛怎么都离不开她。

  站起身来,拿出挂在床边木架子上的毛巾,走到顾身边,用毛巾把她湿漉漉的头裹住,又把她的肩膀拉近她。沐浴后,一股清新的香味迎面扑来,悄悄侵入祁萱的感官,她在那里擦头的动作是无意识的粗鲁。

  顾一开始就觉得她头上的动作很温柔。她给她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但是擦了擦,所以有点不耐烦。她伸手拉了拉毛巾,掀起遮住眼睛的毛巾,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黑得像天上的星星,迷茫了。

  再也顾不得什么,便猛地扑了上来,将顾往的床架上一靠,捏着她巴掌大的脸蛋,狠狠的欺负起来。

  房间里烛光通明,墙上映出两个人的影子,室内温度本来就高,慢慢越来越高,越来越热。

  顾朱庆的双臂无力地死死抱住祁萱。我喜欢这样,她的思维已经关闭,只留下祁萱感动的温柔,和小小的婚礼胜利。对于苦夫妻来说,分开的时间不算太短。上辈子错过了,后悔了,老天慈悲。随着今生的重逢,这种等待对他们来说太漫长了。

  祁萱的行动并不温和,甚至带有侵略性和垄断性。

  顾青竹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之际,被人重重摔在了床铺之上,随之而来便是狂风骤雨般的洗礼,然后她就什么都做不了主,只记得房间里很热很热……

学生按着老师做小黄文,惩罚上课也不许拿出来学长

  房内的喜烛燃了一夜,直到天放鱼肚白仍未歇。

  屋外的风呼呼刮来,一片两片雪花落下,落在屋檐上,花瓣上,亭台楼阁上,开始只是零星一两片,可下着下着,便渐渐多了起来。这是今年京城的第一场雪,在这样一个美好又温暖的夜里,风将雪花卷至半空,上下沉浮飘动,飘过树梢,飘过屋脊,飘过天际的云,飘过整片星河,宁静的天地,广袤又美好,相爱这两个字,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嫌晚。

  第181章

  顾青竹已经在房里待了三天了。

  她其实很想出去,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跟某人对上视线后, 身子就软了,再没有点自己的意识, 竟然真的, 跟他在这里耗了整整三天。

  如此这般折腾的后果就是……两人全都蔫儿蔫儿的趴在床上,祁暄一条胳膊搭在顾青竹的后背, 看他们这样儿也知道刚经历过什么,顾青竹是连手指都没有力气抬起来了, 往祁暄看去, 见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由衷劝了一句:

  「咱悠着点吧,别回头把命给搭上面。」

  祁暄翻动身子, 胳膊一使劲儿,还有力气把顾青竹搂到怀里, 紧紧的搂着,顾青竹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好不容易挣扎出点缝隙来,与祁暄面对面的躺在枕头上, 互相凝视着对方。

  他俩的情况那就好比是素了好多年的人突然开荤, 渴了好几天的人喝到清水, 确实有点狠了。

  突然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先是浅笑,到后来大笑, 笑了一会儿后,干脆就是捧腹笑,好不容易停下来,可看见对方乌青的眼底,就更加觉得好笑。

  祁暄将顾青竹重新搂入怀,在她额头上轻吻了几下:「睡吧,咱再休息休息。」

  这句话,这三天里顾青竹听到了很多回,而每一次休息过后,等待她的就是变本加厉的疲累,连忙惊呼:「真不行了。骨头都散架了。」

  祁暄失笑:「紧张什么。都这么些天,我就是铁打的也挤不出什么了,你现在让我行,只怕我都未必行。」

  这话这么丢人,学生按着老师做小黄文能从祁暄嘴里说出来,可见是真心话了。

  顾青竹松了口气,把自己往他怀里钻了钻,贴着他的胸膛,搂过他的腰,心满意足,甜甜蜜蜜的说道:

  「既然不行了,那就别勉强,睡吧。我是真的困了。」

  祁暄低头看她,睡在自己怀中,像是一只餍足的小猫,嘴角带着温柔的笑,这样的青竹多美好,可是他却花费了这么多年才发现她的美好。他们之间的这份感情来之不易啊。

  「睡吧。醒来之后,我带你去吃鼎盛楼的蹄髈和酱鸭。」

  祁暄睡去之前,在顾青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顾青竹只是呜咽两声,便再没有反应。

  窗外寒风侵袭,房内温暖如春,怀中有爱人,心中有暖阳,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

  ********

  顾青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感觉像是被饿醒的,醒来后,下意识往旁边看了看,原本应该睡着人的地方,此刻却空了,顾青竹迷糊了一阵,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

  一道声音自她头顶响起:「你是想穿粉色的还是想穿浅蓝色的?」

  顾青竹循着声音望去,祁暄手里拿着两套明艳欢快的襦裙站在床边对她发问,顾青竹从床上坐起,觉得胸口凉飕飕的,低头一看,闹了个大红脸,赶忙用被子遮住,祁暄错失春、光,正兀自遗憾,顾青竹问:

  「你在干嘛?」

  祁暄将两手扬了扬:「显而易见,在给你挑衣服啊。」

  顾青惩罚上课也不许拿出来学长竹的目光在两件衣服上打量了几眼,果断摇头:「你挑衣服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祁暄总爱给她挑那种比较明艳的颜色,可顾青竹却觉得自己穿素衣好看些,谁知道祁暄对她的反驳不以为意:「你觉得我的眼光好,还是你的眼光好?」

  顾青竹不假思索的说道:「自然是我的眼光好了。只有我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呀。」

  祁暄却跟着摇头:「我觉得不是。论眼光,还是我好些。你从前挑的都是什么人啊。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连现在的我都瞧不上自己,你怎么就看上了呢?」

  顾青竹原本还不懂祁暄在说什么,是什么意思,可听他说到后面,突然就明白了,这人还真是损起人来连自己都不放过,哭笑不得的看着他,祁暄见她不说话,便当她是承认了。

  往手里的两套衣裳重新看了一眼,最终替顾青竹选定了粉色底的那套襦裙,拿到顾青竹面前。

  顾青竹的目光在裙子和祁暄之间回转,最终无奈一叹,接过衣裳。

  将内衫穿上,顾青竹从床上下来,忽然腿上一软,头脑一晕,居然一下子没站起来,又坐回床上,祁暄过来扶住她,分享他的经验:

  「你得慢着些,我刚起来的时候也头晕,扶着床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的。」

  顾青竹嗤笑一声:「听你口气,还觉得挺光荣哈?」

  她现在已经不敢想象,待会儿出去的时候,将迎接别人怎样的眼光了。

  这三天里,他们两个在房中待着,哪儿都没去,一天三顿都是红渠她们送到外面,然后祁暄抽空出去拿一下,顾青竹更是连面都没露,纵然他们什么都不说,外面的人也知道他们俩这些天在房里干什么,就算是夫妻,被人这样臆想,也是难为情的。

学生按着老师做小黄文,惩罚上课也不许拿出来学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