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部落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成语故事

被同桌带我回家惩罚,夹脖子闷在裙子里面

2020-11-20 05:34:43平面部落美文网
这周围都是树,也方便我们攀爬。我和铁驴有默契,所以选了同一棵树。这棵树太强壮了,我张开双臂都抓不住。铁驴带头,先爬树。他变胖了,嗖地窜到离地六七米的位置,选了一根粗树枝坐起来。但是我的蛋疼。这棵树的树干分泌的少量树脂有点滑,我爬起来有困难。我也想爬到铁驴身上,但是只有一根大树枝。我想和铁驴一起坐在上面。恐怕我不能控制我们的体重。再往上走,要爬到离地十几米的地方,才有另一根

  这周围都是树,也方便我们攀爬。我和铁驴有默契,所以选了同一棵树。这棵树太强壮了,我张开双臂都抓不住。

  铁驴带头,先爬树。他变胖了,嗖地窜到离地六七米的位置,选了一根粗树枝坐起来。但是我的蛋疼。这棵树的树干分泌的少量树脂有点滑,我爬起来有困难。

  我也想爬到铁驴身上,但是只有一根大树枝。我想和铁驴一起坐在上面。恐怕我不能控制我们的体重。再往上走,要爬到离地十几米的地方,才有另一根大树枝。

  我害怕爬那么高,一方面是太费劲,另一方面是不想恐高。

  我退而求其次,终于在铁驴下面的一个树干上找到了两根小树枝。我一根一根抓住树枝的根部,用腿紧紧夹住树干,就这样把自己固定在了这里。

被同桌带我回家惩罚,夹脖子闷在裙子里面

  等我们都准备好了,那群东西又靠近了很多。而这一次,我不仅看到了滚滚浓烟的架势,还发现这群东西特别白,不时出现绿光。

  这个绿灯成对出现。我突然想到狼。是一群白狼吗?但这不科学。白狼在雪山上被发现,它们用白色的皮毛作为保护色。

  而在这个鬼岛前面,白色的地形在哪里?他们又长出白皮肤了,有什么用?

  我又抬头看了看铁驴。他很滑,他透过毁灭者的视线看。我抓不住视线看了一眼,也是馋涎欲滴,低声道:“驴哥,什么情况?”

  铁驴缩了回去,皱了皱眉,却没有卖关子的心思,对我说:“兔子都来了!”

  真不敢相信,说兔子?怎么回事?都是炼出来的吗?目光炯炯?但我觉得这又是一个鬼岛,发生怪事很正常。

  铁驴没跟我说什么,我们就一直等着。

  一两分钟后,这群兔子冲到了我们的脚下。先是五六只兔子带头,接着是不到二三十只兔子。

  我发现铁驴叫兔子不合适。它们确实有兔子的大耳朵,但是它们很大,而且都和小牛犊竞争。此外,他们有一双发光的眼睛和像牦牛一样的长发。

  我觉得用“四不像这次”这个词来形容它们更合适,但是“四不像这次”这个词也是被另一种动物,也就是麋鹿所占据。

被同桌带我回家惩罚,夹脖子闷在裙子里面

  我挣扎了一会,觉得驴哥说的没错。我们叫它们兔子吧。我们谁也没动,就等着这些大兔子冲过去。

  一开始没什么问题。当最后一大群兔子从我们脚下经过时,三只大兔子停了下来。他们喘息着,喘着气,左顾右盼。

  我心说也许他们发现了什么?我紧张起来,铁驴也举起了驱逐舰,对准了他们。

  三只巨兔也是兔子中最大的,都露出一对不到半英尺长的大板牙。

  他们仔细嗅了嗅,朝我和铁驴藏身的那棵树跑去。

  我们树下有一堆狗尿苔,其实是一种毒蘑菇。吃了之后会呕吐腹泻。但这三只巨兔不知道饿不饿,也不害怕中毒,都在啃狗的尿苔。

  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对着铁驴使眼色,意思是虚惊一场。铁驴和我想的一样,让毁灭者失望了。

  可是,我们俩真的都被蒙蔽了。三只巨兔吃狗尿苔是假的。突然,他们突然转过身,用后腿猛地撞向树干。

  有句老话叫兔子着急就推人,意思是兔子腿厉害。再想想,这三只兔子都是巨兔,后腿的力量和打桩机没什么区别。

  感觉整棵树都在疯狂的摇晃,特别是被三只大兔子推着。我想抱紧树干不摔倒,但是树干左右扭动了一会儿,完全没有规律性,根本抱不紧。

  我看着自己唰的一下就下来了,我的心说坏了,会掉地上,我会被他们啃。我能活下去吗?另外,我突然想到,巨人部落的消失,小男孩的四肢变得那么惨,会不会和这群巨兔有关?

被同桌带我回家惩罚,夹脖子闷在裙子里面

  现在想都不敢想。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我又有潜力了。在离地两米多的地方,我摸到了一个吸盘,大概是一根还没长出来的树枝。

  我拼命地挖着,努力地笑着。我估计这只手因为太用力变成了紫色,但是这样,我真的没有摔倒。

  我心里长出了一口气,说还有机会,让“老人”喘口气。我会慢慢爬起来,逃离危险。

  但是我看不起大兔子。有个长着金色鼻子的家伙。他抬头看着我,又跳了起来。

  它那么擅长弹跳,还把大板牙钩在我裤腿上,真是巧了。

  感觉重了很多,好像腿上挂着两个200斤重的杠铃。经过这一切,我应该带什么?

  我大叫一声,被金鼻子巨兔硬生生拽了下来。

  第72章跑,法医

  不仅坐在地上屁股疼,还和金鼻子的大兔子面对面说话。

  只是远远的看着,还没什么感觉。这次离得这么近,我吓坏了,感觉和传说中的妖孽没什么区别。我吓得赶紧回去,把背贴在后备箱上。

  另外两只大兔子过去常常用后腿蹬树。他们也找到了我。他们只是做了一个战略转移,对准我的头,一起使劲踢。

  我真的很想被他们推着走。我怀疑我的脑袋会像西瓜一样瞬间爆炸。

  我贴着树干,这是必然的,但我硬生生憋出一条路,我尽量让身体往下一点。

  两对兔腿在我头顶蹬着,树又狂摇。还有无数的木屑掉下来钻进我的头发里。

  我忍不住要洗头。我只觉得如果我不找帮助,我的生活就在这里得到解释。现在身边有五个人,但我首先想到的是铁驴。

  我声嘶力竭地喊道:“驴哥!”

  真希望这个声音过后,铁驴能用毁灭者来回应我,爆三发子弹,把这三只恶心的巨兔的头都炸了。

  实际情况出乎我的意料,铁驴像女巫一样咆哮着骑在树枝上。

  他离地很高,但幸运的是他的腿先着地了。他也是训练有素的特警,懂点技术,就扭了扭卸了力气坐了回去,没伤到自己。

  我当时一愣,说铁驴就跟曹操一样,说曹操曹操就来。转念一想,我明白他一说就下来了。显然刚才两只巨兔踢在了一起,惊得树枝断了,他硬生生摔倒了。

  铁驴知道自己有危险。他哼着歌,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从头到尾都抱着毁灭者。

  他没时间瞄准,就凭经验射了一只巨兔。

  这子弹也准,正好打在巨兔的头上,但奇怪的是,巨兔并没有死,而是被这子弹刺激到了。

  受伤的大兔子气疯了,还没等铁驴再开枪,它就像个男人一样自己站了起来,使劲向铁驴扑去。

  不是小兔子。它就像一堵墙。当它到达最高点时,它用力踢它的小腿。

  铁驴一定是被巨兔的奇怪动作吓到了。这时候,它才反应过来。这双兔腿全部踩在毁灭者身上。

  毁灭者再次猛撞铁驴的胸口,铁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带了过来,嗖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其实我也分不清他是回国还是飞回来了。我感觉他走了三五米远都没站稳。

  之后,铁驴往后一仰,滚了半圈,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我担心铁驴的安全,但我在心里安慰自己。巨兔先踢枪,铁驴间接被打中,打不死,最多是重伤。

  而我是形势所迫,想到了魔鼎。魔锅里有金银虫,我相信召唤它们来处理危险就够了。

  我赶紧摸了摸后背。其实这种切掉三脚架的方法我用过很多次,也很熟悉。几乎一眨眼,我就拿到了三脚架。

  但是在锡纸被撕开之前,受伤的巨兔转过身来,它意识到了三脚架的危险。它还做了个探头,跑去找三脚架咬。

  我不能被它咬,否则我的手会不吉利。

  我忘了撕锡纸,把手放了回去,可是巨兔还有一个本事,突然伸出舌头。

  之前我以为是四不像。现在看的话应该说是五不像,有青蛙一样的舌头。这舌头又粘又长。

  它遇到魔鼎后,吸了吸鼎就跑了。我看了看我的手。半秒钟前,三脚架还在。过了半秒,就没了。

  巨兔把三脚架送回嘴里后,就不用慌了。他动了动嘴,咽了下去。我看到一种想哭的感觉,说是我家宝宝,所以被吃了?

  我知道我打不过巨兔。这时,邪恶的国王和老猫都陆续从树上下来,他们想过来和大兔子战斗。我一过来,别把自己搞得一团糟,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我被三只巨大的兔子包围着,我唯一能躲的就是回到树上。我肯定是在赌,来的太晚也不会在意。

  除了另外两只金鼻子的巨兔,都冲向了邪王,而金鼻子的巨兔还那么对我感兴趣。

  他没有用腿推,因为我爬不快,离地也不高。他直接站起来,用头拱了拱我的屁股。

  这个力度不小,感觉下半身晃了几下。这种摇晃的力度也影响了我的平衡。这一点我又难受了,突然没抓住,身体一沉,摔倒了。

  巧合的是,我滑下了巨兔的脑袋,直接坐在了上面。金鼻子巨兔没想到会这样。它愣住了,我也愣住了,但是我快的时候说这是个好办法,所以没提前预料到。

被同桌带我回家惩罚,夹脖子闷在裙子里面

-