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考试不好就会被全班人羞辱污文,男朋友总用手抠我下边

2021-01-10 04:29:13平面部落美文网
幻云想了想,说道:「我感觉不太好。毕竟在药店没有从业资格。万一出了事,他们可以关店跑路,但责任落在你身上。」丽丽姐叹了口气:「我也这么觉得.但是老板跟我玩得很好,不应该坑我.事实上,这只是悬而未决的问题,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幻云说,「我

  幻云想了想,说道:「我感觉不太好。毕竟在药店没有从业资格。万一出了事,他们可以关店跑路,但责任落在你身上。」

  丽丽姐叹了口气:「我也这么觉得.但是老板跟我玩得很好,不应该坑我.事实上,这只是悬而未决的问题,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幻云说,「我当然是个建议。领养与否就看你自己了。三万块不多说了,不多说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考试不好就会被全班人羞辱污文,男朋友总用手抠我下边

  丽丽姐说:「是啊,我还是再想想吧。」

  就在一个晚上,丽丽姐和幻云的关系突飞猛进。之前被追被打的云医生,突然变成了女人的朋友。他对这个巨大的变化感到惊讶。

  他们三个走的时候,丽丽姐甚至拉着准女婿的手说:「下次叫你爸妈一起来,大家聚聚聊聊——我现在是麻将桌!」

  丽丽姐一开始很开心,逗得大家都笑了,但她微微蹙眉说:「上次的事不好意思,下次一定帮我跟你妈打个招呼。」

  幻云搂着莉莉姐姐的肩膀送她回家。她说:「我妈没毛病,就是有点小意外。我怪她不小心抓破了脸。不用担心。以后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想吃想喝就别提了。告诉我。」

  另一边,那位名叫云的母亲连打了四五个喷嚏,说道:「你要死了,谁会在背后说我坏话,要不然你怎么会一个接一个地打喷嚏呢?」

  杨干生戴着一副老花镜在看报,听着她的抱怨,推着眼镜,从镜框里往外看,她说:「谁敢说你坏话,就有人想你。」

  「老不正经,瞎说。」云苏真笑了笑,打开电视,拨通了她的手表。「该放广告了。我们一起看小的吧。」

  云苏真最近搬了新家。除了打扫卫生,一日三餐之外,偶尔还会遇到一两个老朋友,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业余时间度过的。

  幸运的是,幻云告诉她,她最近几天要上电视,电视每天循环播放几个广告。

  她带着极大的兴趣带着老阳去看孙女,一个个抓住了时间节点。每天设置闹钟,一到电视前就坐。

  最近的一个文件是在晚上黄金时间之前,电视上一个扎着一对马尾辫的小孩对着话筒吹,脸白,瞳孔黑,鼻子直直的,显得特别可爱。

考试不好就会被全班人羞辱污文,男朋友总用手抠我下边

  花体两边字幕写着:梦娃?天才?大人大麻烦!

  云苏真刚刚在电视上发了,觉得血有点神秘。她以前很担心被叫奶奶。现在她有了第三代,但她觉得这个孩子看不够。

  不幸的是,广告只持续了几秒钟,云苏真非常高兴。画面被剪掉,一个双眼皮大的女明星出现在屏幕上。

  杨干生也很喜欢这个孩子,问:「什么时候播的,广告放了很久了。」

  云苏真关掉电视,叹了口气:「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据说《小女孩》第一期5月底上映,第二期隔几周上映。至于下面,就看她的表现了。」

  杨干生把报纸翻过来说:「哦,你等着吧。」

  云苏真走过来,拿出报纸。杨干生一脸不解地看着她,问:「怎么了?」

  云苏真说:「我们去学校接孩子吧。难道不是她妈妈和奶奶忙?幻云经常抽不出时间,但我们很闲,可以交流感情之类的,这样才不会与别人生疏。」

  杨干生听了连连点头答应:「好,你打电话给幻云,我带着它去当司机。」

  首先,云苏真用手机给幻云打了个电话。他掐了第一个,过了很久才回来:「值班,很忙,怎么了?」

  云苏真把他刚才和老阳讨论的结论告诉了他。

  幻云没有意见。她告诉她学校和方向。云苏真听了,问:「哪里,不就是个幼儿园吗?」

  挂断电话后,杨干生看到妻子哭丧着脸坐在沙发上,问怎么了。她垂下眼睑,拍了拍他的腿,说道:「老阳,这个孙女有点小状况。」

  杨干生摘下眼镜看着她:「怎么回事?」

  「你听说过自闭症吗?」云苏真向他点点头,说:「她是两岁时被发现的。现在她一直在干预特殊学校。难怪我觉得她总是不爱说话。」

  杨干生问:「能治好吗?有什么样的问题?」

  云苏真站起来说:「你问我,我问谁?」

考试不好就会被全班人羞辱污文,男朋友总用手抠我下边

  夫妻俩立刻起身,在字典里查资料。杨干生开通了电脑查询网络,云苏真也联系了自己熟悉的医生朋友咨询。

  结果,这种疾病是先天性的,根本没有解决办法。我们能做的就是加强干预和教育,让他们变得尽可能正常。

  云苏真听了这话,又伤心又沮丧。她又想起了孩子可爱的脸和她的病.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个晚上,不仅没有睡意,脑子也越来越清醒。

  杨干生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人:「还醒着,没睡着?」

  云苏真低声道,「我要朵朵。多漂亮的孩子啊!真不敢相信是这么个根本原因。毕竟怎么会有这种病呢?是她妈妈不太好吗?我觉得她奶奶很变态!」

  杨干生以严厉的语气翻了个身:「别瞎说,科学家说你找不到原因,所以不要为她责怪你。人家只是跟你吵架,你还没完没了。」

  云苏真仍不服气:「有债必有主。任何水果都是有原因的。孩子会这样,肯定是大人的.哎,我知道!」

  她的眼睛闪了一下:「一定是幻云死了,他做了所有坏事。」

  杨干生更是哭笑不考试不好就会被全班人羞辱污文得:「想想,你真是想象力丰富。」

  云苏真叹了口气:「网上都说这种孩子不好沟通,带着也累多了。她妈妈开花不容易。她一个人,还要拖孩子。」

  杨干生顺着他的心说:「那以后对她好一点,不要学电视里那个邪恶的婆婆。」

  「什么话?」云苏真尖叫道:「还有比我更好说话的人吗?」

  采花那天,云苏真为了给小女孩留个好印象,特意穿了一件新衣服和一双高跟鞋,并按照幻云的说法带了一口袋进口糖果和饼干。

  他和老师打招呼很好。夫妻俩一解释原因,老师就喊到一边:「花有多开心?我爷爷奶奶来接他们了。」朵了哦。」

  云素珍循着她声音看过去,朵朵今天仍旧是双马尾,正背着小书包跟几个孩子说悄悄话。听到他们来了,她略带迷惘地看过来,小手拨了拨刘海。

  云素珍看得心里软软的,向杨乾生道:「这小脸,跟云焕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谁知道他长大了就变了,有时候我都搞不男朋友总用手抠我下边懂他。」

  杨乾生笑,拎着零食袋去给朵朵。袋子一开,里头满是五颜六色的包装纸,四周小朋友看到了,一个个眼睛发直,「哇哇」不断的喊。

  云素珍蹲下`身,试探着将朵朵搂到身前,说:「朵朵发给大家好吗?」

  小朋友的朋友圈里,分享零食是一件很大的事。孩子还不能理解面子这个词,但已经享受起在这其中的主导感。

  朵朵起初还有点不好意思,等云素珍将糖塞进她小手,她再递给一边的小孩时。她嘟嘟的嘴巴不由翘起来,看向两人的眼睛里也有了笑。

  回去路上,她将小手分别递给云素珍跟杨乾生,扭头高兴地说:「老师拜拜,Jimmy拜拜,大家拜拜,我要回家找明月了。」

  云素珍捏着她软绵绵的小手,心已经化得不剩下什么了,杨乾生倒是还很冷静,腹诽这小孩子还真是好骗啊。

  两口子将朵朵送到云焕家里的时候,明月也在。

  她今天提早了一会儿下班,才刚刚将一壶水烧开,面对云素珍惊讶的眼神,她解释道:「我们没住一起,我跟朵朵是住楼上的。」

  一番话反把云素珍弄得有点尴尬,说好呢,明显是见外,孩子都有了,何必这么生分,说不好呢,太不庄重,搞得她迫不及待看儿子娶媳妇一样。

  云素珍还在纠结,一边杨乾生喊明月:「小董,你过来一下,你这桌上放的是什么,我看着挺有意思的,都是你弄得?」

  明月答应一声,放下手头的事便走过去。桌上是她刚刚彩打出的一沓《猫小姐》,图文并茂,外面封了个磨砂的塑料套,看起来还算有质感。

  明月微博自从上次被推后,粉丝一直增长的很快,加上近一周朵朵广告播出的热度,私信她的出版商加起来能有一个加强排。

  其中不乏一些老牌的实力企业,里面的编辑更爱看纸质稿,她就请人排版做了几套给他们用做选题资料,这是寄多下来的一套。

  杨乾生看得津津有味,听她说完,笑着道:「那真了不起,能被抢着要,是看中了其中的商机,要能做成畅销书,以后云焕在家岂不是更没有地位。」

  云素珍也觉得有意思,就着老杨手里看了小半本,这时候听他冷不丁提到自己儿子,不由板脸给了他一下:「就你话最多!不过这小段子是挺逗的。」

  明月脸上有点热,说:「我也是沾了朵朵跟云焕的光,要不是朵朵给我灵感,我肯定想不到连载这东西,要不是云焕给我画画,也没这么多人来看。」

  杨乾生说她太谦虚:「这世上的童星多,孩子更多,可怎么不见其他妈妈写这种书。生活里眼高过顶的多,以小见大的少,我觉得你这真不错。」

  云素珍拿眼睛斜着他,说:「哟,老杨,你以前到底是教物理的还是教语文的,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还挺有文采。」

  杨乾生笑着将书放到太太手里,又对明月道:「刚刚在车上看见朵朵做数独跟速算,那么难的题,她居然做得又快又好,小小年纪真是很难得啊。」

  明月不由扭头看朵朵,小丫头坐在床上看新闻,两只小手撑下巴,模样认真极了:「她也就是对这个感点兴趣,其他方面都不怎么样呢。」

  「人有一样突出也就够了,哪能事事都做好。」杨乾生想了想:「可是数学这门学科很讲究体系,只让她玩这两样有点浪费天赋,你没想过给她找个老师?」

  明月一哂,有点为难:「想是想过,但是难度不小。找普通的,可能她嫌简单,就不爱听了,找水平高的,又怎么肯给这么小的孩子当老师呢。」

考试不好就会被全班人羞辱污文,男朋友总用手抠我下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