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经典句子

宝贝真乖38,我的美女老师吧

2020-11-23 01:45:35平面部落美文网
这是一个古董武馆,但是我不知道大师在哪里。屏风后面传来水声,灯光在上面投射出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的影子。她的姿势很完美,让人不敢多看。女人正在穿衣,屏幕后面传来清脆的声音:“我等得太久了,我去洗澡了。真的很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好像在

  这是一个古董武馆,但是我不知道大师在哪里。屏风后面传来水声,灯光在上面投射出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的影子。她的姿势很完美,让人不敢多看。

  女人正在穿衣,屏幕后面传来清脆的声音:“我等得太久了,我去洗澡了。真的很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好像在哪里听过。七天君只有一个女人,所以这个人无疑是一只血鹦鹉。

  “血鹦鹉,挑战者来了!”格格恭敬地说道。

  “他叫什么名字?”

宝贝真乖38,我的美女老师吧

  “宋洋!”

  “哦,著名的宋侦探。”他说话的时候,那个声音咯咯地笑着说:“真是荣幸。”

  听到“宋侦探”这几个字,我突然想起来我是一个人,但我不敢相信。真的是她吗?

  很快,一个身着红色汉服的美女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她凝结的皮肤微微发红,明亮的眼睛令人着迷。她比上次见到她时更迷人。

  是的,她是楚炎的妈妈。我不敢相信她是七天国王的血鹦鹉!

  “宋洋,我说我们会再见面的。”血鹦鹉笑了,我瞬间满脸通红。我以为我死了,我肯定会失去这个姿态,因为面对这样一个有魅力的女人,我的脑子已经乱七八糟了。

  “好.真巧。”我尴尬地说,刀神在背后轻轻碰了我一下,好像在提醒我不要无礼。

  可是我连在她面前抬头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血鹦鹉大人,这游戏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比剑吗?”葛哥恭敬地请示。

宝贝真乖38,我的美女老师吧

  “不,小哥不会武功,是不是很霸道?我们比这更好……”血鹦鹉伸出手,手指间夹着两个飞镖。她笑着问我:“你会玩吗?”

  “会不会是……”我的心狂跳不止,已经能猜到结局了。

  “求求你!”

  我尴尬地走了过去,走到她面前,闻到了她身上带着湿气的香味,更让人摸不着头脑。我为自己的优柔寡断感到羞愧,但我控制不住自己,因为香气中似乎含有刺激雄性激素的特殊成分。

  不仅仅是我。自从她一出现,聂警官和宋的眼神就变得不同了。我觉得只要是男的就没人能抵挡她的魅力!

  当我伸出手从她手里接过飞镖时,我的喉咙紧张得问:“怎么比?”

  “看到屏幕上的牡丹了吗?谁射的最近,就算谁赢!”血鹦鹉回答。

  我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举起右手,对准牡丹,用尽全力扔了出去。镖打在牡丹花瓣上,我庆幸了一阵,应该差不多了。

  血鹦鹉媚笑,右手弯在胸前,手指间夹着飞镖。这个手势是宋平时投掷隐藏武器时的动作。

  我感到身体一阵寒冷。看来我要输了!

  嗖的一声,飞标从她的手中飞出,像一条线一样直直地飞到屏幕上,然后落在牡丹的外面,离我的飞镖只有几厘米远。“哦,我输了。”血鹦鹉微笑。

宝贝真乖38,我的美女老师吧

  第六百五十七章血鹦鹉的偿还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着血鹦鹉。她歪着头笑,“我输了,走吧!”

  “但是.为什么?”一个声音在我心里说,你不是敌人吗?“我是一个无情无意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我最珍惜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女儿。你救了她两次,帮她实现了最后的愿望。这个妈妈一定要还。”说着,血鹦鹉细长的手指向我伸过来,轻轻抚摸

  瞥了一眼我的脸颊:“别误会!下次见面,我就是你的敌人。”

  “血鹦鹉大人!”格格大叫:“你竟敢欺骗王子?你以为王子会放你走?”“女人唯一不变的就是善变。”血鹦鹉懒洋洋地伸着腰:“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满族老妖是什么?说实话,我对他的生意很反感.说起来,女儿差点死在他手里。这个账我还没算。"

  “这些话可以视为你明目张胆背叛的证据。就算你是七天王志毅,也会被整个组织追!”葛格霸道道。

  血鹦鹉一抬手,就看到一道银光闪过,一梭子钉在了格格的额头上。她惊愕地瞪着眼,慢慢地摔倒了。

  “我家血鹦鹉这辈子最讨厌两种人!”血鹦鹉举起两个手指:“一个是臭男人,一个是愿意为臭男人做奴隶的女人。”

  “杀了这个婊子。”一个保镖喊道,他们都嗖嗖地举枪。

  血鹦鹉把我推开,用子弹弹来弹去,像个鲜红的妖精。她一举手,手上就出现了四个梭痕,她举手一扔,每一个都带走了一条生命。

  宋陈星和道神也同时动手。宋抓住一个保镖的胳膊,用力一扔,然后踩在他的脖子上。

  刀神各举起一只手,用力一摔。两个保镖哭得脑浆迸裂,倒地身亡。

  战斗只持续了几秒钟,三个人都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实力。我看着遍地的死尸,那血鹦鹉狞笑着,像个勾魂妖姬。

  这时,地板上突然响起了警报声。血鹦鹉走到格哥的尸体旁,手里拿着她的手机,操作了几下,说:“不好意思,我只是一时冲动打破了规矩,王王的人都冲上来了。”

  “王业国王的人?”我大吃一惊,说:“可是我们一路往上走,什么也没看见。”

  “这座建筑还有另一个谜!王业国王在上面,表演他的恶心仪式……”血鹦鹉看着刀神:“大哥,我们下去对付追兵,顺便救人质。没有我带路,你找不到藏人质的地方。”

  我说,“等等,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血鹦鹉甜甜一笑:“因为我想让你爱上我,这样我以后就可以摆脱你了。”

  我的心怦怦直跳,我甚至不知道她的话是真是假。刀神催促道:“别磨蹭了,赶紧行动!”

  血鹦鹉走到墙边,压了一块砖,墙开了。它后面是一个隐藏的楼梯。她打了个响指,示意刀神跟上她,他们消失在楼梯上。

  我看了一眼宋、和聂警官,说:“上楼去!”

  宋从墙上取下一把唐刀,聂警官从保镖的身上取下两把枪。当我们走进电梯的时候,宋低声问:“这个女人的本事只在我之上,不在我之下。我觉得她会是个危险的敌人。”

  我说:“但我觉得她更像是在帮助我们。”

  宋陈星摇摇头:“没有善恶之分,组织里没有人能信。”

  我们来到九楼。这里的空间很大。它的前面是一条又长又宽敞的走廊。走廊尽头,原来是一个类似皇宫的房间。它装饰得非常豪华。我心想,这老怪物躲在这里是为了梦见皇上吗?

  我们刚出电梯,突然电梯的灯灭了,好像是锁着的,我们已经被切断了。

  然后走廊两边的墙壁自动裂开,从里面,两排穿着西装的保镖走了出来。他们的西装颜色和质地都很奇怪,感觉像是清朝侍卫的衣服换成了西装样式,都拖着大辫子。

  这些编辫子的人从袖子里拿出武器,向我们扑来。

  “保护好自己!”宋大叫一声,迎面冲来。他一刀砍断了两个编织的人,然后在他们中间从左向右冲,把他们像老虎一样杀进了羊群。

  在聂身后摔断后,他开枪打了一个猪尾巴男,最后猪尾巴男从名单上掉了下来。

  眨眼间,走廊里散落着尸体和血流成河。宋把血淋淋的刀抹在尸体上,放入鞘内。

  我们继续前进,来到了宫殿。这是一个圆形的房间,周围是红色的油漆柱子,柱子上有金色的龙,前面有一个台阶,上面有一把金色的龙椅。

  我没心情细看,因为每一个红漆柱都绑着一个男的女的年轻人。它们被切开,每个人都取出了相同的内脏。这里有七列,也就是七具尸体。

  “七星大阵!”我喘着气:“我们迟到了,景王已经完了.八条无辜的生命被毁了。”

  “因为上帝站在我这边。”一个声音从上面传来。

  我们急忙往回走,看见一个穿着龙袍的人从横梁上跳下来。他下落的位置刚好在聂警官的上方。我大叫:“让开!”

  幸好聂警官也是高手,赶紧躲开了,但他的手臂被抓断了一片血肉。

  新人是王王。他有长长的头发,白色的头发像雪一样飞舞。他的五指上戴着爪状护手,上面沾满了鲜血。

宝贝真乖38,我的美女老师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