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成语故事

我不躲在桌子下面怕你找不到,往妈妈里面放泥鳅

2020-11-22 19:40:06平面部落美文网
梦洁拉上窗帘说:“别担心,这场婚姻会实现的。”宋万自然是知道的,她拱到梦洁的怀里,神色有些黯然。既然两人的婚姻不会改变,她只希望这个王爷多活几年,多陪陪儿子。她在深宫久了,对骨蚀的孤独太熟悉了。第一百一十七章又下了四场雨,开始只是滴滴答答,后来越下越大。风吹着外面

  梦洁拉上窗帘说:“别担心,这场婚姻会实现的。”

  宋万自然是知道的,她拱到梦洁的怀里,神色有些黯然。既然两人的婚姻不会改变,她只希望这个王爷多活几年,多陪陪儿子。

  她在深宫久了,对骨蚀的孤独太熟悉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不躲在桌子下面怕你找不到,往妈妈里面放泥鳅

  又下了四场雨,开始只是滴滴答答,后来越下越大。风吹着外面的树叶,梦洁醒了。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嘴角微微笑了笑。宋万睡得很香,呼吸也很顺畅。他和宋万躺了一会儿,然后悄悄地下床。

  外面仍然很黑,所以梦洁推门出去了。雨斜吹过来,带着一丝凉意打在他脸上。他站了一会儿,从门廊走进书房。

  控制台上放着两摞报纸,梦洁坐下来,小心翼翼地翻着。这时,外面的天空已经在那里了。洗完墨,摆好马车后,他来给梦洁打电话。

  “公子,我们是去中城都察院还是西城?”

  梦洁收到了这出戏,把它放在一个小盒子里,然后说:“我今天不需要上法庭。我们去找老师吧。”

  雨水集势,天空亮了很多。他看了一眼里屋的方向,说:“不急。我晚点去。”

  当月亮碰到珠帘时,她看到宋万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急忙命令小女仆端来热水,宋万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掩面。她正坐在嫁妆前,梳头时被送了一个发髻。

  “老公什么时候走的?”宋万随口问了一句。

  她的话音刚落,她就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宋万从镜子里看到是梦洁,大惊道:“五更早,你怎么还不去衙门?”

我不躲在桌子下面怕你找不到,往妈妈里面放泥鳅

  梦洁说,“我今天不需要值班。走之前我陪你吃个早饭。”

  夏眠从宫里回来,看见门口停着一辆马车。有一个人站在他旁边,梦洁。他踩了一脚,下了马车。梦洁上前向他致敬。“老师。”

  夏眠挥挥手,示意他不要打扰。“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不进去等?”

  “学生刚来。”梦洁淡淡道,一句话也不说。

  既然他亲自来了,他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夏眠转头看着梦洁,领着他进了主院的书房。

  书童端着两杯新沏的茶进来,夏眠喝了一杯,抿了两口,润了润嗓子,才说:“去吧。”

  梦洁把茶钟放在高中的顶上,问道:“老师还记得郭颂吗?”

  “我记得。”

  郭颂和夏眠都是天外天的学者,夏眠第一第二,郭颂第三第二。两人都精于制作美术知识,共同拜在杨和杨翰林门下。

  永隆十四年,郭颂远在贵州,对他影响不大。两年后被永隆皇帝召回,任南京翰林院学士。现已调任浙江任巡抚、巡抚。

我不躲在桌子下面怕你找不到,往妈妈里面放泥鳅

  虽然他在清派不如夏眠重要,但也占有一席之地。

  梦洁犹豫了一下,说道:“学生们怀疑他与敌人勾结。”

  夏眠惊呆了,问梦洁:“你在哪里找到的?”

  梦洁起身关上书房的门,递给夏眠一份报纸。这份报纸是在最下面上交的,上面记录了郭颂近年来的工作。

  “我没看错。”夏眠仔细地看着报纸,清楚地记得郭颂是什么日期做的,甚至记得混血人的名字。

  梦洁点点头,递了一张纸条。“老师,你看这个。”

  纸条上写着一行小写字母:陛下出兵,暂时避海数日。风头过后,你们再讨论。

  夏眠和在杨手下共事,自然听得出他的话。夏眠惊讶地看着梦洁。“哪来的?”

  “这个老师不用知道。”梦洁只能拱手道,“学生告诉老师这件事,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一旦事件发生,清校会被批评,老师还在想怎么稳住自己的位置。”

  夏眠坐在长椅上。“我不知道他有这个能力。恐怕没有人能承受这种罪行。”他愣了一下,问:“你想干什么?”

  梦洁没有接话,书房沉默了一会儿。夏眠皱起眉头,叹了口气。“就这些。这样的人不用保护他。做你的计划就好。”

  梦洁还年轻,突然他被推到了一个高点,所以他需要帮助来帮助他站稳脚跟。只是想拿清派开刀,夏眠还是有些犹豫。他想了想,最后决定让梦洁去做。

  永隆皇帝身体越来越差,明年才能撑过来。当时新皇帝登基了,但是什么都不好说。谢光不仅要保住自己的位置,还要采取行动。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谢光很难动,但他的人就容易多了。只是为了收集证据,有些困难。夏眠想了一会儿,梦洁说:“让你的人多看看刘真,还有.我觉得你和王子好像很亲近?”

  梦洁淡淡地回答,“不熟,只是在英国政府里见过几次。”

  “是的,你叔叔是英国人。”夏眠笑了笑。“你不妨接近他。前些年,陛下对他和老师都很挑剔.不敢靠近他。另外,陛下让我去教王瑞,他和他疏远了。但现在要考虑未来。如果有一天他当了皇帝,你我的命就都在他手里了。”

  有一件事不得不提。李崇勇十二岁时,在狩猎场亲手射杀了自己的兄弟李。虽然是误打误撞,但毕竟是死人,李是皇子。

  永龙皇帝怒不可遏,一纸诏书要废除李崇永的太子地位。杨带领众大臣上学,在太和面前跪了三天三夜,永龙皇帝才打消了这个念头。但从那以后,李崇勇在东宫被禁。

  直到李崇勇和他的王冠,永龙皇帝才免除了他的接地,但他不允许所有的大臣接近他,所以李崇勇和大臣的关系看了一眼并不是特别好。有两个例外要提,那就是陆睿和英国宫堂昭。

  永龙皇帝又生气了,不管李崇勇,他也不会真的给他请老师。文武大臣杨、武将唐昭。每天会有两个人来给李崇勇上一个小时的课。

  杨李成在“大礼”事件后成为一名官员,从那以后李崇勇只有一个军事指挥官,唐昭。因此,他被免除禁令后,经常与英国政府打交道。

  永龙皇帝也意识到李崇永背后没有大臣的支持,对他与英国政府的亲密关系视而不见。

  陆睿从小和李崇勇在一起,感情就像兄弟一样。

  前几年永隆皇帝受谢光鼓动,立新王。然而今年年初,他改变了常态,越来越下定决心要让李崇勇成为太子。

  当众大臣再一次接近李重勇的时候,都刻意做了一些努力。像夏眠这样的清派是不会轻易刷脸的。

  虽然没动,但是心里已经痒痒了。现在,梦洁和李崇勇走得更近了,符合夏眠的意愿。

  谢光也很担心这件事。他想靠近李崇勇,但李崇勇似乎不想靠近他。

  “燕儿,你说不让你父亲搬梦洁是什么意思?"

  谢衍刚从外面回来,还满身酒气,女仆端着醒酒茶过来了。他抬头喝了下去,说:“爸爸不知道,梦洁和李崇勇关系很好。”

  “再好,也永远是夏老头。”谢光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谢衍。“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有必要依靠梦洁让我们更接近李崇勇吗?”

  谢衍把茶钟放在高奇身上,点点头。“梦洁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他永远不会被清派的人束缚。要不我们把他拉过来?”

  谢光有些疑惑。“这能行吗?”

  “试试。”谢衍脸上绽开笑容,眯起了眼睛。“如果他真的不能被我们利用,解决他也不迟。”

  梦洁从夏府出来,去了中城都察院。方木昨天给他的这些报告,他今天会一一归还。

  尤其是在郭颂,宜早不宜迟。如果他注意到了什么,那就难了。

  第二天上朝时,说得很明白,永隆皇帝大怒,保安人员立即逮捕了,把他关进赵监狱。

  一会儿,人们看着梦洁的眼神变了,惊讶和错愕。很多人认为夏眠提拔梦洁对抗谢光的人。没想到第一次手术是自己人。

  夏眠紧紧地抓住汗湿的手掌,突然跪在地上。“皇上,郭大人,一个文官,他怎么能与敌人勾结?这件事一定有问题。”

  他在恳求郭颂。

  站在夏眠身后,他们都愣住了。他们看着夏眠,跪了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可能夏哥不知道?

  他们此刻都很困惑。

  梦洁站在前面,一低头还能看到夏眠跪在地上的肩膀。他眯起眼睛,没有说话。

  夏眠又磕头道:“请皇上明察此事。不能冤枉郭主。”

  永龙眯眼坐在皇帝位上,“夏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郭都是的学生。你以为他没有这种想法?”

  夏眠微微抬头看着坐在高台上的人。“回皇上,老臣和郭大人当官二十多年了,再也看不懂他的人品了。他不能配合敌人卖国。”

  永隆皇帝笑着,在地上的高台上扫着一本帐本。“看,这是什么?”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不躲在桌子下面怕你找不到,往妈妈里面放泥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