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经典句子

让我帮你吧,角色扮演碎冰在线阅读

2020-11-18 02:14:21平面部落美文网
一听这话,沙彪不禁皱起了眉头。问:“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担心我输不起?”“不,不……”没等我说话,张格赶紧站起来,迅速向沙彪解释:“王林之前受了重伤,现在刚刚恢复,所以……”“哦?”听到这里,沙彪忍不住看了我一眼。当我看到我的脸苍白时,它看起来不像是假的。直到这时,我才稍微放慢了脚步,点了点头:“好吧,那么……”“唉.”暗叹一声,沙彪不禁感慨。“真可惜!终于找到了对手。我还说好久没玩的这么开心了

  一听这话,沙彪不禁皱起了眉头。问:“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担心我输不起?”

  “不,不……”

  没等我说话,张格赶紧站起来,迅速向沙彪解释:“王林之前受了重伤,现在刚刚恢复,所以……”

  “哦?”

  听到这里,沙彪忍不住看了我一眼。当我看到我的脸苍白时,它看起来不像是假的。直到这时,我才稍微放慢了脚步,点了点头:“好吧,那么……”

让我帮你吧,角色扮演碎冰在线阅读

  “唉.”

  暗叹一声,沙彪不禁感慨。“真可惜!终于找到了对手。我还说好久没玩的这么开心了!”

  顿时,话题转了过来:“不过,你连重伤都能把我撞倒,也说明了你的实力。真的很强!”

  “是的!我的老沙放弃了。中午去我家吃饭。我请客!哈哈……”

  不得不说,沙彪比沙叔简单多了,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是坏事。我开怀大笑,然后直接向我走来。我笑着说:“这样可以吗?”

  “既然是沙大哥的好意,王林就该干自己的事!”

  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想了想,他打消了马上离开的念头,直接接受了邀请。

  对此,沙彪很高兴,就带人下去准备午饭,说等会派人给我们打电话。直到这时,张哥才有时间把我和韩主任带到他家,向我们介绍了他的父母和家人。

让我帮你吧,角色扮演碎冰在线阅读

  张格家里只有四个人。除了他自己和他的父母,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叫张凤军。和我年龄差不多,也是在校大学生,现在在千阳医学院读书。

  当张格的父母得知我几次救了张格的命,他们称之为对我的一种热情,于是我只好在家里多待了几天,让他们好好利用楼主的友谊。

  对此,我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到时候再看。

  我们聊了一会儿,很快就到了中午的饭局。沙彪确实派人给我们打电话了。不仅邀请了我和韩主任,还邀请了张歌的家人。

  到了沙彪家,发现沙彪虽然是寨子里的“头儿”,但他家住的房子和其他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除了张哥家,刚才那十几个苗人基本都在。俗话说,相逢一笑而过,终成眷属。酒桌上,大家畅所欲言,喝一顿饭,所有的不愉快自然消失。

  不得不说,这些苗族男人,那是真的会喝酒!这种喷酒虽然度数不高,但毕竟也是白酒,有“眼见风落”之说。好家伙,这一个个就跟喝凉水一样。平均每个人说少喝两斤多,差点没把沙标的酒窖给空了!

  我也没少喝。这喷酒真香。再说这些人好像是故意想给我灌酒。我也是一碗接一碗的做!只是这些酒只经过我的胃,然后被我的身体直接转化为能量,所以喝的越多,精力越旺盛。

  “喂?我没看见。你小子不但打架,还不能比普通人喝多?”

  没有什么比用拳头和脚取乐更好的了。现在酒桌上,沙彪要跟我较劲。我们喝了一碗又一碗,一直喝到下午五点,看到沙叔叔急着要喝,直接堵在酒窖门口,就忘了。

  要说这个沙大爷,其实也不算太差。虽然他只是打算把方法给我和韩主任,但这是一个很普通甚至烂大街的方法。那些肉虫看起来很可怕,其实危害并不大。顶多能让人吐几口,拉个肚子。

  至于我这样的修行者,就算喝了也没什么不好。周围介质沟内的废弃物。

让我帮你吧,角色扮演碎冰在线阅读

  他不想伤害我和韩局长,而是想把我和韩局长当他的老鼠。据沙彪说,他很久以前就开始痴迷于制作方法,尤其是传说中的“酒仙法”,这种方法早已失传。所以一旦陌生人来到寨子,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和他们一起尝试他的新方法!

  对此,沙彪不知道劝了多少次,但还是各奔东西。平日沙标在这里的时候还好。一旦离开寨子,老人就会尽最大努力炮制他的新方法.他对“酒仙方法”的研究几乎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事实上,我听说过酒仙法的传说,说它是一个风景区的酿酒师制作的一种特殊的巫蛊。使法之日,天朗气清,但使法之时,乌云骤起,电闪雷鸣。

  过了许久,乌云散去,祭坛一片狼藉,却凭空出现了一罐酒曲。苗族人用这种酒曲制作精美的葡萄酒,但能制作酒仙法的人很少,甚至整个制作法的历史也只出现过三次。因此,无论是在景区还是中原,酿酒师都乐于在生活中看到酒仙法。

  沙叔叔也是酿酒师,所以他对法的痴迷完全可以理解。

  我们在谈论酒仙的方法。这时,之前和我交手过,而我倒在地上的苗人,端着一碗酒向我走来,轻盈地走着。他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刚刚发生的事冒犯了很多人。我敬你一碗酒,我们就扯平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的意思应该是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但是他对汉语词汇的掌握有限,就说是打成平手。

  “呵呵.很好。我们打平了!”

  我没有丝毫犹豫,迅速拿起酒碗,并不急着喝。而是双手捧着酒碗,对周围的人说:“小弟初来乍到,刚才得罪了不少人。什么都别说了,都在这酒里!喝完这碗酒,以后大家都是朋友!”

  “是的!朋友!”

  沙彪一听,忍不住站了起来。他也端起酒碗说:“干完这碗酒,以后大家都是好兄弟。忘记任何不愉快的事!”

  我又一次看到苗族人的慷慨,不分男女老幼。这时,他们都拿起酒碗,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其中沙彪喝完,把酒碗摔在地上。叫英雄的,颇有点梁山好汉的味道。

  看到这一幕,大家纷纷效仿,手里的酒碗掉在了地上!

  “你大爷!”

  抓挠就是二三十个酒碗掉在地上。沙彪顿时傻眼了,马上喊道:“谁让你摔的?”家里只有一点家当,这很好.老人出来一会儿,一定要剥我的皮."

  这句话一出来,立刻吸引了房间里的人哄堂大笑.

  哈哈.太搞笑了,我不行,我差点泪流满面.

  【069】卧虎藏龙

  我喝着酒笑了。大家聊了一会,然后就开始分开了。不多时,除了沙彪,就只有我和张哥还有韩主任了。

  这顿饭。冷从中午吃到晚上,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张哥才提出离开,准备先带我和韩主任回他家休息。

  然而,几乎在我们刚起床的同时。门外突然闯进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刚进门。他冲着沙标喊:“不!首长,请到我家看看!”

  “怎么了?”

  作为苗寨的首领,沙彪显然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平日里,这些苗人有比芝麻大的事就会来找他。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真的去关注,只是微微笑了笑:“放心吧,慢慢说,天塌不下来!”

  “唉.”

  老人似乎很着急。他哭着说:“我家十几只羊都死了!”

  “啊?”

  沙标一听,脸色大变。他“砰”的一声从凳子上站起来,连忙问道:“你怎么死的?什么时候发生的?”围游香地。

  老人哭丧着脸说:“我不知道!无缘无故,都死了。应该是昨晚,或者是今天早上!早上出门太着急,没注意。中午一回家就发现圈里的羊都趴在地上了!”

  “哎呀呀,这也让不让人活了!这十几只羊准备年初卖掉,给我的小兔子交学费!你说……”

  “放心吧,先带我去看看!”

  不告诉小老头,沙彪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八宝乡的苗族。除了少数靠酿酒或者蜡染发家致富的人。剩下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穷人,就十几只羊,那几乎是老人家一年的全部收入!一下子就死干净净了,大家都要急死了。

  作为苗寨村长,自然责无旁贷,必须妥善处理。

  “嗯?”

  就在这时,我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讶。自从老人出现后,我一直在观察他,发现这个人不仅在唐寅是黑人,而且还有一脸的霉运。这显然是“大规模毁灭”的标志。

  我之前说过,我刚认识老张头的时候,他逼我看了很多玄学的书,比如《周易》,《四柱命理》,《六壬》等等。其中很多与面对面算命有关。

  所以我虽然没有系统的学过相面术,但是还是知道一些相面术的简单原理,至少比天桥下的一些江湖骗子靠谱多了。

  “好吧,那我就不留你了。你也看到了,我得赶紧出去。不好意思!”

  之后沙彪带着老人匆匆离开了这里。

  “去吧!我们去看看,也许能帮上忙!”

让我帮你吧,角色扮演碎冰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