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成语故事

啊嗯不要了插太深了,快穿反派h

2020-11-20 14:28:09平面部落美文网
陈晓卿像一只饥饿的老虎,疯狂地扑向白鹤图。对于战斗狂人陈晓卿来说,这样一个实力接近青色的老前辈,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战斗对象。然而,白鹤图根本没有与陈晓卿纠缠的意思。他猛地伸出手臂,两道白光像闪电一样刺向陈晓卿。在这荒郊野外,阴风吹乱了他周围半人多高的杂草,不停的摆动,十分诡异。陈晓卿冲到一半,无法避开空中的这两道白色闪电。他只好咬牙扛着第一道白光,第二道白光

  陈晓卿像一只饥饿的老虎,疯狂地扑向白鹤图。对于战斗狂人陈晓卿来说,这样一个实力接近青色的老前辈,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战斗对象。

  然而,白鹤图根本没有与陈晓卿纠缠的意思。他猛地伸出手臂,两道白光像闪电一样刺向陈晓卿。在这荒郊野外,阴风吹乱了他周围半人多高的杂草,不停的摆动,十分诡异。

  陈晓卿冲到一半,无法避开空中的这两道白色闪电。他只好咬牙扛着第一道白光,第二道白光直接把他吹得老远。

  我赶紧追上倒在地上的陈晓卿,问:“小青,你没事吧?”

  陈晓卿轻轻摇了摇头。这时,白鹤图又向我们扑了过来。我只是隐约意识到,白鹤图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无法继续使用刚才的白光。不然我和小青早就被当场打死了。

啊嗯不要了插太深了,快穿反派h

  陈晓卿看着白鹤图,慢慢地从地上坐了起来。之后右手一伸,身体一晃。突然,我看到一朵黑色的莲花慢慢出现在陈晓卿的右手上方!

  “这是王成干的宝贝?”我喜出望外。我没想到陈晓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控制这个法宝。

  陈晓卿笑了笑,但没有多说什么。看到白河地图已经冲到面前,陈晓卿微微挥手,突然一朵莲花飘向白河地图。

  白河图冷笑一声,并不害怕,但是身体一晃,竟然瞬间变成了两个!

  这家伙还能继续忙,那我们不就要一次性处理无数的百合图片了吗?

  黑莲花被其中一个白河图捏在手里,稍一用力就碎成了碎片。之后,两张白色的河图向我和陈晓卿冲来。

  这时,一辆四代路虎发现,它一阵风似的从远处的马路上冲了上来,高大的模型在这片荒原上几乎是平地。刺眼的大灯让白河的身影犹豫了片刻。然而,正是这短暂的犹豫给了我们机会。我立刻带着陈晓卿后退了几步,避开了两个白河人影的攻击。

  路虎趁此机会开到了我们前面,然后车门打开,两个人从后面跳了出来。他们就是徐长葛花大价钱请来的那两个尹人。

  曼达尔手持魔杵,有一人守护的气势,向白鹤图冲去。

  于化龙紧跟在后面,不忘提醒队友:“小心,这鬼约一品,等闲人绝不是对手!”

啊嗯不要了插太深了,快穿反派h

  曼达尔冷笑道:“笑话,你怎么敢在这里对这种生物傲慢无礼?见爷爷我……”

  话音未落,身高近两米的曼达尔被白鹤图单手接住。白鹤图在空中轻盈的飞着,右手抓着曼达尔的头,左手伸出爪子,压着曼达尔的胸口。“今天,我要让你看看什么是鬼!”来亩垃圾。

  曼达尔出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个内蒙来的驱魔人是神力,没想到一招之内就被白鹤图牢牢控制住了。这家伙显然是太轻敌了,他没有想到白鹤屠的能力已经恐怖到这种地步。

  眼看曼达尔就要被直接从他的心里倒出,陈晓卿不假思索地向白鹤图扑去。

  白鹤图咬牙切齿地说:“你再敢往前走,我就立刻把他的心掏出来!”

  陈晓卿也毫不含糊,在空中大喊:“随便!”

  言而有信,锋利的匕首已经刺向了白鹤图的另一面,陈晓卿显然不在乎曼达尔的死活。

  白河图冷笑一声,身体向后一退,另一个虚幻的白河图突然从后面冲了过来,抱住了陈晓卿的下盘。

  这时,于化龙开始动手了。他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纸,然后用朱砂笔写了一行歪歪扭扭的鬼字,再盖上法印,一口气写完了傅志。

  写完之后,于化龙随手一发,傅园风驰电掣地奔向远方的白河地图。这个符箓明明含金量很大,却还没有触碰到白河地图,已经突然爆裂,闪着金光,一个巨大的金球瞬间照亮了漆黑的荒野之上!

  以前看过青衣仙子拍的,现在看于化龙的符箓,和青衣仙子差不多。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做,也分不清高低贵贱,但这个于化龙显然是个高手。

啊嗯不要了插太深了,快穿反派h

  傅志的伤害对厉鬼有效。除了曼达尔被白鹤图抓住之外,白鹤图和陈晓卿都是倾斜的,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了出来。

  曼达尔终于逃脱了魔掌。他落地后,不但没有丝毫胆怯,反而像疯了一样扑向白鹤突,显然是以一种绝望的姿态。

  “曼达尔,快回来!”于化龙厉声喊道,“噼里啪啦间发生了一切,我们现在唯一的逃生希望就是趁白鹤图没有从符箓爆炸中缓过来的时候马上离开。”。

  曼达尔虽然鲁莽,但毕竟不傻。他知道机会难得,就向路虎冲去。

  我一把抓住被符箓炸开的陈晓卿,向路虎冲去。

  第九章:九死一生增添了LJZ的刑法观!

  九死一生后,我终于逃到了车上。徐长歌在开车,于化龙上了副驾,我、曼达尔和陈晓卿紧随其后。老猫和三爷不知道去了哪里。

  徐长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指着远处说道:“徐家的鬼魂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果然,在徐长歌的带领下,我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草地上渐渐浮现出一个人影,很有条理,可以看到。徐厉鬼是训练有素的一代人,与白家厉鬼、王氏厉鬼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个徐的厉鬼本身就相当的强大。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是擅自行动,也不是单独行动,而是按照一定的规律行进。当我看到这一幕时,我再次评价了许的能力。

  这绝对是一个凌驾于其他三大家族之上的家族,他们的能力无可挑剔。虽然我们的联盟实力也很强,但是面对如此可怕的敌人,我必须重新考虑自己的胜算。

  徐长戈没时间多看。在我关上车门之前,路虎已经咆哮着掉头,从野外开上了公路,然后在远处疾驰而去。

  虽然车速很快,但显然无法摆脱厉鬼。这时,我突然看到隐藏在草丛中的白河身影已经消失了。

  “百合图在哪里?”我连忙问道。但是没人能回答我。就连陈晓卿也一脸茫然地望着窗外。

  正在这时,坐在副驾上的于化龙突然低声喊道。我往里看,看到汽车玻璃左侧有一张脸。这张脸显然是白河的照片。这家伙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被装上了车。

  毕竟,于化龙是一个久经沙场的人物。虽然第一次被白鹤图吓了一跳,但他立刻恢复了镇静,拿出黄纸,瞬间就开始写一个符箓。

  然而白鹤图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于化龙的符箓还没写完,白鹤图突然伸出手,一拳敲在车玻璃上。伴随着轰然一声,车子剧烈的摇晃了一下,然后左车窗已经裂开了!

  裂缝过后,白鹤图几乎是如鱼得水。他冷笑了一声,瞬间变成了一团烟,从玻璃的裂缝开始,向车厢钻去。

  徐长戈变了脸色,低声吼道:“来,别让他进来,这车进来了就报废了。”

  于化龙顶住压力,完成了最后一击,然后立即拿出尹喜,迅速按下!符箓印,书升上天,只见金光一闪,黄纸有法力。

  于化龙不敢含糊其辞。他砰的一声点燃了符箓,一阵烟雾飘来。但我分不清是符箓的烟火还是百合的化身。

  于化龙眼明手快,看得清清楚楚,符箓朝这边甩出去,只听到一声奇怪的凄厉叫声,我从马车的烟雾中隐约看见白河的影子,然后一股烟突然朝窗户飘去。于化龙的符箓好像有两个羽绒儿子,真的能把百合图赶走。

  然而,就在这时,曼达尔突然指着窗外喊道:“看。”

  我顺着窗户往下看,在路两边的草丛里看到一个又一个黑色的身影。这些数字太快了,几乎跟不上汽车的速度。

  我看到了仪器,车速飙升到了130。但是,虽然是这样的速度,但总是无法摆脱外面的鬼。

  “怎么办?徐老师,我们逃不掉了吗?”于化龙脸色苍白,显然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画面。

  徐长戈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握着方向盘。

  我看着窗外问:“许叔叔,老猫和三爷现在在哪里?他们有没有可能帮我们抵抗一阵子?”

  徐长葛马上说:“薛恨应该是在布阵,三叔也在帮衬,但这个阵只能暂时阻止他们,不应该彻底消灭他们。”

  我对老猫的红绳定律有信心。我知道他的控法能力在经过疯狂道士的最后指导后应该会有很大的提升。想到这,我赶紧说:“我们赶紧过去,坚持一会儿!”

  “我知道!”徐长戈似乎不耐烦了,猛地踩下油门,朝前方飞奔而去。

  片刻之后,我依稀可以看到有几个人站在我面前,披头散发的蹲在地上,应该是一只老猫,剩下的两个应该长得像陈玄策和三爷。

  徐长戈开车向老猫的位置驶去。距离近了,我看到老猫在地上伸出一个类似六角星的大阵。

  整个法律站在公路上,一直延伸到两边的草地。虽然这个规律看似简单,但显然隐藏了奥秘。这家伙,老猫,进步很快,确实是个心思发达的狠角色。

  徐长戈不敢破坏阵型。他直接开着车绕过老猫设置的大阵,然后迅速停下,冲着老猫喊:“上车?”来mu死。

  老猫点点头,把三个爷爷拖进了后备箱。因为陈玄策和陈晓卿都是幽灵,即使不坐公交车也能快速移动,所以他们腾出了空间。

  曼达尔、三爷、老猫和我挤在路虎后面。路虎虽然空间很大,但是四个大男人跟项一样挤。

  然而,就在开门的一瞬间,门外突然响起了白鹤图的声音。陈玄策眼疾手快,大叫:“去!”

  袖子说了一会儿,两股强风吹向车的后部,我看到远处有个人影被阴风吹走了,显然是白河的鬼魂。

  而就在这时,许的厉鬼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草丛两侧包抄了过来。这些家伙都是训练有素的人,机动性强,会被我们包围。

  曼达尔有点着急,指着地上红绳布下的大阵,问:“老猫,你的阵怎么不行了?”

  老猫盯着曼达尔,没有说话。当时我看到他手里有根线,应该是和大阵红绳连接的。这个线程显然是整个数组的发起者。

啊嗯不要了插太深了,快穿反派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