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成语故事

吸允着她的小奶头,在车上偷偷做好爽

2020-11-21 19:31:44平面部落美文网
叶蓁的眼睛朦胧:“不……”“叶蓁,我不会再给你拒绝的权利了。”"……"第十三章小秘书(13)叶蓁呆在医院里。邵伟是室友,特别助理是邻居。当然,化验结果出来了,她没有怀孕。叶蓁松了口气。当她想起邵伟吻她的时候

  叶蓁的眼睛朦胧:“不……”

  “叶蓁,我不会再给你拒绝的权利了。”

  "……"

  第十三章小秘书(13)

吸允着她的小奶头,在车上偷偷做好爽

  叶蓁呆在医院里。邵伟是室友,特别助理是邻居。

  当然,化验结果出来了,她没有怀孕。叶蓁松了口气。当她想起邵伟吻她的时候,她的手掌仍然摸着她的肚子,告诉她不要担心.

  她摸着滚烫的嘴唇,那个男的吻技很好,她很感动,因为她的可怜。

  至于车祸原因,警方很快发现是有人再次刹车,而司机来源不明的巨款成为他难以脱控的关键。过了两天,他终于坦白说有人联系他做这个,并答应在工作完成后给他双倍的价格。他拒绝了,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

  顺着这条线索,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给他转账的账户。是个男人。经过再次检查,我发现这个人已经私下联系了魏巡。

  警察把魏巡从公司带回来协助调查。他知道后怒不可遏,直接收回了给魏巡的权利。不仅魏巡,其他两个私生子也受到了警告。他恐怕很难再信任分权了。就连魏也难逃一顿骂。

  至此,车祸暂时告一段落。

  邵伟终于出现在状态良好的人面前,以恐慌和股票动荡稳定了公司。

  但是,他们没有出院,姚德柱正在养肋骨。叶蓁觉得他很好。不幸的是,他无法抗拒邵伟的强烈压制。他经常被她的室友自动升级为床友。虽然他不是因为受伤才这样做的,但是他吻了吻,摸了摸。

  他说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就不听她的了。

吸允着她的小奶头,在车上偷偷做好爽

  但是,比起邵伟的亲密关系,叶蓁更关心的是如何走出这个世界,而主持人的遗愿已经完成,这说明“虚无”是不会花力气让她留在这里的。

  她应该很快就要走了,但她不知道如何离开。

  她看着在她旁边工作的那个男人。“魏先生,我身体差不多好了。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邵伟用深邃的眼睛看着她。“是不是差不多好了?”

  叶蓁点点头:“嗯,伤口结痂了,可以出院了。”

  男人勾勾嘴唇:“很好。”

  .好什么?

  然后,当他晚上被一个男人按在床上,忍不住哭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这个男人说的“很好”是什么意思。

  他又长又长,好像从来没碰过女人,摸遍了她全身。粗糙而滚烫的手掌让她在他怀里一次又一次的颤抖。

  他还沉迷于再做一次。最后一次他直接抱着她坐在他怀里,让她特别痛苦。他说完后没有回隔壁床,抱着她睡觉,一反常态的亲昵。

吸允着她的小奶头,在车上偷偷做好爽

  叶蓁伤得很好,但没有出院。反而各种检查增多,吃了很多药。邵伟面对她时没看出什么异样,但姚特竹没有练出邵伟的滴水不漏。当他来探望时,他像一个垂死的人一样看着她。

  叶蓁明白她可能患有某种不治之症,所以邵伟不让她出院,她非常怀念她。

  她没有问任何人,检查和吃药都很配合,可能是因为她太好了,邵伟的眼睛变得更加危险。虽然他很在意她的身体,也很少和她一起做,但是他习惯亲吻她,抚摸她的身体,有时候会在黑暗中咬她的耳朵,叫她“隐形人”。

  那样亲密的温柔,在黑暗中是很难表白的。

  叶蓁主动吻他,叫他:“魏老师。”

  她很久没叫他魏老师了,魏伟将军叫他很生疏。她的善良直接让男人压了下去,嘴唇和身体纠缠着她。尽管力气很小,他还是被叶蓁抽噎了很久,还在背上抓了一只爪子。

  那人低声轻笑:“牧师。”

  叶蓁迷迷糊糊中想,这个人的声音真好听。

  第二天早上,邵伟起床去公司,叶蓁起床系好领结。

  男人摸着她的脸说:“好好休息。”

  叶蓁抬头看着他,点点头。

  出门时,邵伟说:“听医生的话,我晚上来。”

  叶蓁笑着握了握他的手:“魏老师,再见。”

  然而,邵伟突然接到姚德柱的电话,说叶蓁失踪了。

  从那以后,邵伟用尽全力也没能找到叶蓁,仿佛她凭空消失了。

  他去看叶蓁的父母。她的父母离异,每个家庭都不知道她的病情,更不知道她在哪里。

  但他们都说她给他们打了个电话,然后给他们转了点钱。

  邵伟突然对这两位长辈生出了厌倦。

  他找不到她,无论在哪里,都找不到她。

  她决心离开他。

  直到过去的两个月,曼达突然闯进了我的办公室,我的门上没有白旗,她的眼睛红红的,眼里充满了悲伤和痛苦。

  他在海边的一个小村庄里又见到了叶蓁。寒冷的冬天,女人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沙滩上奔跑。

  她向他招手,瘦削的脸颊化着美丽的妆,笑容灿烂,却掩饰不住患了病后的疲惫:“魏老师。”

  “我叫邵伟。”

  “魏.老师……”

  “邵伟。”

  “邵伟.”

  “嗯。”

  “邵伟。”

  “嗯。”

  邵伟三十五岁。他老人家越来越不好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久了。他甚至在家照看墓地。他似乎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谈论最多的是邵伟的婚姻。他期待着邵伟结婚生子。这是他最大的心愿。

  在老人生日的时候,冯给他介绍了一个女人,魏少丁看了她一会儿没有拒绝。

  女人文静,优雅,有见识,会是个好妻子。

  他和她都不喜欢聊天,也很少出去约会。她很少向他要求什么,最多就是一起吃饭。关系不远,不咸不淡,直到双方父母提出结婚。

  关于结婚,从来没有问过,不管冯在耳边唠叨什么,他只是听着。

  面对的冷言冷语,冯不止一次地叹了口气:“辛葵真的很有性格,不然你这脾气能怎么办?如果你结婚了,你不能对你的妻子这么冷淡……”

  他是MoMo吗?当然不是,他也曾经疯狂地寻找过一个女人。

  结婚的日子快到了,他却没有结婚的期待和喜悦,甚至心里还有一丝丝的浮躁,生出抗拒。

  他没那么想结婚。他不想结婚。

  “邵伟,我们的婚礼之旅,我想去看海,可以吗?”

  “海?”

  “嗯,海阔天空一条线,海浪很美,能让人感到平静。我喜欢看海。”

  平静吗?

  所以一个人去海边安详的死去?

  真的发现婚礼快到了,邵伟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沉默和缺席,他在想什么,他回忆什么,那是她不能触及的领域。

  全圈都是。邵伟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这个女人已经找了她好几年了,但是对方一直没有出现,但是他没有放弃寻找她。

  邵伟被遗弃了。

  那么邵伟现在想念那个女人了?

  真的很难过。

  最后,在结婚前夕,她忍不住问他:“你能忘记她,喜欢我吗?我可以等,不管等多久。”

吸允着她的小奶头,在车上偷偷做好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