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啊嗯好大啊嗯用力,啊 啊 嗯 好大好爽

2021-01-10 15:18:48平面部落美文网
上次去南苑涪城花了两天时间,这次去北苑涪城的路程几乎是去南苑的两倍,在船上呆了将近五天。上次因为晕船,整个行程都是在头晕中度过的。这一次,周毅喝完药精神焕发。看了一会儿,他伸出肩膀,走到船头看风。当时是秋天,天空晴朗。望着水与天相接的远

  上次去南苑涪城花了两天时间,这次去北苑涪城的路程几乎是去南苑的两倍,在船上呆了将近五天。

  上次因为晕船,整个行程都是在头晕中度过的。这一次,周毅喝完药精神焕发。看了一会儿,他伸出肩膀,走到船头看风。当时是秋天,天空晴朗。望着水与天相接的远方,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心都是詹妮弗。

  「师傅,水上风大,小心别得伤寒。」朱庆拿了一件毛衣,给周毅穿上。

啊嗯好大啊嗯用力,啊 啊 嗯 好大好爽

  船只在水中航行,人们在图画世界中旅行,新鲜的空气和迷人的风景都是后人看不见的。

  仍然可以看到许多鱼在清澈的河里悠闲地游泳。周毅看到这里,突然想起上辈子吃过的肥秋蟹,咽了咽口水,命令朱庆:「朱庆,去拿钓鱼工具,我要钓鱼!」

  「师傅,你吃的鱼还不够啊.」青竹,船上吃的最多的是水产品。

  「我说吃饭,这很好玩,懂吗!快走。」

  青竹不解。他不懂什么是兴趣。他只是心里好奇。如果他不吃,为什么要吃鱼?不累吗?

  为了让周毅不受打扰,周老儿特意在广安县把这艘船租给了周毅。船夫常年在梁园、广安来回奔波,有时还要在水里抓点东西吃,所以捕鱼工具自然存在。竹子走后不久,他带来了鱼竿。

  周毅搬了把椅子坐在船头,把鱼竿扔进水里。毕竟是在前进的船上,不容易抓鱼。不过,周毅反正也只是想打发时间而已,也不在乎有没有傻鱼会自动追上来。

  「嘻嘻,公子,你看,那书生真傻,还在船上钓鱼!」

  离周一宝的船不远,一艘挂着李字旗的大船几乎和周一宝的船并排而行。

  相比之下,周毅的船简直小得可怜。

  乍一看,这艘船来自权贵之家。

  在船的二楼,窗户打开了,迷人的女孩就这样飘出了这个房间。

啊嗯好大啊嗯用力,啊 啊 嗯 好大好爽

  那个叫公子的人正在擦手里的剑,听到这个消息,他抬起头来。这张脸轮廓略暗,英气略软。「钓鱼有什么好的?我觉得你更蠢!」

  「公子……」女仆撅着嘴。

  「什么,要本公子可怜你?」小公子看着丫鬟,忍不住开玩笑。

  「哦,孩子,你在说什么!」丫鬟怒叫,小步跑开。小公子摇摇头,站起来走到窗前关上,一眼就看到了丫鬟说的那个傻书生。

  看到他真的一动不动地坐在船头钓鱼,小公子笑了。「真蠢!」

  两条船总是平行的,直到近黄昏,周毅才收了鱼竿。朱庆来为周毅收集它。「师傅,你坐了一下午了,什么都没抓到!」

  周毅敲了敲朱庆的头:「这叫好玩。」

  朱庆摸了摸他的头,嘀咕道,「反正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玩的。」

  「嗯.你说什么?」周毅转头问竹子。

  朱庆摇摇头:「没有.没有。」

  「公子,那边的傻书生已经收了杆子。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抓到。嘻嘻嘻Xi……」

  小公子在大房间里舞剑。停下来后,他擦擦汗。「青儿,当人们在钓鱼的时候,你已经看了一下午了。你们谁更蠢?」

  青儿笑着说:「在这条船上是不是太无聊了?」

  「你就不能被我儿子剑舞的帅气英气所吸引吗?」小公子调侃道。

  「啊,公子,你再说一遍……」

  「你怎么……」小公子好整以暇的看着青儿。

  「我会的.我回去就告诉我老婆。」

啊嗯好大啊嗯用力,啊 啊 嗯 好大好爽

  小男孩耸耸肩:「回去告,怕我输!」

  「啊!」青儿无助地跺着脚,又跑开了。

  就在这时,船被猛地撞了一下,小公子的笑脸被刷冷了下来,他拿着剑迅速离开了房间。

  走出船舱,船头上的家族士兵准备战斗。

  「三哥,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看到小公子出来,忙着喝酒。

  小男孩看了一眼河,十几条船包围了他们。他一脸冰冷,说:「大哥,怎么回事?」

  年轻人面色沉重:「是日本人!」

  「日本人……」小公子蹙眉,两园不近海。以前日本人只在淮水一带作案,没听说来过两园。

  只是不能让他多想,周围的船只都在快速靠近,大喊大叫,制造噪音。

  在船的另一边,周毅和朱庆刚刚吃过晚饭,正要看书,突然听到外面喊杀声。

  「小少爷……」青竹哆嗦了一下:「外面……」

  周毅浑身一凝,船夫摇着缆绳跑了进来。「公子,我们被日本人包围了,你还是得想办法逃出去……」

  日本人,怎么会有日本人敢在两园作案?我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种事。还有逃,逃到哪里,潜水,这条河这么宽,说是不比这条河差,而且他们在河中央。虽然他会有一点水,但仅限于在小洼地潜水。

  他认为他不能在这么深的河里游泳。

  周毅转过身,从行李里翻出一把临行前特制的匕首,拿出来紧紧握在手里:「船夫,你要是有好水,那就潜水逃走,不过既然日本人在我们身边,我担心潜水的时候会被抓住。如果你不离开,就照我说的做……」

  船夫和那人面面相觑,船夫咬紧牙关说:「公子,你说的是,小老头全家都在指着这条船,就算我潜下去,我也要逃。如果没有这艘船,我怕以后活不下去啊嗯好大啊嗯用力。既然这样,还不如打起来……」

  「好吧,你过来,我们以后再做这个……」周毅在这里布置战术,那边船已经开了。

  日本人似乎没有注意到周毅乘坐的船,向大船冲去。

  日本人不少于50人,这边的国内军人站起来一共十几个人,但是无论是年轻人还是年轻人脸上都没有丝毫的畏惧。

  就连国内的士兵也没有退缩。

  小公子冷眸一寸寸剑出,敢打他们李福主意,便把对方的牙齿给崩了。小公子在他们的船周围被接近后,主动跳进一艘日本船上杀死了敌人。

  船上有四五个人五大三粗的男人竟然不能拿这小公子如何,斗了没一会儿,五人便只剩下了一人。

  剩下的一个男人哆哆嗦嗦道:「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

  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搞笑,一个高壮的成年男子面对不及他肩高的单薄少年,竟吓得身子直发抖,连连后退。

  「你不是倭人,说,你们是什么人,何人派来的,敢打我们将军府的主意!」小公子一把将剑抵着这男人的喉咙,冷着声音严厉的问道。

  「将将军府……我们不知知道啊……」这男人快哭了「我们是水寇,以前我们常在淮水那边活动,可是大哥说,那边的人都被倭人吓破了胆子,没什么油水,他说两苑多富豪,我们这是第一次到这边来,小哥,不,小爷,你饶了我吧,我们真不知道你们是将军府的人啊……」

  真是倒霉透顶,他们冒充倭人来作案,看李府的船那么豪华,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油水肯定多,谁想到一碰就碰到将军家的船了!

  小公子听了这男人的话,也哭笑不得,感情这是一伙什么都没摸清楚就敢到这边打家劫舍的水寇,不过水寇……,也杀了很多人吧,恶性滔天,杀了不冤,小公子眼神一冷,手下一动,直接将这男人的脖子戳了个对穿。

  这伙水寇的战斗力和将军府的人自然没法比,战斗没多久,就接近了尾声,而且还是一边倒的。

  小公子杀完了人,正准备回自家船上,余光却看见有个水寇悄悄上了一直和他们一起并行的那条小船上。

  糟了,那个傻书生!

  小公子将船一撑,快速向周颐的小船靠近。

  两个水寇上了船,满以为会看见吓得瑟瑟发抖的一船人,谁知,只见船舱内一个小少年正在从容个不迫的看书。

  这书生是傻了吧,外面喊杀声震天的,这小子竟然还在这里看书!这是无知者无畏还是有所依仗?啊 啊 嗯 好大好爽

  两人对看一眼,心里却七上八下起来。

  「贵客迎门,请坐。」周颐微微一笑,伸手示意。

  他越这样,站在船板上的两人反而不敢进来了,捏着刀柄的手已在微微发抖,其中一男子粗哑着声音道:」小子,你神神叨叨的在搞些什么,爷爷我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未怕过谁,就进来了怎的!」说着一步就要踏进船舱。

啊嗯好大啊嗯用力,啊 啊 嗯 好大好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