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成语故事

[综武侠]江湖医君,九王爷,快滚君九倾

2020-11-22 16:29:52平面部落美文网
白云西看着范晔傻笑着说,“范晔,这个家伙,看起来不像是没喝醉。范晔又喝了一口酒,像哈巴狗一样吐了吐舌头。周围的几个女武者,看着范晔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淡淡的笑声传入了白云西的耳朵,白云西不禁红了脸。“老板,一壶黑酒。”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传入了白云熙的耳朵。白看了看柜台,发现是叶。朝叶的方向看了一眼,哼了一声,收回了视线。白云西伸出手,揉了揉范晔的

  白云西看着范晔傻笑着说,“范晔,这个家伙,看起来不像是没喝醉。

  范晔又喝了一口酒,像哈巴狗一样吐了吐舌头。

  周围的几个女武者,看着范晔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淡淡的笑声传入了白云西的耳朵,白云西不禁红了脸。

  “老板,一壶黑酒。”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传入了白云熙的耳朵。

[综武侠]江湖医君,九王爷,快滚君九倾

  白看了看柜台,发现是叶。

  朝叶的方向看了一眼,哼了一声,收回了视线。

  白云西伸出手,揉了揉范晔的头,范晔似乎趴在桌子上。

  酒店老板看着叶金文说:“这份黑酒是这个月买的。”

  宋兰义皱起了眉头。无名酒店的酒很贵,酒很烈。体质差的和尚喝的是黑酒,很可能会爆裂而死。平凡便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如果你能禁得起这种酒精,那么无论是对身体的炼制,还是对身体的修复,都是可以提升的。

  “袁颖兄弟来过这里。”蓝松衣服下意识的问道。

  “不只是你哥哥是这样的金和尚,谁能抵挡得住黑酒的药力。天下有许多能人。”旅馆里的一个和尚朝范晔的方向抬起下巴。

  宋兰义顺着修士指的方向,看到了范晔。

  在叶杀死妖兽之前,就观察过,对的印象非常不好。

  范晔抱着黑色的瓶子,趴在桌子上,朝着白云西吐舌头。

[综武侠]江湖医君,九王爷,快滚君九倾

  白云西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这家伙范晔从来都是愿意不喝醉就干一杯的。其实他的酒量很差。即使酒量这么差,他也敢喝这么多酒。”

  好在对于白云熙来说,这家伙还没开始喝醉。

  白云西看了看叶,又看了看。突然,人们发现范晔的外表真的很差,真的很可耻。

  叶抬头看向,而白云熙不禁感到有些紧张。

  傻傻的笑着,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叶。

  白云西:“……”

  ……

  宋兰义来到范晔,说:“道友,你能把酒给我吗?”

  范晔瞪了宋兰义一眼,把瓶子扔进怀里说:“别给。”

  “宋世美,算了。”叶拦住了的衣服。

  笑着看着叶。“要不要喝这种酒?”

[综武侠]江湖医君,九王爷,快滚君九倾

  “君子不取人爱,我等下个月。”叶对说道。

  范晔皱着眉头说:“你很快就要有孩子了。要不要借酒冲掉?这酒不好喝,但味道不错。”

  范晔拿出两瓶丹药,说道:“给,给你。”

  “谁要你的丹药!”蓝松衣不悦道。蓝松衣觉得范晔的行为有点像送乞丐,这很不舒服。

  歪着头,看着叶,说道,“不要!那就算了。”

  叶金文身边的余金金皱了皱眉头,着急的低声道:“宋姐姐,你嘴太快了,那是袁英丹和天定丹。”

  宋兰义皱起眉头,支支吾吾:“没有.不可能。”天级丹药可以这么随便拿出来,一拿就能拿出两瓶。

  叶金文脸色大变,说道:“真的是元婴丹和天鼎丹。不过,回去也没事。”

  衣听到叶的话,不禁白了脸。

  ……

  范晔摇摇晃晃地走到柜台前,看了看老妇人,指了指他手里的黑酒瓶,说道:“我还要五瓶这种黑葡萄酒。”

  老妇人看着范晔说:“黑酒一个月最多只有一瓶。想要的话,等下个月吧。”

  范晔撇着撇嘴说道,“我看到柜台下面有很多!给我未来几个月的预付款!”

  女人瞥了范晔一眼,柜台下面有一个隐藏的阵列。她没想到范晔一眼就看穿了这件事。

  “这不是本月的份额。”女人说。

  范晔鼓起腮帮子,看着她凸出的眼睛。

  那女人的神色淡淡的,似乎不为所动。

  范晔拿出一瓶丹药,说:“我跟你换。”

  范晔把丹药放在柜台上,女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露出一些挣扎。

  “难道?这个我跟你换。”范晔见老太太不吭声,就把金髓丹收了起来,换成了延寿丹。

  老妇人仍然没有说话,但范晔不悦地说:“不要改!你太难伺候了。”

  范晔把延寿丹收起来,换成一瓶丹药。

  白云西翻着白眼说,“范晔,这家伙,不给对方一点思考的空间。

  “我用这个来改变。你知道的。非常漂亮。虽然只是顶级丹药,但是效果很特别。服用后可以恢复青春容颜。不过,也就一百年,一百年也不短了。换瓶黑酒怎么样?”范晔问道。

  老妇人看着范晔,眼里闪过一丝炽热。“我要金髓丹和这张漂亮的脸换五瓶烈酒。”

  范晔拨弄着他的手指,生气地说:“你认为我喝醉了吗?显然应该是六瓶。你以为我喝醉了,连这么简单的算术都不会。”

  范晔敲打着柜台,一脸不满。

  老妇人皱起眉头说:“没有六瓶,只有五瓶,剩下的酒还没有完全发酵。”

  范晔翻着白眼,用手指拨弄着说:“那五瓶烈酒和十瓶绿葡萄酒。”

  老妇人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是的。”

  拿到了酒,大叫一声把它放进了空间戒指里,又给叶留下了一杯黑酒。

  “云溪,去吧。”

  白云西看到范晔走路不稳,有点紧张。

  叶金文在范晔面前停下,说道:“道友,我不知道我需要支付什么样的报酬。”

  看着叶,说道,“算了!没必要。”范晔道安:虽然臭小子叶金文牌气不好,爬到他头上了,但他是兄弟,要有礼貌,不要跟小孩子计较。

  叶皱着眉头,心中不禁有些莫名其妙。

  蓝松看着范晔离去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焦急。

  范晔一离开,店里的几个和尚就悄悄地跟着他出去了。

  ……

  “叶道友是真的下定决心了,连天鼎丹和袁英丹都不动心。”一个银河剑派的和尚,有些讽刺的方式。

  银河剑派和碧云派关系不错。然而,当范晔在婚姻的道路上死去时,两个教派就闹翻了。

  范晔前未婚妻蒋嫁给神风宗顶级门派后,星河剑派与碧云派为了争夺地盘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十二年前,叶企贤进入当时的巅峰,去丹谷买元婴丹。本来丹谷早就约定好了交换丹药的条件,最后却把丹药转卖给星河剑派的人。

[综武侠]江湖医君,九王爷,快滚君九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