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古诗文

夜夜骑加勒比,AI之星失速:生存比什么都重要

2020-10-16 03:37:51平面部落美文网
核心提示:技术的光环逐渐消失,资本的热情消散了,Yitu,Yuncong和SenseTime这四只AI巨龙不得不对自己的产品进行争夺,以让投资者看到获利的可能性。但是,在没有持续投资的情况下,加快新业务的推出只会使已经富裕的公司变得更糟。SenseTime需要停下来思考其核心竞争力是什么。2018年11月,香港中文大学

  

  核心提示:

  技术的光环逐渐消失,资本的热情消散了,Yitu,Yuncong和SenseTime这四只AI巨龙不得不对自己的产品进行争夺,以让投资者看到获利的可能性。但是,在没有持续投资的情况下,加快新业务的推出只会使已经富裕的公司变得更糟。SenseTime需要停下来思考其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2018年11月,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唐小ou应邀参加了关于私营企业的座谈会。 坐下后,他被仪水,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张金东和宗庆后等大明星包围。

  会上,万向集团总裁卢伟鼎,恒瑞医药董事长孙P阳等十位企业家发表了讲话。 与他们相比,唐小鸥似乎并不为人所知,但他还是发言人之一,他的身份不再是教授,而是SenseTime的主席。

  他主要谈论人工智能。 他的演讲并不长,准备的演讲只有1124个字。关于人工智能,唐小鸥提出了两个建议:科学规划,人工智能发展布局; 鼓励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联手促进国际合作。

  会后,唐小鸥仍然在央视上露面,谈论自己对参加论坛的感受:“信心满满”。

  那一年,SenseTime是资本界的热门公司。 它在一年内完成了C轮,C +轮和D轮融资,筹集了超过2笔资金。20亿美元S。 美元(约合人民币150亿元),软银,淡马锡,老虎基金紧随其后。

  从香港中文大学一个没有电话,没有工作站的“皮包公司”,到急于投资一家知名的投资机构,商汤科技只用了四年时间,如今其估值已超过100亿美元。

  今年7月,寒武纪第一批AI芯片股票在科技创新委员会上市。 上市首日上涨290%,市值突破1000亿元。 所有AI跟踪初创企业都将开始进行倒计时,何时列出它们。?

  上塘科技是四大AI巨龙之一,被称为“融资机器”,自然而然地走在了前列。彭博社报道,SenseTime正在考虑在香港和上海进行IPO。 根据媒体报道,SenseTime计划完成新一轮的1:1美元融资。今年内有50亿。

  面对外界的讨论,尚堂保持沉默。今天,新一轮的融资尚未到位,但有关“上塘太贵”的争论已盛行。

  01

  “融资机器”薄弱

  对资本的热情已经减弱,人工智能行业的盈利能力已成为衡量标准的手段,融资也变得更加困难。

  SenseTime近两年没有筹集资金。

  2020年,人工智能四小龙中,以图科技完成了2亿美元的融资,云聪科技完成了1。80亿元人民币,而Megvii Technology正在等待上市。 尚尚科技的融资尚未到位。

  SenseTime的最后一轮融资仍在2018年9月,软银一口气投资了10亿美元。这项巨大的投资不仅为SenseTime提供了足够的弹药,而且使它处于尴尬的境地。 在这一轮完成之后,SenseTime成为了业内估值最高的独角兽。 外界提出的问题真的值得吗?

  这实际上是整个AI行业面临的问题,但是上塘却被推到了潮流的最前沿。

  分水岭2016年3月,一场长期计划的AI事件彻底改变了一切-Google开发的AlphaGo击败了Go的世界冠军Lee Sedol。 算法的功能震惊了整个世界,资本嗅到了不寻常的呼吸。同时,移动互联网业务模式的创新已经结束。 这座山已经出现了,泡沫正在蔓延,资本从该基地分批撤出,然后转向以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在此之前,SenseTime只是一家小型的知名AI创业公司。 它刚刚完成了两轮融资,每轮融资仍在数千万美元之内。之后,各个首都都陆续访问了他们的房屋。 在当年12月的新一轮融资中,投资者数量增加了一倍,第二年7月又增加了一倍,并且失去了控制。 淡马锡,深圳创投,软银等国际一线资本因担心落伍而争先恐后登船。

  2016。12-2018。9。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SenseTime完成了八轮融资,成为名副其实的“融资机器”。

  投资者可能不了解复杂且高级的AI论文,但他们拥有出色的想象力。

  除了上塘,其他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也受到各种资本的青睐。 资本投资是一种习惯,长期以来一直是Internet行业所熟悉的。在此期间,Megvii Technology,Yuncong Technology和Yitu也为吸引资金而疯狂,出现了“ AI四龙”模式。

  根据风险投资研究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总额为15美元。2017年,有20亿美元的资金流向了AI初创企业,中国的AI企业家获得了7美元。投资30亿元,占48%。其中,对AI公司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面部识别和芯片领域。

  在资金的帮助下,人工智能行业正在风起云涌。 科学家们已经开始创业,算法工程师的价值也翻了一番。

  除了垂直领域的初创公司之外,英美烟草等互联网巨头也已开始组建自己的团队并建立自己的AI研发部门。 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浪潮的百度宣布了All in AI。 资本和人才之战即将开始,整个行业充满了烟雾。

  疯狂之下,一切都是假的。

  2018年,李开复在《人工智能·未来》中表示,人工智能的概念非常热门,许多公司都希望使用人工智能进行自我包装,这给人工智能行业带来了很多泡沫。随着行业的发展和实施,以及相关概念和常识的普及,AI企业家精神已开始“散发出魅力”。 归根结底,它是大数据+深度学习的软件。 需要探索特定的商业着陆方案。

  随着时间的流逝,“ Internet +”变为“ AI +”,并且它们都面临着业务场景。 相反,后者在“烧钱”方面甚至更糟,并且突出了盈利能力的问题。

  Yiou报告显示,2018年,将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而有利润的公司中有10%基本上是技术提供商。以麦格维科技为例,该公司提交的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的亏损达到了7。5,80亿元,33。5,20亿元,51。9。70亿元。

  2018年,新一轮的金融危机爆发,一级市场开始出现资金短缺问题,资本的平静开始质疑AI初创企业的盈利能力。 外界还期望尽快看到AI的商业成果,资本四处徘徊和犹豫,因此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融资额和融资额都呈现出悬崖般的下降趋势。 到2019年,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将迎来破产浪潮,到处都会有破碎的梦想的声音。

  在2019年全年,SenseTime并未筹集资金。 “去年大部分时间,它利用C轮融资20亿美元来扩大研发,市场投资和增长。 它还经常告诉资本市场之道以讲述公司的故事。``今年,SenseTime努力实现收入50亿元,比2018年增长147%。

  这无疑是资本的巨大压力。

  02

  “紧急医疗”的业务布局

  人工智能技术积累的红利已耗尽,人工智能公司只能为产品和运营而战。

  世界上没有任何钱容易获得,特别是资本钱。

  在甜蜜的时期过后,面对投资回报的灵魂折磨,AI公司正在苦苦挣扎。 一方面是技术研发需要大量的投资,另一方面,业务收入承受压力。

  面对收入压力,SenseTime提供的解决方案是多方面的攻击,并将继续扩大其业务范围。根据官方网站,其业务涵盖八个领域:智能城市,智能手机,泛文化娱乐,智能汽车,智能健康,公司业务,教育和广告。

  除了令人眼花product乱的产品线外,尚堂的主要收入来自安全和智能手机两个主要领域。

  安全是SenseTime最重要的应用场景,它是从计算机视觉开始的,也是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其背后是全国出现的“智慧城市”项目。 下游市场巨大,被称为“万亿”级。“蛋糕”不好切。

  一个是安全是传统行业。 海康威视和大华证券之类的巨头已经根深蒂固了很多年。 他们产品的成熟度远远超出了SenseTime等新兴创业公司的成熟度,就政府关系而言,它们的情况要差得多。两者已经积累了深刻的经验。

  第二是政府采购项目。 自然地,存在回收期长的问题。 再加上庞大的项目量,对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资金链的压力不小。 如果领导层发生变化,该项目仍将有未完成的可能性。风险更大。

  根据Arissoft Technology的招股说明书,在智能手机领域,在手机制造商购买量最大的AI摄像头算法市场中,Arissoft在Android主流手机市场中的市场份额超过80%。 也就是说,SenseTime和其他AIAlgorithm公司只能占领剩下的20%的市场,即只有1%。4亿市场规模。

  不难推测,正是由于安全和智能手机这两个主要市场的竞争受到阻碍,SenseTime渴望在其他领域取得突破。

  问题的症结在于,上塘启动了计算机视觉的核心技术,经过5年的发展,神经网络算法在该领域的潜力已基本耗尽。

  更深层次的麻烦在于,神经网络技术本身很难在短期内取得突破。 正如腾讯公司前副总裁吴军所说:“人工智能技术很难在20年内取得重大突破,因为当今的人工智能已经用光了过去40年积累的技术红利。”

  尽管人工智能只是在最近几年才变得流行,但人工智能实际上并不是一种新技术。 它已经诞生了50多年。 深度学习只是算法之一。 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和大数据的积累,它已经成为时代的选择。

  ?

  在可预见的将来,SenseTime和许多AI公司将被困在同类产品的红海竞争中,没有人会拥有更独特的技术竞争优势。因此,无论SenseTime进入哪个新领域,都将面临同样的市场困境。 业务能力和工程服务能力比技术研发能力更重要。

  上塘身上的高科技光环正在消散,庞大的明星研发团队已成为一个令人尴尬的存在,这需要源源不断的输血并且不能立即产生市场价值。

  毕竟,科学家的创业团队仍然必须拿起刺刀,然后冲进狡猾的购物中心,以竞争运营能力。

  技术改变世界的梦想一旦体现在现实世界中,将不可避免地变成无聊而乏味的一堆条件,包括成本控制,财务计划,渠道建设,客户服务,并最终成为职业经理人的舞台。

  03

  从“科幻小说”到“商业故事”

  科学家和企业家不知道市场有多大,增长率有多快。 他们需要经历很长的学期,才能从科学思想转变为商业思想。

  当汤小鸥和SenseTime的首席执行官许力创立公司时,他们达成了一个共识:“不要做高级技术,而是将技术转化为业务和生产力。”

  但是,一旦技术进入该行业,它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同样的命运-如何成为一家盈利的商业公司?

  马斯克成为“铁人”的能力并不是因为他对技术的热情,而是因为他无与伦比的商业着陆能力。 他在高科技领域建立了成功的商业公司,例如新能源,火箭技术和电动汽车。

  使“钢铁侠”停飞一段时间的原因不是技术研发的阻力,而是资金的压力。

  企业家将始终抱有最初的愿望。 只要他们能够为社会创造价值,市场自然就会获得丰厚的回报。 这是坚不可摧的基本逻辑,也是一种流行的鸡肉汤。现实世界远非如此简单。 如果您真的相信这句话,那么如果您不更改“初始愿望”,那么您可能无法生存,直到实现“初始愿望”。

  生存比什么都重要,如何生存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在过去的几年中,人工智能(包括资本和科学家的创业团队)开始流行,也许还没有清楚地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首先开始并花费大量资金来培养大量人才似乎是正确的 在囚禁中。 至于howRealize,那么我们再来讨论。

  在AI创业圈中,大多数是由上塘代表的科学家领导的创业团队。 见过大量科学家的投资者会发现,科学家往往低估了业务。“他们可能对基本市场的规模和增长率有多大的了解。”

  尽管唐小鸥从一开始就定下了业务基调,但他仍然未能摆脱科学家企业家精神的傲慢。 他经常与“技术思维”斗争,并为“产品思维”支付学费。

  与互联网创业相比,人工智能创业具有根本的逻辑差异:前者是先建立业务场景,然后通过技术实现产品,后者是根据已掌握的核心技术找到匹配的业务场景。.

  换句话说,当一个互联网创业项目诞生时,其产品形式大部分已经淘汰,而当一个人工智能创业项目诞生时,它可能只是学术期刊上发表的一堆论文。 例如,就像产品经理主导的企业家精神和程序员主导的企业家精神一样,切入点是不同的。

  SenseTime是否可以成功完成“产品思维”的洗礼并将其定位为新的业务增长点,这决定了SenseTime的生死攸关。 包括AI初创公司在内,他们必须学习如何从讲“科幻故事”到“企业”。故事”,一个由业务逻辑支持的AI行业。

  编辑自: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