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经典句子

让男票舒服到求饶,老师带我进了她房间txt

2020-11-23 00:06:43平面部落美文网
女刑警进来后,她马上问:“有什么发现吗?”我说:“来看看。”女刑警和佐助走了过来,然后看着摆在我面前桌子上的图纸。女刑警拿起上面有我的那幅画,看着我,很惊讶:“画这幅画的人是你……”我点点头说:“没错。”佐助看完之后不可置信地说。女刑警给了我翻译,大概是想知道为什么会有我的画像。我想了想,猜到了,“会不会是关谷老师画的?”女刑警问

  女刑警进来后,她马上问:“有什么发现吗?”

  我说:“来看看。”

  女刑警和佐助走了过来,然后看着摆在我面前桌子上的图纸。

  女刑警拿起上面有我的那幅画,看着我,很惊讶:“画这幅画的人是你……”

让男票舒服到求饶,老师带我进了她房间txt

  我点点头说:“没错。”

  佐助看完之后不可置信地说。

  女刑警给了我翻译,大概是想知道为什么会有我的画像。

  我想了想,猜到了,“会不会是关谷老师画的?”

  女刑警问:“关谷老师是你说的那个瘸腿老头吗?”

  我点点头。

  女警说:“这些画像里的人都是你的朋友?其中没有关谷老师。这些画极有可能是他画的。”

  我又点点头说:“奇怪的东西在这里。我见过的每个人都在这些画里,只是他不见了,关谷老师。”

  女刑警大吃一惊:“有没有可能这个杀人案是关谷老师一个人策划的?”

  我摇摇头说:“谋杀就是谋杀。要知道,这个事件的背后,还有一股力量,那就是都市传奇电台。这里的一切都离不开他们。”

让男票舒服到求饶,老师带我进了她房间txt

  女警说:“可是,关于都市传说电台的事情,都是关谷老师告诉你的?如果他撒谎了呢?他只是推卸责任,所以把一切都推给了无线电公司。”

  她说的有道理。

  对此,我提出了质疑:“但这里的一切都不可能是关谷一个人建造设计的吧?”便利店,便利店里的商品,废弃村庄的布局,房屋等。这些都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是吗?需要多少资金和人力。"

  女刑警嘀咕道:“这也太奇怪了。谁在策划一切?”

  我深吸一口气,说:“慢慢来。至少现在我们发现了一些东西,还有死人。这件事的各方都跑不掉。甚至我都需要一个一个的复习,直到找出真正的凶手。”

  女刑警听我这么一说,好奇地看着我,就像是在审视我,看我是不是真凶。

  我说:“别看我。如果我是杀人犯,那就真的很牛逼了。作为一个真正的凶手,我把你们警察带回来调查凶手。这是多大的勇气?”

  女刑警点点头说:“有道理,但在整个事情确定之前,任何一方都跑不掉。这是你说的,所以你现在也有嫌疑了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点点头,无奈的说:“对,我也有嫌疑,因为在这之前大火就已经烧了,我当时还在经历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没有不在场证明。”

  佐助咳嗽了一声,拿起一张图纸,询问文字。

让男票舒服到求饶,老师带我进了她房间txt

  女刑警回答:“队长问图中人是谁?”

  我看了一眼那张画,上面画着那个中年侦探。

  我把我对那个中年侦探的所有了解都告诉了他。

  “一个能听懂中文却不会说中文的侦探?”女刑警听后,满脸惊讶。

  “嗯。”

  我点点头,以为他上次偷听便利店的门,好像听懂了,所以大概是这样的。

  这就是那个中年侦探的全部。

  佐助想了一会儿,然后过来问了我一些问题。

  我知道的都回答了。

  最后我们又搜了一遍地下室,然后找到了一本日记。相反,我们从日记里写的内容得知,这本日记的“作者”其实是一个女人。

  第七百二十三章女人的地下室

  为什么这本日记的主人是女性?因为日记记录了所有与女性有关的内容,也提到了每个月女性例假来临的场景。

  她在日记里记录,月经来的那一天,生不如死,她想立刻死去,而不是痛苦地活着。

  看了日记的内容,我们都惊呆了,尤其是女刑警的脸,红白相间,仿佛亲身经历过。

  我和佐助都看了看女刑警。当她看到我们都看着她,她点点头说:“日记里说的都是真的。如果那天有女人来了,她真的会觉得生不如死……”

  我咳嗽了一声,好奇地问:“我是说,你以为这本日记真的是女人写的?”会不会是某种蜕变,如果看日记内容的方法,是否符合你的理解,毕竟你也是女人。"

  女警想:“我以前是个写日记的人。如果让我评价的话,我会觉得这个日记真的是一个女人写的,写的很细致。你看过吗?她把每天看到的一切都记录在日记里,只有女人才会这么细致。”

  “好像是这样的。”

  我翻开日记本的书页,果然除了风景,还记录了每天的美食,遇到的人,等等。

  然而,她的日记中没有关于她的工作的记录。她只是说她梦想的工作不是现在的工作,她的梦想和现实差距很大。

  她现在的工作完全没有记录,但是她在日记里说她每天遇到很多人,不同的人,有的有趣,有的无聊,有的甚至恶心,但是有的人让她开心.

  女刑警和佐助也交换了意见。

  我开始挠头挠耳。这是谁的地下室?我不知道是谁画的肖像,但也是一个女人的日记.

  女刑警突然说:“这本日记的主人在日记里提到,她的梦和现实很不一样。可以打个比方吗?她的工作是一家商店的收银员,所以她每天联系很多人,但她的梦想是画画……”

  说到这里,女刑警的目光飘向了桌上的画像。

  梦是肖像,所以可以画画。

  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

  那么,画这些肖像的人的性别是女性吗?

  “那么这个地下室是女人量身定做的?”

  我皱着眉头,开始审视周围的一切,但是看着周围恶劣的环境,只有男人才能在这里长久的生活,在想,这真的是女人的地下室吗?

  而且这里的地理位置离现实世界太远了。女人会一个人住在这样的地方吗?

  我只知道这里只有一个本地居民,就是关谷老师。

  女刑警清了清嗓子说:“女人有很多种,有的女人很特别.简而言之,如果她是画家,有一些奇怪的爱好是正常的。也许她只是无意中画了你的肖像,并没有任何伤害的意思……”

  我笑着说:“但至少她能看到我们,不是吗?还能记住我们的脸并画出来。但我没见过她,那她是谁?”

  脑海里有几张女人的照片,一张是带刺的女杀手,一张是绰号公子哥的女老板,一张是隔壁有女人长大的郑小虎.

  我自己见过这三个女人。如果他们中的一个人在这个地下室画了那些肖像,那么最可疑的就是那个多刺的女杀手。

  “作为一个杀手,她确实遇到了很多人,不同的人.而作为一个杀手,她自然要记住目标的脸,所以有一张肖像……”

  想了想,好像一切都回到正轨了。

  但是我翻看日记,总觉得画风不太对。我日记里的画风,多少有点像少女对生活的理解和态度,但哪里像那个多刺的女人?

  如果那个女的写日记,应该像写小说一样写,比如每次拿单子都会经历什么。如果她写日记,拿着发表也没问题。

  想到这里,我把多刺女列为白名单,然后就是女老板和郑小虎。会不会是两个画画的人是其中一个?

  但如果是郑小虎的话,可能性不大,因为郑小虎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所以没时间画画,所以可以排除她,如果是女老板呢?

  也不可能。

让男票舒服到求饶,老师带我进了她房间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