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经典句子

神秘的爱液,另类情感小说

2020-11-22 16:48:39平面部落美文网
——付正站岗后回到小屋,海风吹了一下午。暴露在作战服外面的皮肤很粘。值班换了一批,他靠在舱口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夕阳渐渐西下,他咬着烟吸了一口。不远处,有一艘商船驶离香港。大海太大了,巨大的船就像一艘孤独的船,慢慢向灯塔的方向移动。这个时候,她应该刚刚下班。忙的话可能会加班,让新雅订个外卖,边吃边工作。回到队里的前一天晚上,付正向她求婚,但她没有回答,甚至一句话也没说。就用那双眼睛看着他。她的眼睛

  ——

  付正站岗后回到小屋,海风吹了一下午。暴露在作战服外面的皮肤很粘。

  值班换了一批,他靠在舱口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夕阳渐渐西下,他咬着烟吸了一口。

  不远处,有一艘商船驶离香港。大海太大了,巨大的船就像一艘孤独的船,慢慢向灯塔的方向移动。

神秘的爱液,另类情感小说

  这个时候,她应该刚刚下班。

  忙的话可能会加班,让新雅订个外卖,边吃边工作。

  回到队里的前一天晚上,付正向她求婚,但她没有回答,甚至一句话也没说。就用那双眼睛看着他。

  她的眼睛是黑色的,当颜色变暗时,她几乎无法区分她的瞳孔。

  但是那么深,那么深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些柔软的依恋,就像猫爪在付正的心里划了一个又一个。

  出海后,看海会想她;看到商船就会想念她;看到海鸥就能想起她。当她在索马利亚时,她靠在战舰的栅栏上,抬头看着盘旋在船尾的海鸥,面对着光亮,不像付正见过的所有女人。

  他眯着眼,晒得黝黑的脸上挂着许多淡淡的微笑,他慢慢吐出烟雾,看着笨拙的商船在视野中飘荡。

  我以为她能在下一艘商船上就好了。

  然而,当付正不经意的愿望猝不及防地实现时,他只想掐死小女人严穗子!

  ——

神秘的爱液,另类情感小说

  晚上这个时候,将近凌晨四点。

  付正接到了一项登船检查的紧急任务,当他靠近商船时,他感到一种强烈的不安。直到郎启辰看到商船的名字,“咦”地叫了一声:“燕国?这不是我姑姑的船吗!”

  付正拧着眉毛:“什么?”

  郎启辰把船头的三个字“颜巢”比作:“我姑姑造船厂的船,大部分都是以颜字开头,起了个名字。你说商船还是国际的。这样的文学名叫合适吗?”

  他仍在低声说话,但付正的脸色变得难看了。

  他接受了反走私的任务。有人举报燕朝涉嫌走私。凌晨四点,水警部署的警力离这里很远,于是派出第一批部队上船检查。

  但如果船上是严嵩,不管举报电话是真是假,对严嵩来说都将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付正压了压帽檐。船靠近吊梯时,他端着枪小声说:“出了什么事,先管管船员。”

  第87章

  黄昏落在海上后,比陆地还深。

神秘的爱液,另类情感小说

  甲板室亮了灯,陈伟站在船长室门口喊道:“严先生,该吃饭了。”

  没听到声音,谭薇定睛一看,看到严穗陵在微弱的灯光下靠在舷窗栏杆上抽烟,吓了一跳。

  海上风大的时候,她会一个人坐在那里,不怕被风吹走!

  谭薇也忘记了颜遂的船主身份。他三步并作两步地从主人房里小跑下来,冲着颜穗大喊让她赶紧下来。

  大多数划船的人声音都很大。需要克服海风和海浪的声音,还要覆盖机舱内涡轮的运动。

  谭薇的声音如雷般嘈杂,很快惊动了所有聚集在餐厅准备晚餐的工作人员。所有人,陆续涌出甲板室。

  严穗子觉得这一幕很有意思,指尖间的烟被海风扇着,没几口就烧到了烟嘴。

  她把烟头摁在栏杆上,当谭薇跑到前面时,她扯开了绑在腰间的链子,带着恶作剧的笑声:“吓到你了?我被绑着,不能丢。”

  谭薇看着她开锁三两下,从栏杆上跳下来,朝她手指的方向看着天文台:“我一直在这里。”

  他一身冷汗,被风吹得完全凉了下来。

  谭薇笑了两声,提醒道:“今天海上风大,夜后风升级。你到达时很难去甲板。别把海风当回事,一个人坐在栏杆上。”说到最后,语气更加严肃。

  严穗双指在额头上飞了一下,微微点头表示歉意:“陈叔叔,你凶的时候好吓人。我只是坐在这里看夕阳,感受文艺情怀。我怎么敢走出

  谭薇闻言,这才缓和了脸色,领着她去了餐厅。

  ——

  在餐厅吃饭的剧组只是一部分,下午颜穗见了不少。

  她见人就说几句,语言不通就派刘晓翻译甚至猜。没想到,她还能和鸡鸭交流。

  谭薇说:“梭温和我的船在一起两年了,缅甸人。我看他年轻力壮,做事积极,一直留着他老实。”

  梭温的名字在颜遂口中改了好几次。她半饱后,停下筷子问:“我觉得他又快又快,很难听。缅甸这个地方的发展前景比当船员有希望多了。”

  陈伟听说闫妍在说缅甸走私,笑着压着嗓子回答:“梭温和我的老伙伴是一条船。家里就剩他一个人了。他想要稳定。我观察了一段时间。没问题。”

  严穗陵笑了笑,没有接话。

  吃完饭,她找了个借口去拜访,又领着新雅把整个燕王朝翻了一遍。

  大自然一无所有。

  三人一见面,闫妍首先问卢晓:“你和他们交了一个下午的朋友,却什么也没发现?”

  卢晓有点尴尬:“只是打牌……”

  没用的!

  ——

  严遂基本认定走私是船员的个人行为,但谭薇没有这个勇气。他和老船长是一类人,能对船主忠心耿耿,还能得到船主的一点点恩惠。

  谭薇被排除在外,问题只能出在船员身上。

  鉴于夜幕降临后商船将进入国界,离岸只需几个小时。严穗子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剧组,她不知道等待严氏集团的会是什么样沉重而无法挽回的后果等着她。

  她猜想严超被送回香港的码头上一定有沈雁安排的媒体记者。一旦船员被海警逮捕,第二天各种媒体报纸就会刊登严集团走私的污名。

  但是,能让她发现的破绽在哪里呢?

  ——

  颜穗回到休息室,重新打开随身携带的船员名单。

  包括谭薇在内的十名中国船员几乎都是服务五年以上的老员工。另外五名外籍员工,其中两人是缅甸人,分别是索文和通钦。

  她拿起笔,把两个名字圈了起来。

  梭温是由谭薇的前搭档带上船的,而一年后,屯勤是由梭温带上船的。按照这个计算,两人相熟,嫌疑最大。

  她不敢贸然设定目标,以至于弄错了,忽略了真正有问题的船员。在灯下反复推敲,她突然想起了一件她错过了很久的事。

  严穗子咬着笔帽,含糊地问新亚:“你还记得我们去索马利亚时和陈楠舰队的联系方式吗?”

  新雅:“记住。”

  这次出海,她特意带了个卫星电话,以备不时之需。

  ——

  严穗又翻出一张白纸,列出了一个计算公式。

  燕王朝的航行方向是从小岛港口经近海海峡到近海,这也是燕隋为什么乘坐这么多船的原因。

  只有燕国,时间和地点与沈雁的计划相匹配。

  他要揭发燕朝船员走私,一定要有有力证据。有哪些证据会比捕捉很多主流媒体的报道更真实、更有影响力?

  近海是所有船只返回香港的必经之路,商船也必然会按照灯塔的指示进入水警的管辖范围。

  即使是一艘心中有鬼的商船试图绕道而行,有海军在边境巡逻,也会很快发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燕国必然会驶进近海水域。根据最近打击走私的趋势,所有驶进近海水域的船只都必须接受检查。届时,海岸警卫队将搜查走私货物,谭薇和严穗陵都不会有异议。

  她不能坐以待毙。

  燕朝离开小岛港口近十个小时,驶进国境线最多不超过两个小时。

神秘的爱液,另类情感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