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深一点,安慰自己嗯啊嗯啊

2021-01-10 13:42:05平面部落美文网
踩雪的声音在离我身边三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我很久没听到的低沉而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没有加冕就很难服从。」这家伙最近很喜欢突然袭击。宣仪笑眯眯地扭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对面的白战,他看起来真的不优雅干净,白战染了很多干妖

  踩雪的声音在离我身边三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我很久没听到的低沉而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没有加冕就很难服从。」

  这家伙最近很喜欢突然袭击。

  宣仪笑眯眯地扭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对面的白战,他看起来真的不优雅干净,白战染了很多干妖血,风尘仆仆,玉冠又被打破了,长发被拢在肩上,很随意地扯了扯被剪下的衣袖扣紧。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深一点,安慰自己嗯啊嗯啊

  回清帝宫来找她一定来不及了。

  宣姨丢了雪人,朝他走了两步,厌恶地皱起鼻子:「真脏。」

  扶在她苍白的额头上一拍,突然这才也把脸嫌弃的公主一骨碌抱进怀里,直接猴子在身上,他用胳膊扶住。

  「我不喜欢看你这样跑。」她用指甲轻轻拂去他额头上的血迹。「我不要你当费琏。」

  他不做,也不会为了别的神做。

  福苍又拍拍她的头:「走吧,都快酉了。」

  龙公主一言不发,用指尖抚摸着他脸上每一个溅满鲜血的斑点。他撩起薄薄的银缨,她的眼神只有温柔,她再也不难过了。

  很好,够了。

  他拉着她的手,离开了白雪皑皑的天宫。啊啊啊啊今晚,我又要开车去赶月亮了。飞莲带路,望月。漫漫长夜,依偎在一起,属于他和她的独处时光。

  -结束你的停留。-

  标题:宠物妾的形成

  导言: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深一点,安慰自己嗯啊嗯啊

  作为京国公师子爷XX的女佣,阿姨只需要做两件事:一是保护好这张脸;第二是好好伺候太子。

  PS:女的白的漂亮,男的爱老婆孩子。以后还有包子~

  【食用说明】:甜宠,1v1,双洁面。

  内容标签:宅斗甜文

  搜索关键词:主角:阿娇,肖航男配角:小宝子其他:甜蜜的宠物,双杰,1v1

  第001章:阿娇

  身着淡绿色丫鬟制服的阿娇,毕恭毕敬地站着,连呼吸都不敢喘一下。听着茶轻轻搁在一边的声音,这才身体一颤,越来越玩几分。

  不是别人,正是京国宫太子肖航。

  肖航走进大齐第一画家韩明远的家门,三年前随韩先生南北游历。他也是前几天才回来的。阿娇只是郭靖宫府的一个小丫鬟。今天,她被告知送她去唐瑄为王子服务。听到这个消息,平日和她一起工作的丫鬟们都很嫉妒。要知道,叶太子现在都二十五了,身边连个房都没有,更别说老婆了。此刻,太子爷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郎夫人正忙着挑选丫鬟送到太子爷的堂轩。这里头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给叶太子吃无肉的饮食。

  作为丫鬟,出路只有三条。

  第一,要等到二十岁才能从家里赎回来,但是这个年龄结婚不好;第二种是配给房里的小佣人,但还是低人一等;这三个,自然是最好的,就是如果你能成为男主的房间,将来被提升为大妈,你就能衣食无忧一辈子。

  但是,阿娇根本不想做太子的仆人。

  十岁那年,因为哥哥病重,没钱治病,被父母以十二两银子的价格卖进京国公府当丫鬟。现在已经三年了。也许她运气好,进来不久就被老太太看中,在老太太家伺候她。这一呆就是三年。郭靖府不过是一个不寻常的大房子,但它是一个皇室家族,在这个宅邸里女仆的待遇自然是不同的。而且她家的蜜发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不用做一些下等丫鬟做的粗活,生活也比她有时候在家饿肚子的日子好了很多。不知道有多少人吃醋。

  正因为如此,可是三年了,过去那个瘦小的小女孩现在亭亭玉立,望着水灵的那个。

  只是到了最后,她心里总是想出一套房子来结婚。

  今天和阿娇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丫鬟,分别叫锦瑟和玲珑。

  锦瑟和玲珑是派往唐瑄的丫鬟。因太子叶已出关三年,由郎侍候。现在太子爷回来了,自然要回去送办事。太子叶是个明月般的人,生得温润如玉,气质高贵。三年来,兰芝玉树的迷人少年越来越淡定内敛,两个小丫鬟面红耳赤,心如打鼓。锦瑟总是有一种凝重的气氛,而且还能保持冷静,但年轻的玲珑忍不住抬头偷偷看向肖航。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深一点,安慰自己嗯啊嗯啊

  王子肖航身穿蓝色锦袍,袖口绣着精致的竹制图案,腰间系着一条玉带,头上戴着一把玉冠。张军有一张独特的脸和高贵的气质。

  毕竟在穆少爱这个年纪,他垂下眼睛,微微弯着嘴唇,脸上流露出喜悦。

  「你叫什么名字?」

  男的声音清脆悦耳,阿娇还没缓过来。意识到师子在问自己后,他恭恭敬敬地答道:「还师子,奴婢的名字叫阿娇。」

  阿娇虽然是丫鬟,但是从来没有伺候过男人,所以今天来送她去唐瑄的时候很紧张。此刻,太子爷问起这句话,却也显得有些拘谨。她不知道王子为什么单独问她的名字,但她很紧张,发现王子问了另外两个女仆的名字。就这样,皎漂松了一口气。

  问完问题,三个丫鬟一起出了家门。我一出门,就看着比阿娇高半个头的玲珑,停住了。我狠狠的回瞪着阿娇。

  她看了看阿蜜,但没有回答。

  她自然知道玲珑怕跟她较劲。单说长相,金色和凌龙都是出类拔萃的,一个文静稳重,一个清丽活泼,在京国公府的仆从中算是出类拔萃的。看到这种情况,金色斥责了玲珑几句。两人同为姐妹,玲珑自是将金色如姐妹,听来只是几声不满的咕哝。

  玲珑心里很是不满。明明是她和锦瑟两个丫受不了了鬟送去,本来是有好处的,可是今天,太子爷早忘了她们的名字。

  这时,三个小丫头远远没有看着郎夫人身边侍候的漂亮丫环周放,而是马上敬礼,非常尊敬地喊了一声「周放阿姨」。周放只是看着阿娇,用微弱的语气说:「夫人想见你,跟我来。」

  话一落,阿娇又被精致的眼神刺伤了。

  她那双蜜发似的眼睛浑然不觉地精致,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些吃惊。不过她晓得自己被调到寄堂轩来,也是因为国公夫人的缘故。毕竟之前她一直在老太太身边伺候的好好的。可这话她们当下人的哪敢多问?阿皎自然也只能乖乖跟着来了寄堂轩。

  阿皎安安静静跟在芳洲身后。

  行至抄手游廊,马上要到国公夫人兰氏的清兰居,阿皎这才稍稍加快了步子,忍不住问道:「芳洲姑姑,不知夫人找奴婢有何事?」

  芳洲是兰氏身边的红人,平日里待人素来冷淡,丫鬟们想巴结都无从下手。她看了一眼身侧的阿皎,对上小丫鬟水灵灵的大眼睛。瞧着小丫鬟这般懵懵懂懂的眼神,这才难得好心道:「许是伺候世子爷的事情。世子爷刚回来,房里正是缺人的时候,而且这几年习惯也改了不少,怕你们拿捏不准,这才好心亲自提点。你放心,夫人不会为难你。」

  听了这话,阿皎倒是越发不放心了。

  今日世子爷不过先问了她的名字,玲珑就这般对她,若是国公夫人额外对她提点,那以后她岂不是没好日子过了?而且,就算她将自己晓得的全都告诉她们,兴许她们也会觉得自己藏了一些。阿皎叹了一口气,低眸蹙眉,心里头有些惴惴不安的。

  到了兰氏的清兰居,阿皎规规矩矩行了礼。

  兰氏坐在黄花梨六螭捧寿纹玫瑰椅上,一头乌亮的长发绾作宝髻,髻上簪着白玉嵌红珊瑚珠双结如意钗,额间点缀着翠钿,身上则是穿着一袭蜜合色蜀锦金丝八宝攒珠对襟外裳,端得一派世家冢妇的派头。

  兰氏是个极有气韵的女子。

  说起来这兰氏可是景和帝的表姑,与深一点当今太后关系甚好,隔三差五就入宫陪太后对弈。因着这一层关系,府中上下自然无人敢得罪兰氏,简直把兰氏当成祖宗一般供着。

  是以,就算老太太对兰氏不满,也要给她几分面子。毕竟人家的身份摆在那儿呢。

  国公夫人兰氏出生显贵,容貌端丽,又才识出众,棋艺精湛,可偏偏同国公爷感情不合。而且,整个靖国公府的下人都晓得国公爷最宠爱的是陆姨娘,以及陆姨娘的儿子三公子萧瑭。

  兰氏放下手中的棋谱,看了一眼这小丫鬟得体的举止,勉强入得了眼。

  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正值含苞待放之际,而且这小丫鬟容貌生得的确出色,水灵灵的,嫩的几乎能掐出水来。兰氏原先打算安排年纪稍大一些的,毕竟这么一个小姑娘,恐怕还没有长开,更不懂得如何伺候男人。只是兰氏想到昨日同儿子的谈话,就忍不住多看了这小丫鬟几眼。

  她同老太太素来关系不大好,若不是为了儿子,也不会专程去她那儿讨人。

  可是――

  一想到儿子已经二十五了,兰氏也就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罢了罢了,只要能给儿子开荤就成。

  兰氏也是知晓儿子性子的,犟得很。三年未见,她倒有些摸不清他的心思了。而如今儿子同意她在房里安排人了,总归是件好事。兰氏瞧着面前这小丫鬟,知晓她的名字唤作「阿皎」。明月皎皎,这小丫鬟生得一身雪白水嫩的肌肤,眉眼乌浓,樱唇皓齿,也算是对得住这个名字了。兰氏开了口,道:「老太太同我说过,你虽然年纪小,做事却一贯稳妥。老太太这般赞不绝口,若非我硬将你讨来,她也不舍得给……」

  阿皎年纪小,却也在府中待了三年,自然晓得兰氏的意思,忙不急不缓说道:「奴婢一定听夫人的话,好好伺候世子爷。」

  兰氏弯了弯唇,心道:还算是个机灵的。

  兰氏说了一些自家儿子的喜好,见这小丫鬟竖起耳朵听得认真,末了才道:「今日独独找你来,除了这件事,还有最重要的一事――」安慰自己嗯啊嗯啊

  阿皎疑惑,抬眼看了看兰氏。

  兰氏对上这张巴掌大的瓷白小脸,微微一愣,而后看了身侧的芳洲一眼。芳洲会意,立刻将几上搁着的小册子递给了阿皎。阿皎伸出双手接过小册子,低头看着泛黄的小册子封面上几个字,一时面色一顿,雪白莹润的耳根子「唰」的一下红了,更别提打开来看了。

  阿皎捏着册子的手紧了紧,不敢说话。

  兰氏瞧了阿皎一眼,想着她方才的反应,似是随意问道:「你认得字?」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深一点,安慰自己嗯啊嗯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