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佳篇

我回娘家他总是要我,半夜闺蜜让我看她跟男朋友做

2021-01-07 22:31:17平面部落美文网
说起这个沈,有些尴尬,脑子里立刻想到,县城里的东西不会是被杨卖了吧?她从沈怡月那里知道,那些东西是她自己做的。而且那个东西好像有点用。沈怡月似乎在一段时间后比她的皮肤滑了一点,但她不能把脸拉下来向杨要。好好利用这

  说起这个沈,有些尴尬,脑子里立刻想到,县城里的东西不会是被杨卖了吧?

  她从沈怡月那里知道,那些东西是她自己做的。

  而且那个东西好像有点用。沈怡月似乎在一段时间后比她的皮肤滑了一点,但她不能把脸拉下来向杨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把她所有的东西都带过来。

我回娘家他总是要我,半夜闺蜜让我看她跟男朋友做

  问她卖这些东西是不是为了钱。她的哥哥是一名光荣的战士,但她不能被投机取巧抹黑。

  并且让哥哥知道,以后见到她也难得不稀罕。

  打定了主意,我回娘家他总是要我沈祥义向沈一栋点点头,表示同意。

  杨从厨房拿洗澡水出来时被沈拦住了。「喂,我问你一件事。」

  杨停下脚步,皱着眉头说道,「别再说洗衣服的事了。我不是你的仆人,没有义务帮你洗衣服。」

  沈对嗤之以鼻。「你真的不像大嫂。看来我哥哥错了。他一点帮助都没有。他还说家里人自私自利!」

  「你说完了吗?我说完了就让开。我洗完澡就去我妈办公室问不行不行。或者去沈一栋婆家问,她家有死人吗?把一个孕妇扔在这里,几个月不关心。毫无意义。如果不在乎,那就离婚。如果你还能应付,就别舔鼻子舔脸了。」她的怒火也上来了。这些东西都是在沈一栋背后煽风点火。别以为她不知道。

  她说这话的时候,躲在门后的沈一栋再也忍不住了,走了出来,指着杨,怒骂起来。「杨,这是什么?你想赶我走,还想和我们离婚。你内心太阴暗了吧?我问你一件事。中午带回来的口琴是谁给你的?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是男老师派你来的。什么意思?」

  杨对于郝清辉送钢琴一事并无愧疚。正如郝清辉所说,这只是一句谢谢。

  沈一栋居然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事。她没想过她哥哥的尊严吗?

  她迷失了自己,擦着眼泪寻找陈桂芝。

  正在屋里掸麦子的陈桂芝吓了一跳,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我回娘家他总是要我,半夜闺蜜让我看她跟男朋友做

  杨对着哭得死去活来,没有说话。

  第一百三十一章说

  沈一栋没想到她的眼泪来了,也冲进了屋里。她和沈也吓了一跳,急忙追着杨进了屋。

  杨见还在哭,急忙向解释说:「母亲是这样的。弟弟妹妹今天带着口琴回来了。我问易很多,但没有任何意思。她甚至说我们嫉妒她,然后她就哭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桂芝看出这是她的两个女儿造成的,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你怎么了?两个人单独欺负她?董艺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做事不如四六岁。你的弟弟妹妹最近很忙。你这么闲,怎么不帮帮她,过来气气她,还不赶紧?过来跟她道歉。」

  听了她的话,沈一栋两人都生气了,现在也不知道谁生气谁了,你妈竟然对着一个陌生人。

  杨抬头看了看。陈桂芝不知道这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轻而易举地缓和了矛盾。

  只是她不打算轻易原谅他们。

  「妈妈,他们怀疑我幸福。」

  「什么?」跳起来,一把抓住康的鞋底,代替沈一栋去找沈。她的肚子太大了,她害怕出事。「我想我不会杀你,但我可以说这些话。」我看的书都去狗肚子里了?让你不说话,让你不说话!"

  「妈妈,不要打架。不要打。」沈把头藏了起来。

  沈一栋忙避到一边,嘴里也在劝他不要玩。

  「我没说过这种话。她自己说的。她带着口琴回来了。我们怎么知道是谁给她的?只是好奇地问了两句,她肯定是有罪的,而且她这么嫉妒我们。」

  陈桂芝打了几次,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激动了,甚至看起来摇摇晃晃的。

  杨忙过去扶住她,「娘你没事吧?先坐,别激动。」

  沈这样看着母亲,给她倒了杯水。「妈妈喝点水。」

  陈桂芝握住她的手,喝了一口。过了一会儿,她指着她骂:「你要气死我了。」

我回娘家他总是要我,半夜闺蜜让我看她跟男朋友做

  沈脸上闪过一丝歉疚,他带着些许悲伤退了回去。

  杨抚着她的后背看了一会儿,终于走了过来。

  问发生了什么。

  杨告诉了他们从洗衣服到问口琴和口琴起源的一切。

  听了,又生气了,忙扶着杨。

  偏偏沈也下班回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房间复习的沈一岳听到响声,跑了过来。

  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事情又过去了。

  沈沉着脸坐在炕上,在炕桌上拍了拍手,吓了几个人一跳。

  「看天地折腾,弄得一家人不得安宁!」

  说这话的时候,沈和沈一栋都缩了缩脖子。平时沈很少发脾气,也很爱孩子,但是当一个老实人开始发脾气的时候,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

  沈一栋苦口婆心的辩解了句。

  沈不肯落后,更是想把自己挑出来。

  沈也看了杨一眼。

  杨道:「此事涉及义光尊严,侮辱我。请求我说句公道话。」

  而沈一栋和沈则否认他们没有暗示她偷了男人。反正双方各持己见。

  沈叹了一口气,转身对说:「让人传话给何家,让他们来接人,他们在娘家住到哪里去生个婆娘?」

  沈一栋着急了。「哎,我不回去了。」

  陈桂芝憎恨钢铁,怒视着她。「回去,回去我耳朵干净。」

  沈的态度很坚定,一言不发就让沈一栋留下来,而沈则让她今后不但洗洗自己的衣服,连二老的衣服也一并洗了。

  沈宜香也嚷道:「可是爹我还要复习啊。」

  沈二牛睨了她一眼,「复习连吃饭也不用吃了?」

  顿时把她说得消了声。

  最后对杨培敏则是道:「宜光媳妇,你工作算是卸下来了?那两丫头以后要复习,家里的事还得你多担待点儿,但她们自个的事,也让她们自己做,别惯坏了她们。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一时话赶话也是无心的,不管咋说,你是咱们家明媒正娶的媳妇,以后还要跟宜光长长久久的,别为了那些个不省心的,闹起不愉快来。」

  杨培半夜闺蜜让我看她跟男朋友做敏扯了扯嘴角,心里有些堵,她淡道:「爹、娘,忘了跟你们说了,我也准备参加这次的高考,校长已经给我写了介绍信了,虽然不用去工作了,但我可能要去上复习班,不过你们也放心,家里的家务活,还是我来做。」

  她这话一出,大伙都惊讶地看着她。

  沈宜月喊道:「嫂子你也参加高考?」

  杨培敏朝她笑着点头,「是呢,到时候,我有不懂的,还要去请教你呢。」

  沈宜月拍拍胸膛,保证道:「绝对没问题。」

  陈桂枝也有些愣愣地问她,「儿媳啊,这事咋这么突然?」

  沈二牛看着她,「这事宜光知道么?」

  杨培敏看着他们笑,「咋啦?大伙不希望我上大学么?」

  沈宜冬撇撇嘴,「都嫁人了还上啥子大学?你走了家里咋办?爹娘啥时候才抱得上孙子?」

  陈桂枝张了张嘴,也点头,小心道:「儿媳啊,这事儿得跟宜光商量一下,他同意么?你这一走就是几年的,这、这……」她想到这个可能,心里也是一片着急,要是这样,正如女儿所说的,她孙子咋办?

  杨培敏能理解她的心情,过去拉住她,自己心里面也有些愧疚,要是沈宜光娶的不是自己,说不定这会儿人家已经怀上陈桂枝的孙子了吧?陈桂枝对她一直不错,就算是对待亲生女也不过如此吧?

  「娘,这事儿宜光是知道的,我们都商量好了,您们放心,要是有了孩子,我就先休学,把孩子生下来再上学。」她也是退了步。

  陈桂枝跟沈二牛对看了眼,沈二牛沉默下来。

  陈桂枝再次问道:「那、那随军的事?」

我回娘家他总是要我,半夜闺蜜让我看她跟男朋友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