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成语故事

我把女宿舍一个一个上,一颗一颗樱桃往下面塞

2020-11-20 05:58:38平面部落美文网
跑近窗户,走到他身边摇摇尾巴。他似乎没有多少耐心。他看了几下,抬脚把大壮踢走了。这一刻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慢。他的眼睛跟着又大又壮,突然抬起头看向这边。徐图颤抖着,知道自己根本看不见,还是下意识地缩了回去。秦烈陡然起身,向前走了几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黑

  跑近窗户,走到他身边摇摇尾巴。

  他似乎没有多少耐心。他看了几下,抬脚把大壮踢走了。

  这一刻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慢。他的眼睛跟着又大又壮,突然抬起头看向这边。

  徐图颤抖着,知道自己根本看不见,还是下意识地缩了回去。

我把女宿舍一个一个上,一颗一颗樱桃往下面塞

  秦烈陡然起身,向前走了几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黑暗的窗户,握紧拳头,站了一会儿,慢慢回到桌子上。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烟盒和打火机。他半靠着它,抽出一张卷烟纸,把它倾斜成两半,洒了一些烟草,掉在地上。

  他的手一直在动,他没有看烟。他沉重的眼睛紧紧地锁着窗户,额头上有几条青筋。

  徐图咽下喉咙,用屁股擦了擦出汗的手掌。

  窦毅:“哦,我还有心抽烟。”

  徐图什么也听不见,他的心很焦虑。不知道是紧张,是期待,还是纯粹的恐惧。

  窦毅拿过手机:“再刺激他。”

  徐图:“你打算怎么办?”

  窦翻出资料,用手指比划了一下,随便放了一个片子,把声音调大了。“嗯嗯”的女声立刻占据耳膜。

  路转红:“别那么红。”她伸手去抓。

我把女宿舍一个一个上,一颗一颗樱桃往下面塞

  窦举起双臂。

  窗外火苗摇曳,秦烈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气,烟还没半根。

  他心里数着时间,一秒,两秒.三十秒,一分钟.

  白烟缭绕在我们面前,三两口就抽了一支烟。他在眼前看到了中午的情景。他亲昵地拍着她的肩膀,拥抱了她,然后走出了院子.

  此刻寂静无声,外面世界的一点动静都很清晰,窗户里突然传来奇怪的动静,秦烈的所有动作也突然停止了。

  那是什么声音,男人最清楚。

  数数的时间乱了,秦烈的身体越来越僵硬。有那么几秒钟,他以为是恶作剧,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受不了。最初的顾虑都抛在脑后,再多一秒就是煎熬。

  他用手指肚把烟捏碎,把烟盒放回口袋,大步朝那个方向走去。

  他敲了三次门,起初很平静:“徐图。”每两秒钟,他又喊一次:“徐图。”

  一片寂静,但异常的声音停止了。

我把女宿舍一个一个上,一颗一颗樱桃往下面塞

  他把一只脚放在台阶上,用手撑着门板,低下头,耐心地等了两秒钟。

  晚上只有各种昆虫小心翼翼的唱歌,特别安静。

  秦烈咬紧后脑勺的臼齿,变掌为拳,凿了几下:“徐图,你出来。”

  门内无人应答。

  小波听到厨房里传出声音,擦了擦手,惊讶地问:“怎么了?”

  秦烈歪头看了她一眼。小波正要靠近。他被自己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瞬间停了下来。

  秦烈转过脸,冷冷说道:“徐图,你还有十秒钟。仔细听着,给我开门。”

  一个世纪那么长,里面有轻微的响声,有人说话,不时有男人低沉的笑声出来。他知道她出去了,和另一个男人隔着薄薄的门板站在他对面。

  秦烈脸颊紧绷,笃定这是一个恶作剧,但还是生气了,即使他们什么都没做,只要一想到她和其他男人在同一个房间里呆了几个小时,还叫他心里不畅快,也许有什么东西驱使他不退缩,一旦转过身来,也许就没有勇气再向这一步靠近了。

  秦烈不想给自己思考的时间。他在台阶上收回了双腿。他还没有实现它们。他不需要许立,一脚踢在门板上。

  小波站在远处,轻轻的叫了一声,赵越和秦灿听到响声,纷纷走了出来。

  几秒钟的停顿。

  秦烈抬腿又踢了一脚,这次更用力了。

  门闩上的螺丝弹出来了,门板上开了一道缝。

  徐图没有让他再踢第三次,而是主动打开了门。他的胳膊像兔子一样,扑腾着,跳跃着,他很紧张。以前,他看起来像个大义凛然的人。现在看到他,他瞬间变成了懦夫。

  徐图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电压不稳定。我刚给手机充电,灯泡烧了。”

  窦靠在门框上,看不起她,看热闹。

  他冷冷地说:“你在里面干什么?”

  徐图很快解释道:“那是他的电影,我没有让它上映,我也没有看它。”

  窦又哼了一声。

  秦烈:“那

  徐图:“我.啊!”她惊叫道。

  秦烈没有听解释。她突然抓住她的衣服,一只手把徐图拉了出来,另一只手拉着她的胳膊,把她带到他的房间。

  一路拉扯,拖着抱着,动作强硬而坚定。

  旁边几个人上前两步,试图劝阻他们。

  窦因此站直了身子,被这个姿势惊呆了:“妈的,来真的。”

  ***

  秦烈回来把门反锁死,抱着她的胳肢窝,把她扔在床上。

  床是硬床,没有弹簧垫。当徐图敲尾骨时,他痛得大叫,向左滚了半圈,并用双手捂住疼痛的屁股。今天她只穿了一件便服,裙子被秋天蹭到了,窗外的月光很淡,都打在她裸露的后大腿上。

  徐图立即拉下裙子。

  秦烈的脸色发青,正好可以看到她臀部上紧绷的内裤边缘,淡淡的颜色,花纹看不清楚。

  在封闭的房间里,空气立刻变得稀薄,秦烈呼吸不稳。

  徐图迅速坐了起来,蹭着下床。

  秦烈一把拦住,推了她一把。

  她倒在床上,头发乱七八糟,橡皮筋不知道卷到哪里去了,头顶的头发蜷曲起来。她再次起身,踢了前任的大腿一脚。“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去?”

  秦烈堵着床,不说话,让开不了,推也推不动。

  推了几下,她还是逃不掉。

  当外面有人砸门的时候,窦毅喊道:“徐图,你没事吧?你要是在路上发臭,赶紧给我开门!”

  很快,院子里的灯泡亮了,黄光穿透薄薄的窗帘,打在地上。

  徐图吸了一口气,当他毫无准备地从床上滑下来时,他的脚刚刚落地,他的身体向前移动,她被挤在裂缝里。

  秦烈低头,双臂穿过她腿窝,将她打横抱起。

  “啊!”徐图惊呼道。

  他犹豫了两秒钟,然后卖掉了,送了出去。徐图滚到床上。

  这次她没力气了,胳膊撑了几秒,然后砰的一声回到床上,翻了个身,平摊,胸口剧烈起伏。

  最后两个人都还是。

  黑暗的空间里只剩下她一会儿的喘息声,外面的叫喊声还在继续,使得房间环境更加局促。

  秦烈动了两步,靠在床头柜边,从口袋里翻出烟盒,努力给自己时间冷静下来。

  他拿着卷烟纸看着她。她的腿抬起来,膝盖压在一边的床单上,裙子跳了起来,但并不是所有的都不见了。再抬头,她的胸部还是匆匆地一起落下,下巴微微抬起,即使光线不足,他还是能判断出她在盯着自己。

  门外,他喊道:“你到底能不能开门?你不打开,我就报警。”!"

  秦烈充耳不闻,卷烟纸被他捏了一把,用两根手指捋了捋,斜着折了一个凹槽。

我把女宿舍一个一个上,一颗一颗樱桃往下面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