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口述和老外操逼,不知火舞被一群人草

2021-01-08 07:39:45平面部落美文网
白真诚地说:「你不一样。我只是觉得我和袁书记情况差不多,都是秘书。我们通常要和其他部门的同事打交道。我看她在公司如鱼得水,各种关系还是处理的很好。同事对她评价很高,我就想到问问她。」何长林淡淡地说:「她是公司董事的女

  白真诚地说:「你不一样。我只是觉得我和袁书记情况差不多,都是秘书。我们通常要和其他部门的同事打交道。我看她在公司如鱼得水,各种关系还是处理的很好。同事对她评价很高,我就想到问问她。」

  何长林淡淡地说:「她是公司董事的女儿。谁会无缘无故说她不好呢?你和她不一样,你不能按照她的处理方法来处理,但我不会反对你和她沟通。」

  「嗯,我知道,我就是要和她谈谈。」

口述和老外操逼,不知火舞被一群人草

  白当然知道她和袁敏仪不一样,也不打算照搬袁敏仪的做法。她只是觉得袁敏仪和她有些相似,所以想和她交流;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行政办公室里有另外一个和她情况差不多的人,让她不那么紧张。

  她紧紧握着方向盘,周五去公司吃午饭。一半的原因是她工作忙。其实另一半是她不想出现在公司食堂的公共环境里。她不想看到其他同事眼中异样的目光,就躲了起来。

  和袁敏仪聊天其实是一种自我心理咨询的方式,并不能从至高无上的公司何长林那里获得。

  何长林哼了一声,问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白的思绪正在飘荡,何长林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车上的人都吓了一跳。

  果然,她没有躲过去,她想。怎么办?她还没想好要说什么!现在该怎么办?她急中生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说:「什么意思?我刚和袁书记谈过。」

  贺长林眯起眼睛看着电话,他知道有问题。「你说我是祸害。」

  「啊,那,那是……」白大着头说:「我刚才在做白日梦,那是在做梦,不是你。」

  何长林冷笑道。看来她最近对她太好了。现在她敢大白天站在她面前说梦话。「晚上主动送我一趟柳园。你可以为自己不回豪宅找借口。别让我来豪宅逮捕你。否则,我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

  说完,他挂了电话。

  白欲哭无泪,只想给自己两拳——你不是一向很谨慎吗,今天怎么突然脑子冒烟了?

  即使坐在袁敏仪面前,白也无法全神贯注地跟她说话。

口述和老外操逼,不知火舞被一群人草

  一方面是担心晚上去了柳园之后会有什么等着她,肯定不会好。贺长林一听就生气;另一方面,她心想:「啊,这也是皇族富豪的候选人之一。很优雅,真的是很好的家庭风格。」

  「小淑女?」

  白突然被袁敏仪的话惊醒,才发现自己已经开小差,失去了理智口述和老外操逼。

  「不好意思,我刚刚开小差了。」白有点不好意思,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抛弃自己是不尊重的。如果是当着老太太的面,可能是扣分。

  她心里一惊,他不小心把自己和袁敏仪相比了!她在心里悄悄皱起眉头,感觉这种趋势不好。

  「没关系。」袁敏一笑道:「你刚才想到什么了?」

  白笑着问,「我刚才听了你说的话,觉得你真了不起。然后我就想,你肯定有很多人追你。不知道你有没有男朋友。」

  袁敏一听顿时大吃一惊。她没想到白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很快就在脑海中猜到了白问这个问题的意图。「小娘子要介绍我男朋友了?」她半开玩笑地问。

  白笑了笑,「那倒不是,对不起,我突然问了一个问题。我现在的朋友圈很有限。我认识的大多数人都很普通。我认识的人.真的找不到一个配得上你的。」

  「小娘子,你真谦虚。」袁敏一脸羞涩地笑了笑,说:「我还没有男朋友。」

  他也单身是真的。毕竟这个人也参加了上次相亲晚宴,所以肯定是单身。白不好意思再继续这个话题,虽然她想问袁敏仪择偶标准是什么。但当张静秋质问她的家庭背景时,袁敏仪为她说话,维护她的隐私,不能过分。

  白从与袁敏仪的这次约会中获益匪浅,但她并没有感到那么开心。她心不在焉地回到何家大厦。下车前,她深吸了一口气。下车后第一件事就是问仆人:「那位先生还在屋里吗?」

  仆人们散布了一个故事,说小妇人中午又和绅士相撞了。当时,小女士跑得很快,就像老鼠看见了猫一样。

  于是,被问到问题的仆人可怜巴巴地看着白,说:「小夫人放心,这位先生已经走了。」

  白眨了眨眼睛,这个人居然叫她放心。她看着仆人的表情,然后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怜悯。她心里觉得有点好笑,但却笑不出来。

  她说了声谢谢后,就去找何佳奶奶,汇报了她下午和袁敏仪的会面,找机会请假。

  「你觉得她怎么样?」相对于其他东西,这是老太太唯一真正在乎的东西。

不知火舞被一群人草口述和老外操逼,不知火舞被一群人草

  白想了一下,慎重地说:「她很热情,我问的问题她都回答得很仔细。她在公司的时候,也帮过我。」

  「就这些?」老太太显然不满意。白是谁?她是皇室的小淑女。袁敏仪能不认真回答她的问题吗?由此你能看出什么?

  白说:「我没有私下联系过她。即使今天约她出去,我也只是在公司的事情上征求她的意见。所以,私下里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

  老太太想了想,说:「有时间可以多和她联系。如果你有时间,你可以预约去购物。你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了。」

  白听说的不错,但她心里还是有些抵触。如果她想和袁敏仪做朋友,她不想带着这样的目的接近她。更何况,她发现自己无法和袁敏忆做朋友了。

  她想,贺长麟,真的是个祸害,自己一点儿也没有说错。

  白子涵请假很顺利,她最近的表现在老太太看来还算可以,而且刚立了一个大功,所以老太太看她很是顺眼,一下子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白子涵心情复杂地来到柳园,贺长麟正在书房里等她,看见她进来,他放下了手中的平板电脑,问道:「怎么这次没有跑了?」

  「我以前也没有跑。」白子涵关上书房的门之后,就站在门口,不往里走了。

  贺长麟嘴角噙着一丝危险的笑意,他坐着不动,说道:「你准备一直站在门口?」

  白子涵不太自然地笑了笑,依然站在门口不挪动脚步,说道:「那个……你突然叫我到柳园来,该不会就是想跟我算算我今天撞到你的事吧?」

  「哦?我是想跟你算算你撞到我的事?」贺长麟闲适地坐着,就要看看今天白子涵是不是打算一直站在门口和他说话了。

  「呃……当然,还有我说的那句话的意思。」白子涵咬了下嘴唇,一想到一会儿自己要说的话心里就有些发慌,她不敢离贺长麟太近,这样离他远一些,她就会更加镇定一点。

  正文 第188章 白子涵的美人计

  第188章 白子涵的美人计

  「那个,其实,我当时说的那句话,的确是在说你。」白子涵悄悄地用食指的指甲掐着自己的大拇指,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像是调侃一般。

  「因为,今天我跟奶奶请假的时候说我是去和袁秘书见面,奶奶就说她还挺喜欢袁秘书的,还让我暗中观察一下她的私德,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哈,所以我才有那番感慨。我正在感慨的时候,刚好撞到你了,我一个没注意,就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

  她在来的路上,想了一路,该怎么说才能不让自己表现得像是吃醋一般,想来想去,就想到了实话实说,只是语气上加了处理而已。

  贺长麟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但想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或许是白子涵从来没有就他的事打过小报告,就算偶尔被奶奶问到的时候,她也只是说一些他不会在乎的小事,以致于他几乎都快忘记了她其实是奶奶明着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

  「你是怎么回答的?」他很好奇白子涵的答案。

  白子涵冷静地说道:「我没怎么回答啊,我说我和袁秘书只有工作上的交往,对她在私下里是什么模样不太清楚,所以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答案。所以,奶奶就让我多和她接触接触。就是这样了,没有其他了。」

  「是么?」贺长麟心里泛起淡淡的失望,语义不明地问道:「所以,你是觉得我给你添麻烦了,所以才会觉得我是个祸害?」

  白子涵心里暗叫一声怎么会这样啊,怎么话题又转回到祸害这个词上去了?「我没有这样想。」她想了想,又补充道:「真的。」

  如果她不说这个真的,倒还像是真的一些。

  「你现在对我说的都是真的?」贺长麟问道。

  「对。」白子涵郑重其事地点头。

  「那就是说,你今天在电话里对我说的都是假的。」贺长麟很肯定地说道。

  「那个……」白子涵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背靠着门讪笑道:「我那个时候不是紧张么,一紧张说话就容易出错,所以……」

  「你还打算在门口站多久?」贺长麟淡淡地问道。

  白子涵道:「我也不想一直站在门口的。」她吞了下口水,「可是今天我的脚就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哈哈。」

  贺长麟推开椅子站起来,走到白子涵面前,一把将她抱起来扛在肩膀上,阴冷地说道:「你这脚有千斤重?」

  白子涵头冲下,脑子有些充血。她拽着贺长麟的衣服,极力把腰往上抬,辩解道:「我说的是好像。」

  贺长麟对「好像」二字充耳不闻,扛着白子涵就打开书房门往外走。

  「你快放我下来。」白子涵低声尖叫道。

  贺长麟脚步片刻不停,霸道地说道:「这宅子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白子涵眼看着贺长麟扛着她走到电梯门口,一边挣扎一边捶贺长麟的背一边叫道:「你快放我下来,我知道你觉得我撒谎了,你要带我去影音室,我进来的时候红姨就跟我说了。」

  「原来红姨提前把消息透露给你了,真是遗憾,这个月她的奖金只好不要了。」贺长麟淡淡地说道。

  白子涵心里那个后悔啊,今天自己的嘴巴是没把门还是怎么着?怎么就老是说不该说的话呢?现在还把红姨出卖了,害得红姨要被扣工资。「你怎么这样啊?你是不是只会扣奖金啊?今天是我撒谎了,跟红姨没有关系。」

口述和老外操逼,不知火舞被一群人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